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看 戏

作者:秦瀚

发布时间:2021-10-19 15:16:27

来源:西安晚报

电视剧《装台》中,有一段看戏的情节,秦腔秦韵婉转萦绕,这似曾相识的旋律,让隔着屏幕追剧的我红了眼圈,想起了儿时看戏的情景。

儿时,纺织城被称为“小上海”,由四个纺织厂和一个印染厂组成,每个厂子都有一个露天的大会场,其中五厂的会场最大,档次也最高。舞台宽敞,观众的座位是一排排的水泥长条凳,每条长凳有几十米长、二三十公分宽,场子中设有两条纵向过道,每隔几十排又有宽宽的横向通道,会场能容纳上千人。

大会场每周末晚上放电影,节假日还有演出,诸如话剧《于无声处》和歌舞剧《红色娘子军》等都在这里上演过,也经常有五厂工会组织的文艺表演。记忆中,我家楼上有一位邻居大哥,家里常聚集一些文艺爱好者,一起拉弹吟唱的,常在舞台上看到他们的身影。

印象中,大会场里无论放电影还是有文艺演出时都挺热闹,人们肩并肩坐在水泥凳上,夏天扇着扇子,冬天裹着棉大衣,披星戴月地关注着那个大大的舞台,偶遇风雨也不舍得离去。每逢散场时,全场灯光骤亮,那也是我们小孩子快乐的时候,并不随同人流在人行道上慢慢往外挪,而是蜻蜓点水般地跳跃在那一排排的水泥凳上。

最热闹的还是秦腔汇演的时候。每年有两次大戏,每次都要连续唱上好几天。一次是在炎夏,也是周围村子过会的收获季节;一次是在寒冬,多在正月十五元宵节前后。每逢此时,狄寨原、堡子村、十里铺等地的村民们闻讯赶来,剧场内外人山人海,各式马车和手扶拖拉机停满五厂大坡上面的空地。

每逢秦腔演出,我要担起占座位的“重任”。早早约了小伙伴们进了场,用砖块、石头或纸板之类的摆在水泥凳上,算是占座位,还要一直在那儿照看着,直到家里的大人们下班后忙完家务临开演时赶到、坐上了座位,我才算完成了任务。常常占到大会场前排居中的位置,看着大人们喜滋滋地看戏,我心里也美美的,颇有成就感,坐在大人堆中伸长脖子看戏。

囫囵看戏,为戏感染,诸如《三滴血》《寒窑》《屠夫状元》和《十五贯》等戏的人物和情节耳熟能详。现在想来,演的是戏,明的是非善恶,播撒的是美的种子。

那时候,最羡慕十里铺姨妈家的表姐,因为她会唱戏。有年暑假到了姨妈家,天天跟表姐一起下地。劳动中的乡亲们鼓动表姐唱段戏,表姐就大大方方地唱上一段眉户。辽阔的蓝天、田野,表姐的嗓音甜美,表情自然。唱戏、听戏和干活的画面令我入迷。表姐后来真的进了剧团,唱正旦,常常跟着剧团到各地巡演。

那时大会场里也会演豫剧和川剧,因为纺织城有许多工人来自河南和四川。豫剧《卷席筒》中张苍娃的形象至今历历在目。

小时候也看过越剧。看越剧缘于一位上海籍的阿姨,楼上邻居,已退休。阿姨爱看越剧,每逢纺织城俱乐部的电影院上演越剧电影时,阿姨就牵着我的小手一起去看。这里是封闭式的,座位为一排排带扶手的木椅子,那时看了《追鱼》《五女拜寿》等戏剧电影。

看戏,听乡音,寄乡情,更增添了戏的魅力!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