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鹮占鹊巢

作者:段纪成

发布时间:2021-10-12 10:39:04

来源:西安晚报

我家门前长了一棵榆树,四丈多高,树干比老式木桶还粗。树枝向周围铺展得很开,像一个巨大的遮阳棚。因为树枝稠密,非常适合各种鸟类筑巢。去年春天,就有一对喜鹊在树上垒了一个很大的窝,在里面产卵孵子。去年冬天,刮了几次大风,树枝摇晃得厉害,把喜鹊窝的上半截摇歪了,成了“危房”,有垮塌的危险。两个屋主在窝周围的树枝上跳来跳去,叽叽喳喳商量了半天,也想不出好办法。接着它们又请来了七八只喜鹊,帮它们出主意,好像医生会诊一样。只见大家还是跳过来跳过去,对着窝左看右看,出谋划策,争吵不休。两个多小时以后,喜鹊陆续飞走了,也许是束手无策,也许是达成了共识——拆迁。

我家西边的田坎上也有一棵同样高大的榆树,两棵树相距几十米远,喜鹊又在这棵树上找到了适合造窝的位置。于是那对喜鹊就将旧窝上的树枝一根一根叼过来,重新搭窝。它俩来回穿梭、不歇不休地搬运着。约一个月时间,旧窝歪了的上半部分即将拆完,不料这时麻烦来了。

我们这里平时有很多朱鹮活动,因为我家后面有100多亩水田,每年夏天从水库放水插秧,水中带来很多小鱼和泥鳅,正好是朱鹮的美味佳肴。它们白天在田间飞来飞去地忙着捕食,之后就飞到村里的大树上栖息。黄昏和清晨,它们会在树上蹦蹦跳跳,哇哩哇啦,吵成一片,好像是举行舞会,热闹得很。

这一天,有一对朱鹮发现了喜鹊还没拆完的窝,就在上面跳来跳去,叫个不停。当时我也不知道朱鹮这是啥意思,后来根据事态的发展,猜出了它们的意图。它们看到喜鹊把窝拆了,就想把没拆走的一半儿占为己有。喜鹊也发现了这个苗头,当然不让,就和朱鹮一样,也在窝周围跳来跳去。朱鹮哇哇叫,喜鹊喳喳叫。也许是吵架,也许是谈判,聒噪了几个钟头。必定是口干舌燥、筋疲力尽了,这才各自找食物去了。

我还以为这场争斗到此结束了,谁知完全出乎预料。第二天,只见朱鹮一下子动员来了十几只盟友。它们先是贴着树梢来回做了几次低空飞翔,显示了一下鹮多势众、呼之即来的效果。然后可能是主谋之一的朱鹮干脆卧进窝里,死乞白赖霸占住,宣示主权。另一个则昂首站在旁边的树枝上,不时扇扇自己粉红宽大的翅膀,翘翘那只又长又尖令人生畏的喙,再哇哇叫几声,向喜鹊示威。身材明显弱小的喜鹊,虽然也集结了一群兄弟姐妹,但也没啥好办法,只是叽叽喳喳连吼带骂,轮番从朱鹮头顶飞来飞去。如此纠缠对峙了三四个小时,看到朱鹮仍然一副王八吃秤砣的样子,喜鹊才三三两两的慢慢散去了。有啥办法呢,丛林规则,力大为王。

后来那对喜鹊还回来过几次,试探着想趁机叼走树枝。可是朱鹮警惕性很高,它俩轮换值班,站在窝边,瞪圆双眼。喜鹊一来就扇几下翅膀、吼两嗓子,像是警告。喜鹊看到没有一点希望了,也就彻底放弃了。干脆到别处去找树枝,很快就将新窝垒成了。然后,每天早晚在窝周围跳来跳去,叽叽喳喳庆贺自己的新家落成。朱鹮也是如此,早晚在窝边扇几下双翅,哇哇叫几声,庆贺自己也有了安居之地。它们的叫声也许是相互的赔情道歉,也许是相互对安居乐业的恭贺,或者是在像邻居似的拉家常:“你吃了没?”“我还没吃呢。”

责任编辑:王轩宇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