群众创作

夏日畅怀

作者:李红莉

发布时间:2022-07-29 08:24:05

来源:西安晚报

原来大树底下真的好乘凉!国槐下的夹竹桃依然炫目,五瓣的白花远远看上去,就是一树树翩跹起舞的白蝴蝶,若是将它们在胭脂水粉里蘸吧蘸吧,几朵粘在一起便是粉色的花朵了。有那么一棵树,竟然半粉半白,白粉各占一席之地,叶子也跟着繁茂起来,宛若吃胖了的竹子,给冷冰冰的花齿铁门注入了活力。

粉色夹竹桃的俏模样,将思绪无端地拽入年少时红茎的凤仙花上。故乡的园子里,暑期正值凤仙花的全盛期,爱美的小姑娘央求母亲用它来染指甲。采来花瓣,粉的红的色彩斑斓混在一起,放在石臼里捣碎,加入明矾拌匀,平铺在那枚早早备好的枸桃树的硕大叶片上,将指甲对准整个沉浸在汁子里,先横着将叶子的左右两边叠压,再拉下枸桃叶子的顶端,像包粽子样裹紧实,用几根麻丝分散缠绕打结,算是包好了。可以两三根手指裹在一起,亦可一根根单独包好。夏夜蚊虫乱飞,玩了一天的孩子们困得上下眼皮直打架,急急地爬上炕,倒头就睡着了,哪里管之前约定好的包了指甲花的手指需竖起来、汁子才不至于流到床单上、染上去的颜色也才会鲜艳夺目。夏夜,捆了麻绳的手指越来越烫,有的会忍不住的。只有第二天上学途中撑开手掌,手背朝上,才明晃晃地暴露在伙伴们的火眼金睛之下:色泽浓厚的是慎独自律的孩子,浅淡不匀的许是浅尝辄止或许是明矾放少了,还有屁红色的那准是半夜没憋住放屁了的,小孩子的话能笑死人……

三伏天,中高考录取尚未结束,太阳火辣辣的,地上已有点蒸。园子的荷花是否已开,得去看了才知道;木槿花瓣薄如蝉翼,层层叠加,是绣女的得意之作。湛蓝的天空是画架的底色,等你饱蘸颜料来涂时才发现火红的石榴花已悄然隐退,取代它的是泛着亮光咧嘴也没忘涂一圈唇膏挂满枝头的果子;山楂和海棠果大小差不了多少,到底还是没能分清;小叶紫薇则是天空掉下来的团团云朵,有浅有深,需握好调色的比例。

国槐,就数它伟岸了。银杏叶子和果子都亮得直晃眼。杏树叶子依然泛绿却打着卷儿,并非缺水,是果子已上市,只等秋风来袭,“能和你一起枯萎也无悔。”春华秋实谁也挡不住,“朝为青丝暮成雪”。

要说看景,还得去山里头。清晨太阳刚刚升起,为了不打扰同屋熟睡的姐妹,洗漱完毕悄悄一口气跑出门。山里的气温只低了一两度,却是有点清冽,仅仅从着装上就能轻易区分出主客来。不是么,长衣长裤的是主,短袖短裤的是客。山脚下的镇子半睡半醒,偶尔有车子急急穿过。放眼望去,青山顶着湛蓝的天空,云朵是丹青笔下漫不经心散落的颜料,这里轻轻涂涂,那里浅浅抹抹,随心所欲,想画多宽都可以,有的是空间。水在这里是细小无助的弱者,河床却宽阔富饶。桥上的木槿花,色泽不赖却已过了花期,有点残败。齐腰的栏杆,顶端圆柱形石墩上镌刻着大朵的祥云浮雕;中间透过宝葫芦间隔的石窗,是孩子们俯视石头和浪花的观景台;底部的长方形石条,正好用来雕刻梅兰竹菊,能工巧匠的手艺真是不得不服。对面石条上遒劲有力的书法,替代了植物的造型,只可惜山路弯弯,跨过去容易,难的是细细阅读时却不能预测拐过来的车子,只好忍痛割爱。

走几步下道陡坡,是一处截流的环湖园子,妥妥的打卡地。打捞的作业船已开启,岸边备有细长的皮管,三三两两的施工员已各就各位。 返回正道,左侧空地上有位练瑜伽的女子在做拉伸,日日置身于青山绿水中、天然氧吧间何其有幸!水往低处流,盘山而上,石板微微倾斜便是一处瀑布;山腰隧道里流出的也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道道垂水。一路走来,沿街灯箱上广告打的名字如雷贯耳,渐渐忆起是朋友来时借住过的酒店,据说相当不错,只可惜是只闻其声未见其屋。无意间的一个回头,却是别有洞天。借着窄窄的台阶拾级而下,是道横跨的双层铁桥,在原有的滚圆铁器上加了层同样铁质的条索状细杆,既当齐腰栏杆又做紧密踏道,结石又实用,做了装饰又少了原有的跨越担心,真是一举两得的美事。我却有点恐高,颤颤巍巍挪到中间,取了景拍了照速速离开。出门穿凉鞋真是败笔,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只好打道回府,留作下次再来的好借口。

想象这里的黄昏,屋顶闪烁的是散落的星辰,掉在草坪射灯上的则为绿植缝隙间温馨的微黄,赏心悦目。再来,何乐不为呢?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