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媒网 >>  文化 >>  心灵鸡汤

也曾有过一瞬间

作者:李兰兰

发布时间:2019-08-15 15:35:09

来源:陕西传媒网

清晨,与众人道别,车驶进秦岭山脉,公路蜿蜒盘旋, 不过是深秋,这里昨晚已然下雪过,远近山峰,层层叠嶂,没有规律的剩下一些残雪,路旁的枯草上留下一些黑点,那是第一辆经过的车渐起的雪水留下的痕迹,一屡山风透过玻璃缝进入车内,些许凉意,全是雪水浸入泥土后发酵的土腥味。太阳格外耀眼,折射出万丈光芒,眼前的景象竟如同幻境,晓莫突然想:倘有可能,我愿与你一起渡过人生的华美。

有人在ktv里嘶吼回忆,也会有人看见相似的背影,徒增伤悲。一些人讲思念写进文章,幽幽怨怨,悲悲切切,然而过于保守,终致读者不知所云,这是一种悲哀。倒不如像《有话好好说》里面的男主角一样,索性拿个大喇叭喊:安红,我想你!但是,很奇怪,前者的做法被人称为“风雅”,后者的做法容易诟病“粗鄙”。前者的做法,容易让人酸,后者做法反而更能蛊惑人心。晓莫这种人,脚蹬恨天高,烈焰红唇,穿上裙子的时候,目不斜视,一副全世界都是萝卜白菜的傲慢。白祯楠这种人,身穿休闲装、不丑不帅,一副全世界尽在掌控之中的安静男人。这两个人,多么不搭界。连晓莫都怀疑,那天的相遇,是上天的故意。巧的是,那时候晓莫正狼狈不堪、所有的缺点都全然暴露的时刻遇见了白祯楠。当她们手牵手一起看风景的时候,白祯楠会突然像抢媳妇儿一样将她扛在肩上,任她瀑布般的秀发垂落凌乱,周围的游客纷纷侧目,晓莫手脚乱舞急忙喊停;路过小溪,白祯楠会一下公主抱晓莫,假装往溪里扔,吓得晓莫惊声尖叫,在黑暗的山洞,他结实的大手拉着她的绵软的手,晓莫觉得不再害怕黑暗。

朋友们都说:晓莫,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才华啊?他们不知道,那个时候晓莫已经很久不联系白祯楠了。三个月定律,一般人都逃不掉,熟读哲学的晓莫,深感无力。还是天天朝九晚五,看书、画画,偶尔看看电影,但是不看爱情电影。一天又一天,一年又过一年。盛夏的夜晚,躺在乡村小屋,月光照在床前,晚风送来玉米的清香,果树叶子发出沙沙的轻声细响,有一只硬壳的飞虫不停的撞击窗子,墙角传来蛐蛐儿的叫声,就这样想起了同样的盛夏夜晚,白祯楠在河边笑着说:我们在这里散步,这里的人们看见了会不会把我们当狗男女?这样回忆着,晓莫心里笑出了声,把身子缩成了白祯楠怀抱的弯度。(李兰兰)

责任编辑:范琼 周雨馨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19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