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陕西

诗中圣哲 笔底波澜

——探访杜公祠

作者:张斌峰

发布时间:2021-11-25 08:43:57

来源:陕西日报

杜甫像。

诗圣堂。

杜公祠。

繁华之畔,一片清幽。照片均为记者 秦骥摄

碑廊。

作为唐朝的都城,西安有众多文人墨客的历史遗存,杜公祠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个。

杜甫纪念馆位于西安市长安区少陵原,北距西安城区约12公里,是西安市唯一纪念唐代伟大诗人杜甫的场馆。一代“诗圣”杜甫曾经居住在这一带,写下了传诵千古的诗篇。

作为生活在唐代社会盛极而衰时期的诗人,杜甫用他的如椽大笔描绘了唐代社会无比广阔的时代画卷,也展现了自己异常深沉的内心独白。他的诗歌具有忧国忧民的思想力量、悲天悯人的仁者情怀和历久不衰的艺术魅力,被誉为“诗圣”“诗史”。

明代,长安人张治道有感于杜甫无祠可供祭祀而被冷落的现状,倡导地方人士出资,在少陵原畔修建了杜公祠。杜公祠曾经修葺三次后,在清乾隆末年毁于火灾。到了清嘉庆九年(1804年),在一些读书人的倡议之下,在今天的地址上重建了杜公祠。此后的一百多年中,杜公祠曾被多次修缮。

杜公祠背倚少陵原,面对樊川水,北临西安城,南望终南山,地势高敞,可登临远眺。

时代悲歌 千秋传唱

杜公祠不大,院内花木茂盛,环境幽雅,殿阁错落有致,古树苍劲挺拔。

大殿正中是杜甫的雕像。诗人面容清瘦,神色凝重,注视着远方。大殿西墙展示着杜甫简介和杜甫年谱,展现了诗人一生的行踪和主要事迹。杜甫的一生是饱经忧患、颠沛流离的一生,诗人背负着历史的忧患和社会良知,辗转奔波于疮痍满目的大地上,将个人之困厄、友朋之聚散、生民之涂炭、家国之兴衰等等,全部写入诗中。

大殿展示了杜甫生平不同时期的四首代表作。第一首《望岳》,流传很广,被后人誉为“气骨峥嵘,体势雄浑”,从中可以看出青年杜甫的远大志向和宏伟理想。诗中的名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可谓杜甫人生理想的形象写照。第二首《兵车行》,是杜甫中年困守长安时期的作品,具有里程碑意义。从这首诗开始,杜甫的眼光投向底层的民众。第三首《春望》,是安史之乱中的作品,写的是沦陷中的长安,京城残破,满目凄凉。杜甫亲身经历了时代的痛苦,奋笔写下了这首千古名篇。第四首《登高》,是杜甫晚年所作,写他重阳登高的感怀。这时的诗人,白发苍苍,百病缠身,面对无边的秋色,国家的危难与身世的悲苦一齐涌上心头,浮想联翩而百感交集。这首诗风格悲壮,语言精工,是杜甫七言律诗的典范之作。

忧民之忧 记民之苦

院内有大殿、西展室、东展室,门柱上分别有三副对联。从三处对联中,可以看出后人对杜甫一生的总结与评价,也可以看出诗人怀才不遇的苦闷与无奈。

大殿门柱上的对联为:“一代悲歌,斥叛乱,忧黎元,世称诗圣;千秋传唱,化邪恶,启民智,人尊文昌。”这副对联上联写杜甫一生忧国忧民,痛斥乱臣贼子,关心百姓疾苦,所以被尊为一代诗圣。下联展现杜甫诗歌惩恶扬善的社会意义,感化人心,开启民智,因而在后世产生重大影响,传诵千古。

西展室门柱上对联为:“世上疮痍,诗中圣哲;民间疾苦,笔底波澜。”这是郭沫若先生拟的一副对联。上联盛赞杜甫作为千秋诗圣关注社稷安危。下联概括杜诗饱含感情,同情民生疾苦,展示了波澜壮阔的时代画卷,有震撼人心的艺术效果。

东展室门柱上对联为:“少陵野老吞声哭,杜曲幸有桑麻田。”这是一副集句联,把杜甫诗中的两个名句集于一联。“少陵野老吞声哭”来自《哀江头》,表达诗人对安史之乱中时局的忧虑。下联“杜曲幸有桑麻田”来自《曲江三章章五句》的第三首,写他仕途无望,意欲归隐杜曲的无奈心情。

少陵野老 千秋余韵

杜甫生于河南巩县的一个“奉儒守官”的家庭里。他7岁开始吟诗,20岁开始漫游。35岁时,杜甫踌躇满志,来到长安。次年应诏就试,不第。此后屡次向王公献诗,向玄宗献赋,均求仕无门,生活也陷入困顿之中。后来,杜甫移居杜陵附近的少陵原畔,因而自称 “少陵野老”“杜陵野客”“杜陵布衣”“长安布衣”;又因曾为左拾遗、检校工部员外郎,世称“杜工部”“杜拾遗”。

长安艰辛的经历,使杜甫的诗歌直面冷酷的现实,诗风转为沉郁顿挫,代表作为《兵车行》《丽人行》《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等一系列忧国忧民的诗歌。

杜甫对济世安民有着执着的追求,然而时运不济,穷困终生,他将一腔忧愤化为1400多首不朽的诗作,成为中国文学史上永恒的经典。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一千多年过去了,漫步杜公祠,在寂静清幽的院落,吟咏一首首不朽的诗篇,依然能感受到杜甫远大的理想与深深的无奈。


责任编辑:王轩宇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