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赶会

作者:郭德诚

发布时间:2021-09-28 09:01:32

来源:西安晚报

我喜欢赶会,会,是咱老百姓的大聚会。或是地上铺块布,或是架子上支几块木板,或是随便搭个小棚子,或是就着三轮车车厢,各种商品便整整齐齐地摆上了。价格,你随便侃,多少,你任意聊,约定俗成,无拘无束,南腔北调,笑脸相迎。“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两元,两元,所有商品一律两元。”镶牙的,理发的,补鞋的,修脚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找不到的,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市声嘈杂,人流涌动,一路走过,如蹚一条欢快的河,到处都是世俗生活的浪花。

离我家不远,就有这样一条街,是逢五会,即初五、十五、二十五。这条街,东西走向,依着河堤,长长一条街,摊位鳞次栉比,人流缓缓移动,两边是垂柳,风动柳舞,远看就像一幅立体的写意画。

我喜欢赶会,还是从理发开始的。

我的头发是自来卷,留得短了,像草皮趴在头上;留得长了,卷得乱七八糟。不少美发厅都弄不美。一次,看到一棵柳树下,一个老者,两手翻飞,给人理发。旁边有“热得快”,铜脸盆,白毛巾,几个小马扎,一圈人等着理发。常言说:“郎中要老,理发匠要小。”意思是,医生越老越有经验,理发匠越小越能赶上新潮。这人看样子已年过花甲,可见是宝刀未老。

既是这样,何不试试?果然,三下五除二,我的一头乱发被弄得服服帖帖。问其缘故,他说留长留短,是根据发卷儿大小来的,不是想长就长想短就短的。听听这话,里面可是有骨头的。

他的剃刀,是很多人的一种特殊享受。不论多硬的胡子、多硬的头发,热水一洗,毛巾一闷,泡沫一涂,他左手拇指、食指把皮肤一撑,右手那把剃刀优雅地挥动,画着弧线,随着丝丝拉拉的声音响起,不论是胡子,还是头发,不仅被刮得干干净净,皮肤也放出亮光,容光焕发。了事,老者把围布一抖,那人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或摸一把下巴,或从前往后捋一把脑袋,然后吐出两个字:舒服。

这种享受,是电动剃须刀无法提供的。不少人都喜欢这一口,尤其是老年人,有的从老远跑来,为的就是享受这种剃刀下痒酥酥的感觉。他们围成一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不紧不慢,既是理发,也是一种慢悠悠的生活。是不是那丝丝拉拉的声音中,含有对过往岁月的追忆,我说不清楚,但是,确实能感到,有一种人生的况味在里面。

一条街,就是一幅活色生香、烟火气十足的民俗生活画卷,它色彩斑斓,人物鲜活,富有动感;同时,它也思接千载,源远流长,是从历史的深处一路铺展过来的,又一直延伸下去。那垂柳,那围布,那铜盆,那有一句没一句闲聊的情景,只是这画面的一角,恬淡、悠远,既是实景,也有历史的纵深感。每次赶会,我都感觉是在观画,人人都是画中人。

别人看我,自然也是一样。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