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读时光

深沉的自然之爱

作者:陈华文

发布时间:2021-10-08 07:55:37

来源:西安日报

  近年来,自然文学创作已经成为热门话题。很多作家主动介入到自然文学当中,用不同题材的作品,书写人与自然的故事,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李青松无疑是其中的中坚力量,正可谓人如其名,他注定与自然文学结缘。他最近出版的生态文学作品《相信自然》,以叙事、抒情、论说等不同方式,表达对自然、对文学的新见解。

作为国内有影响力的自然文学作家,李青松长期以来围绕生态和自然的主题,进行孜孜不倦的文学书写。除了本书之外,他还出版过《开国林垦部长》《穿山甲》《万物笔记》《大地伦理》等作品。《相信自然》一书中,收录了他近年发表的29篇自然主题的非虚构作品、散文和随笔,书写的对象涉及山川、河流、草木、动物以及和自然相关的传说、典故等,每篇文章的对象虽然写的自然,但文字的背后是一位作家深沉的自然之爱。

“我们自以为主宰了一切,其实,主宰一切的是自然。”在李青松眼中,自然涵养坚韧与传奇,也涵养爱与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也归属其中。我们的生命,无论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无法从自然中剥离出来,总是与自然的万千关系相牵相连。自然的痕迹无所不在,包括发明与创造,文学与艺术,还有我们的思想和灵魂。相信自然,就是相信美好和崇高。

何谓自然文学?文学是人学,但自然文学是人与自然、人与万物的关系学。自然文学中,人不一定是主角,但自然一定是主角。这个主角表现在自然的坚韧与野性,自然的爱与美,自然的神秘与传奇。《相信自然》一书,以《哈拉哈河》作为开篇。文中,李青松近距离接触北方这条河流,用生动、温情的笔触,采取写实的方式描绘河流两岸的森林、鸟兽、鱼儿、捕鱼人、四季变幻以及不可言说的、细微的种种美好。对于动物的描写鲜活又形象,彰显出极强的写作功底。如写花尾榛鸡:“花尾榛鸡似锥而小,黑眼珠,赤眉纹,利爪,短腿。体长盈尺,羽色清灰,间或有黑褐色横纹。远观,如同桦树皮,不易被发现。”写松鼠:“松鼠是森林里的精灵。它那漂亮的尾巴飘飘然,轻巧灵活,光亮闪闪,妩媚动人。”写哲罗鱼:“傍晚,哲罗鱼生猛地跳出水面,捕捉飞蛾飞虫。水面泛起层层涟漪,泛起朵朵水花。”李青松为动物进行文学画像,写实又精确,强烈的画面感扑面而来。对自然万物细致入微的描写,还体现在《大麻哈鱼》《鳇鱼圈》《乌贼》《带鱼生猛》《乌鸦》等篇章中。

自然界里,有一些珍稀的物种,引起了李青松的关注。并不是说这类物种价值连城,而是在地球生命起源和演化中,珍稀物种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水杉王》一文中,李青松通过现场采访、观察、比对,全方位为水杉“立传”。这棵水杉历经各种气候灾难,躲过“大跃进”和“大炼钢铁”的特殊时期,始终巍然不倒。其实树的命运,往往和人的命运有着某种暗合,有的中途退场,有的寿终正寝。在一棵顽强的树面前,人其实没有什么可傲慢的,因为树有时更顽强、坚韧。《金丝楠木》一文中,李青松不仅对何为金丝楠木进行科普性的叙述,还围绕金丝楠木产生的历史典故娓娓道来。这种从科学的、人文的双重视角书写树木,立刻让树的文学形象饱满、充实。

对于自然文学而言,体会、体验、体察以及体认格外重要。《相信自然》的“后记”中,李青松认为,让“体”置于自然其间,才能感受到阳光的爱意、土地的温暖、水流的清冽、空气的甘甜。让“体”置于自然其间,才能近距离地欣赏动物、植物以及菌类和微生物之间相牵连的美妙。自然文学要见形、见色、见影、见踪、见近、见远;闻声、闻味、闻虚、闻实、闻喜,闻忧。不得不警惕的是,当前有一些自然文学作品,空喊口号的多、玩弄概念的多、浅层描述的多,而触动灵魂的却不多。自然有灵性、有美感,写出自然之灵之美尤为关键。

总体上讲,《相信自然》讲述的是人与自然的故事,其带给人们的启示是多方面的。无论从文学创作还是生态治理的角度讲,自然文学都任重道远。优秀的作品从精神层面,能够助力生态文明建设的进程。从这个意义上看,自然文学在我国的发展和繁荣,正迎来历史性的机遇。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