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艺术悦赏

书斋联里观志趣

作者:牛艺璇

发布时间:2022-07-27 16:43:55

来源:西安日报

前两年,我喜迁新居的当天,舅舅送来一副叶舟先生墨宝,写的是清人纪昀阅微草堂“书似青山常乱叠,灯如红豆最相思”一联。

这让我十分惊喜,一来对于读书一事我是一直看重且长久坚持的,乔迁之前,我从善篆刻的友人处还求得一枚“乱叠斋印”小方章。二来小女乳名红豆,取唐代王维“此物最相思”之意,孰料竟与先生所书墨宝如此契合,确实是天大的幸事。

从古至今,中国读书人有十分浓厚的书斋(书房)情结。作为读书人心灵的栖息地和精神的欢乐场,书斋的存在,无疑给读书人提供了一个读圣贤、观世界、论天下的绝妙场所。尤其是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古代社会,它既是“学而优则仕”这条道路的初始一步,也是壮志难酬后的疗伤和自愈之处。而书斋联,既是挂在书斋的对联,也是书斋不可或缺的,历来受到文人的重视。纵观古代文人的书斋联,笔者发现,主要呈现三方面内容——反映文人的高雅志趣,寄托文人的理想追求,激励自己及后世读书人勤学苦读。

“朱藤花压读书堂,分得桐阴半亩凉”,此乃清代诗人、美食家袁枚自题书斋联。作为“性灵派”的代表人物,袁枚的书斋联也是独具性灵,韵味十足。古人设书斋,环境是第一考虑因素,家境优渥者,往往择一山明水秀之处;囊中羞涩者,亦会将书斋设置在庭院幽静之处。从袁枚的书斋联中可以看出,其书斋朱藤环绕、梧桐葱郁,十分雅致隽秀;于此处读书,兴味悠长,实乃人生一大美事。明代三才子之一徐渭的书斋联“雨醒诗梦来蕉叶,风载书声出藕花”,清新明快,生动可爱。上联写其夏日小憩,忽闻雨打芭蕉,惊醒恍惚迷离的诗梦;下联写其醒后读书,清风过处,伴着琅琅书声,一同入得藕花深处。集良辰美景于一室,合赏心乐事为一体,神游物外,超然其中,岂不快哉!

“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出自陆游的《题老学庵壁》一诗,也是他的“书巢”联。陆游对读书的痴迷程度,非一般人可以相提并论,他曾作诗“少小喜读书,终夜守短檠”“儿时爱书百事废,饭冷胾干呼不来”。可以说,废寝忘食、昼夜不倦是他读书时的常态。朝阳初起时,捧起书册,待掩卷抬头,已是斜月沉沉、万籁俱寂。读书,须忘时忘我;写诗,须笔耕不辍。在“书巢”中,陆游用读书打发了村居时光,用写诗寄托了理想追求。到了白发之际,他将自己对故土绵长的依恋,对山河破碎的惆怅,以及报国无门的悲愤,深刻地融入了“书巢”之中,发出“一身报国有万死,双鬓向人无再青”“壮心未与年俱老,死去犹能作鬼雄”的呐喊。最终,诗人的理想虽然在“万卷古今”和“一窗昏晓”中散入历史风烟,但却得到了后人永远的尊崇与膜拜。

当然,书斋联承担着勉励自身及后人苦读的积极效用。据说苏轼少时因提笔能文,时常受人夸赞,不免滋生骄傲心理,于是自提书斋联——“识遍天下字,读尽人间书”。其父苏洵得知后,便给他找来几本复杂深奥的书籍,苏轼读之晦涩难懂,不免羞愧万分,于是在上下联各加两字,改为“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自此以后,苏轼戒骄戒躁,勤奋治学,最终成为北宋词坛豪放一派的扛鼎人物。据说三国时期诸葛亮在草庐悬挂着“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的对联。众所周知,诸葛亮在其《诫子书》开篇便提到“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因此,他的书斋联既是对自己的警醒勉励,也是对其子诸葛瞻的谆谆教诲,更是对所有治学者提出的殷切希望,激励了无数读书人在治学、取仕的道路上孜孜前行。

在浩如烟海的文学长河中,流传至今的文人书斋联不计其数,它们的存在,让现代人阅读古代诗词歌赋、体悟古人思想精华的时候,找到了至关重要的切入点,也让后人在古人构建的精神世界中,幸运地遇到了潜藏其中的世间美好,诚如清代书法家邓石如自提“碧山书屋”联所述:“沧海日、赤城霞、峨眉雪、巫峡云、洞庭月、彭蠡烟、潇湘雨、武夷峰、庐山瀑布,合宇宙奇观,绘吾斋壁;少陵诗、摩诘画、左传文、马迁史、薛涛笺、右军帖、南华经、相如赋、屈子离骚,收古今绝艺,置我山窗。”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