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陕西

那抹绿云

院中有枣树

作者:尤凌波

发布时间:2021-11-19 11:18:14

来源:西安晚报

院中有枣树 - 西安晚报数字报|西安报业传媒集团 

自陇入秦,踏入宝鸡,豁然间,顿觉天宽地阔,好似一幅锦绣长卷,“歘”地打开了,平展展一眼望不到边,由西向东,直铺潼关,此即八百里秦川,关中平原。

天高地厚,土肥水美,林木自是茂盛,那野便不旷,树也不再低。林木虽多,常见的无非是柿、槐、榆、椿、桐、枣、栗、枸、柳、杨、桃、杏,还有皂角、核桃、石榴等。正是这些树木,数千年来,为秦人提供了木材,遮蔽了风雨,温暖了炕灶,饲育了牛羊,那花、那果,更给生活涂染了绚丽,增加了甜蜜。

村庄几乎被树木掩映,但满村巷的树木中果树却极少。关中道上生长的桃杏李枣苹果梨,要么集中种在一起,才一挂果,便紧忙搭庵牵狗,日夜看护。要么也只是在自家院中,栽上一两棵,像那枣树,从来都是种在院墙里的,墙外的村巷中,绝少能看到,不然,不等枣子红了,不光娃娃们,就是大人,又有几个不想顺手摘俩尝尝?

仔细想想,有些现象蛮有意思,像那花儿,凡硕大的,香气就逊些,凡微小的,色若不艳,香气必浓,如此方能招蜂引蝶。枣树即是如此,枣花细碎如谷粒,色亦如糜谷,但香气却极为浓郁,清甜幽香,沁人心脾。一树的枣花,一树的甜香,自是吸引来一树的蜂儿,嗡嗡嘤嘤,整日间兀自忙个不歇。

当枣树下铺满了黄黄的花屑时,枣树上也就缀满了绿色的小珠珠,不细看,发现不了。风一场,雨一场,阳光一日,星光一夜,那小珠子渐渐胀大,先是被阳光照射得一面泛红,继而整个枣儿就全都红了,就像挂了一树的小红灯笼,全村娃娃们的心儿也开始痒痒了,院墙外仰着脖子,悄悄吞咽着口水。一般农家,除非走远门,大都院门虚掩,而此时,人离门即锁,不然就会一院枣叶,满村枣核。

关中道上所产的枣子,似乎都是鲜食,不像陕北的大枣,可以晾制成干枣,食用时,粥里可煮,汤里可煲,糕里可蒸,就是干枣亦可嚼。入潼关往西不远,即是大荔,这儿的枣子,同样是春天开花,秋天成熟,但不知何故,偏偏叫个冬枣。冬枣个儿不大,色儿不艳,水分饱满,极爽极脆,牙齿触碰,就像熟透了的西瓜,脆裂开来,那核儿自然脱出,且甘甜如饴,但也只能鲜食。再往西,为古镇相桥,当年刘邦在长安坐了天下,为免除父亲乡思之苦,竟把老家全村乡党悉数迁来,并按照家乡江苏丰乡的样貌,重新打造了一个村落,据说连鸡狗猫羊,也能各进其家,名曰新丰,与相桥相邻。相桥亦是关中道上著名的枣乡,枣园就有万余亩,其中,两千多年的枣树至今仍是枝繁叶茂,硕果累累。酷爱荔枝的杨贵妃,路经相桥时,偶尔尝了一颗相枣,登时即被这核小、肉厚、皮薄、微甜的果子征服了,倾倒了,竟忘了荔枝,要求年年进贡。因而,相枣又被称为贡枣,但此枣还是鲜食口感最佳。

枣树一棵棵被种进了院子里,但崖畔上、沟垴头、河滩里、坟岗间,却长满了酸枣树,酸枣树的花、叶、刺虽与枣树一般无二,可就是个头太低,一扑棱一扑棱子地长,属灌木。西安城东有个大冢,据说是秦始皇祖父的墓,冢上就生满了酸枣树丛,是当地孩子们玩打仗的疆场。立了秋,降了霜,一颗颗野酸枣,红玛瑙般,但食之,却是甜少酸多,且核大肉薄。虽说味不及枣子,但酸枣仁却是个好东西,养心益肝,敛汗生津,尤其对治疗失眠焦虑有奇效。酸枣果子虽小,枣刺却又密又尖,就有人将酸枣棵子砍回来,围在菜园周边,以防鸡猪进去偷吃,更有人将枣刺棵子布于墙上边,以防梁上君子。西安城里有一个早慈巷,原来就叫枣刺巷,说的是过去的贡院就在巷内,为防止考生翻墙作弊,也将枣刺置于墙头之上,因此得名。前些年,也有人在酸枣上嫁接大枣的,据说收成不错,但这几年却声息悄无,不知何故。

也许是年年都要孕产甘甜的枣子,付出太多的缘故吧,枣树大都不甚粗壮,够格做家具的枣木极难寻,但枣木细密、紧实,用枣木做的擀面杖光滑、压手,且不沾面。尤其是枣木棒槌,沉甸甸的,捶打洗濯衣物时,用得上力,而且不裂、不断,过去几乎家家都有一把,村头涝池边、村边小溪旁,女人们捶打衣服的棒槌声声,至今还萦绕在过来人的耳旁。

责任编辑:田熠辉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