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

白石河印记

作者:秦骥 张斌峰

发布时间:2021-10-08 08:04:28

来源:陕西日报

河内,曾经发黄的石头渐渐恢复了本色。

凤凰村党支部书记刘尊荣指着已被封堵的矿井,介绍以前开矿的情况。

白河县河长制作战示意图上,清楚地标识着“废矿污染防治区”。

绿水青山,是白河县最为宝贵的资源。 照片均由记者 秦骥摄

拯救河流,就是拯救我们自己。

——题记

10月7日一大早,白河县卡子镇凤凰村党支部书记刘尊荣便沿着一条狭窄的石子路向上,来到发仁沟一处废弃的硫铁矿矿洞前。矿洞被水泥台子封堵了一半。

雨丝细细密密,笼着青翠的群山。水顺着山崖淌下来,清澈而透亮。水顺着水泥台子从矿洞中溢出来,呈现淡淡的黄色,而后顺着石子路淌下去。石子路,被水流染出一道道黄褐色。

刘尊荣1960年出生在凤凰村,对这里的每座山、每条河都非常熟悉。而他最熟悉的,莫过于这道沟,和分布在这道沟里的一个个矿洞。这里,有过他的“辉煌”,有过他的“伤痛”。

距矿洞100多米处,李旦沟河哗哗地流淌着,河水清澈,河道里的石头有着淡淡的黄色。

卡子镇党委副书记陈涛指着岸边一块黄褐色的石头说:“以前,河床里的石头基本都是这种颜色。经过治理,现在好多了。”

李旦沟河是厚子河的支流,厚子河是白石河的支流,白石河是汉江在白河县境内最大的支流。白石河的水质,关系到汉江的水质。

财富

位于白石河流域的一个个硫铁矿矿洞,曾让刘尊荣经历了人生的“高光”时刻。

1982年,刘尊荣在白河县矿产品产销公司当销售员,该公司的业务是销售硫铁矿矿石。“当时,我一个月的工资是24元,而镇干部一个月只能拿十几元工资。因为开矿,镇上比较有钱。县长没有小车坐,镇长配的有吉普车。”

据《白河县志》记载,白河县内曾发现硫铁矿、银金矿、石灰岩、绿松石等矿产资源20余种,而硫铁矿资源的储量最大,主要分布在厚子河流域的卡子镇和小白石河流域的茅坪镇一带。小白石河也是白石河支流。

1957年,为响应国家大炼钢铁的号召,白河县成立硫铁矿开采筹建委员会,在厚子河源头的卡子东西二坝开采硫铁矿,至年底采矿队伍发展到139人。

“那时候穷啊,地又薄路又差,种不成地打不了工,年年靠吃返销粮过日子。好不容易有了矿,能挣钱,大家都觉得日子有盼头了。”卡子镇一名村民说。

1981年,白河县硫铁矿开采达到最高峰,采矿人员增加到千余人。1958年至2000年,白河县先后开采硫铁矿4个片区14处。

安康市生态环境局白河分局有关工作人员介绍:“当时白河的硫铁矿矿石外销四川、湖北、河南、江苏等省,最高销售量达到18422吨,硫铁矿一跃成为白河县的支柱产业。相关企业每年上交25万元税收,占全县财政收入的五分之一。”

困惑

“狂欢”之后,大家慢慢觉得有些不对劲。这种感觉,主要来自河流。“我们发现,河水渐渐变黄了,有时甚至是红色,连河里的石头都变成了黄色。”刘尊荣说。

由于开采技术落后,环境保护意识不强,矿洞随挖随弃,废矿石渣随坡乱倒,废弃矿洞和矿渣长期裸露地面,致使地表氧化层被破坏。遇到下雨,矿渣溢水和矿井涌水汇在一起,形成含三价铁等金属离子酸性废水,也叫“磺水”。该水流入厚子河和小白石河,再汇入白石河。“最严重的时候,‘磺水’离汉江只有一两公里。”白河县废弃硫铁矿污染治理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王红国说。

在河水变黄的同时,村民们的粮食生产和饮水也出现了问题。 “磺水”对河道周边土壤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1500多亩水田严重减产,200多亩水田被迫弃耕。河蟹鱼鳖渐渐绝迹,河水不能饮用也不能洗涤,河流沿岸5000多户村民要到几里外找水吃。

面对开矿带来的财富,许多村民再也乐不起来。

硫铁矿并非给每一个人都能带来财富。

凤凰村村民吴金虎对此深有感触。

1987年,吴金虎在自家的一处山坡上开始挖矿。“那时也不用办啥手续,买些铁锤、榔头和炸药,雇几个人,就开始挖矿了。”吴金虎说。

一年多的时间里,吴金虎赚了大约6000元,然后就不干了。“再往里打,矿带质量不行,出的矿石价格太低,资金也周转不开了。”

吴金虎的状况还不是最差的,一些想着开矿挣钱的村民不仅没挣到钱,还亏了本。“有的矿石品质不行。”

开矿,有人亏了钱,有人丢了命。吴金虎说:“那时开矿就是靠人力。矿工先是放炮炸开石头,再钻进去清理碎石。有一次,矿工正在一个矿洞里清理碎石时,一块石头落下来,当场就有一个人被砸死了。”

治理

困惑之后是反思,反思之后是行动。

20世纪90年代末,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人们环保意识的逐步提高,硫铁矿区“磺水”污染问题渐渐成为沿河群众的揪心事和白河县委、县政府的要紧事。白河县开始不断加大投入,着力推进“磺水”污染治理,切实保障汉江水质安全和群众生产生活用水安全。

2000年4月,白河县人大常委会作出决议,关停县内所有硫铁矿开采企业,在污染区域实施人饮工程,投资3600余万元,解决了矿区5217户16450名群众安全饮水问题。

2004年,白河县编制了《白河县白石河流域综合治理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实施了东坝区域磺水污染治理工程,封堵矿洞33个,覆盖废矿渣2.1万立方米,酸碱中和及配方施肥改良土地35亩。

2015年,国家有关部门将白河县申报的里端沟重金属污染治理项目确定为试验项目,下拨专项资金2917.04万元。

2019年,安康市下达白河县里端沟(二期)重金属污染综合治理项目资金2000万元,计划治理卡子镇里端沟废弃矿渣8.9万立方米、封堵废弃矿洞5个。

“在县财力极度困难的情况下,2020年,县财政筹措1000万元,与安康市政府安排的500万元专项经费,划拨到县硫铁矿污染治理工作专户。今年,县财政又预算2000万元,专项用于废弃硫铁矿污染治理有关工作。”白河县政府有关人士说。

在发仁沟,一座高大的硫铁矿尾矿库上,荒草萋萋,周围用铁丝网围着。尾矿库旁有一座污水处理站,专门处理尾矿库渗透液,黄褐色的渗透液经过处理后,变成清水,排放至河流。

通过封矿禁采和不懈治理,白石河废弃硫铁矿区污染得到有效控制。根据常年水质监测结果,汉江出陕断面和白石河入汉江断面水质稳定达到国家地表水Ⅱ类标准。

“根据相关治理方案,还需要投入超过6亿元治理‘磺水’。但最难的是,即使这些资金投入进去了,这里的环境永远恢复不到以前的状态。目前,世界上还没有哪项技术,能彻底根治‘磺水’污染。”王红国说。

“白石河的‘磺水’,对我们是一个警示。我们在全力以赴开展白石河污染治理工作的同时,应以此为警示,时刻提醒我们保护好每一条河流,再也不能走先污染再治理的老路。”白河县河长办专职副主任储召学说。

警示

如今的白石河,清澈透底。

“小时候,我经常在河里摸鱼摸虾。后来水变黄了,鱼虾没了,人们也不敢下河。”吴金虎说,“现在,白石河逐渐变清了,河里的鱼虾渐渐多了。大家保护河流的意识越来越强,连娃娃们都知道不能给河道里扔垃圾。”

白河县是陕西省11个深度贫困县之一,没有一块百亩以上的自然平地,25度以上的土石山区占全县总面积的95%以上。但白河县不缺水,境内有大小河流765条。

“虽然河流多,但每一条河都值得珍视。”储召学说。

2017年,白河县全面实施“河长制”,县、镇、村主要领导分别担任辖区内河道的河长,齐抓共管,保护水质。如今,白河县有三级河长303名、护河员166名,有效推动了“水清、河畅、岸绿、景美”江河水系的形成。通过打击非法采砂、向河道弃渣等涉河违法行为,加大生活垃圾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力度等,白河县河流水质持续改善。多年来,汉江出陕断面水质始终稳定在国家Ⅱ类标准以上。

“我们力争早日解决‘磺水’污染问题,把环保作为项目的第一考量,努力探索一条适合白河发展实际的生态经济化、经济生态化发展新路。”白河县委有关负责人表示。

在推进“磺水”治理中,白河县将在废弃硫铁矿区域建设环境保护警示教育基地,让曾经的痛,成为永久的警示。(记者 秦骥 张斌峰)

记者手记

珍视每一条河流

白河县共有大小河流765条,白石河只是其中一条。然而,白石河流域的“磺水”治理,白河县持续了20多年,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并且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决心越来越坚定,力度越来越大。

近年来,白河县通过调整产业结构,发展富民产业,县域经济得到快速发展,但经济发展仍相对落后,财政资金仍相当紧张。然而,在治理白石河“磺水”污染方面,白河县委、县政府的决心从未动摇,一届接着一届干,取得了显著的阶段性成果,成绩有目共睹。

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执着?“虽然河流多,但每一条河都值得珍视。”白河县河长办专职副主任储召学说。

水是生命之源。保护好河流,保护好水源,是我们生存所需。离开清澈的河水,离开优质的水源,幸福生活无从谈起。我们不仅要利用水,更要呵护水。保护河流,就是保护我们的生命。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损害环境、污染河流的破坏式发展,有可能获得一时之利,但因此造成的损害是长久的,甚至有的损害是难以挽回的。绿色是高质量发展的显著特色,我们绝不能再走先污染再治理的老路子,而是要依托绿水青山走出生态环保发展的长久之路。

白河县大力度进行“磺水”治理,显示的不仅仅是他们对白石河的关注,更是对所有河流的关注,对生态环保的关注。让我们从珍视每一条河流、保护每一条河流做起,保护好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呵护好每一个美丽的生命。(张斌峰 秦骥)

责任编辑:车孟莹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