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被“镌刻”的渔耕画面

作者:李笙清

发布时间:2021-11-10 07:55:13

来源:西安日报

这件清代骨雕农渔生活鼻烟壶,正反面分别雕刻了渔夫和农人的惬意画面。

古往今来,渔樵耕读一直是被国人崇尚的生活方式。

“斜光照墟落,穷巷牛羊归。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雉雊麦苗秀,蚕眠桑叶稀。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唐代诗人王维的《渭川田家》,描绘了一幅安然闲逸的田园农家生活画面,诗人联想到所处的官场仕途尔虞我诈的险恶环境,在诗中寄托了对乡村生活“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的无限向往。乡村原野,稼穑渔猎,充满了宁静闲适的氛围,与山野草庐一样,都是令古代高士隐者钟情向往的地方。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东晋高士陶渊明,就辞官归隐、寄迹乡村,过上了“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自在生活。

最近观赏了一件清代鼻烟壶,那种原生态的农渔生活场景跃然眼帘,令人油然而生出几分“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的感慨。

这件清代骨雕农渔生活鼻烟壶,高6厘米,翡翠盖带勺,扁圆形;束颈,溜肩,鼓腹,圈足,武汉博物馆馆藏。瓶身以动物骨骼雕琢而成,局部有裂纹。两面腹部主题纹饰为农渔生活画面,其中一面是农人耕作间隙小憩场景。只见庄稼地边,一位老农坐在石头上,头戴破旧毡帽,面目慈祥和善,双手环抱于胸前,双腿并拢,面向一侧,似在与旁边(背面)临水垂钓的老翁闲谈农事。一柄长长的锄头,就斜放在他身边;可见老农锄地之余,在小憩的片刻间,还不忘与钓者闲话,其乐融融。

鼻烟壶的另一面,是一位老翁垂钓于河边的场景。河上水波潋滟,河畔水草萋萋,老翁头戴宽大的斗笠,袍袖挽至手肘,背后放着一只鱼篓。老翁在岸边坡地上席地而坐,双手放置于膝盖上,一根竹子制作的钓竿插在地上,高高翘起,钓线垂于河面。老翁没有手执钓竿,而是侧脸而视,与小憩的老农细细闲聊,毫不顾及是否有鱼儿上钩,颇有几分明代诗人吴鼎芳笔下钓者“搔首对斜阳,纶竿久不理”的意蕴。从中可以窥见工匠对人物神态刻画的独具匠心,老农俯视、钓者仰视的神态举止,也显示了老农、钓者所坐地方一高一矮,工匠细致的观察力、把握场景的准确性由此可见一斑。

渔樵耕读,即渔夫、樵夫、农人和书生,为中国农耕社会中四个比较重要的职业,也代表着我国古代人民最基本的生活方式。历史上,渔樵耕读还分别“对应”着四位代表人物。东汉光武帝刘秀的同学严子陵,一生拒绝出仕,隐居于浙江桐庐富春江畔,垂钓终老,是东汉著名隐士;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曾以“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之语赞誉之。西汉大臣朱买臣,出仕前家境贫寒,曾是以卖柴为生的樵夫,但他自强不息,酷爱读书。“耕”与中国上古时代五帝之一的舜有关,他曾经在历山之下辛勤地耕田种地。“读”则来自于“佩六国相印”的战国纵横家苏秦,他头悬梁、锥刺股,励志苦读,终有大成。自古英雄不问出处,古代文人崇尚渔樵耕读的生活方式,在历代绘画、瓷器等各类艺术作品上屡见不鲜。诚如这件鼻烟壶选取了其中的渔、耕两种,形象自然,场面和美。

鼻烟壶是盛放鼻烟的容器。鼻烟最早起源于美洲印第安,后来被一群到美洲探险的欧洲旅行家带回欧洲,从此流行起来。十六世纪,鼻烟传入中国。据清末书画家赵之谦所著《勇庐闲话》记载:“鼻烟来自大西洋意大利里亚国,明万历九年,利马窦泛海入广东。旋至京师,献方物,始通中国。”有一种说法是先传入游牧民族,他们要在野外使用,所以鼻烟壶就要用特别坚硬的材质。于是人们开始用金属、美玉、动物骨角等来制作。随鼻烟传入中国之后,鼻烟壶作为舶来品,兼具实用性和艺术性,始于明代、盛于清代,后来逐渐演变为工艺品。在材质和艺术展示方面,丰富多彩,不仅有瓷、铜、象牙、玉石、玛瑙、琥珀等材质,而且还有雕瓷、套料、巧作、内画等技法,因此被称为“集各国多种工艺之大成的袖珍工艺品”。中国鼻烟壶艺术独树一帜,汲取了多种工艺的优点,各地发展出多个制作技艺门派,也被雅好者视为珍贵文玩,在海内外皆享有盛誉。

这件清代鼻烟壶有一定的代表性,它以动物骨骼雕刻,技法以浅浮雕与线雕相结合,刀法娴熟,刻画细腻,线条流畅。整件器物造型别致,磨制精湛,光洁透亮;人物形象写实,栩栩如生。画面闲静和谐,悠然惬意;展示的乡村农渔生活宁静美好,无论古往,总是那么令人向往。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