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披着光的人

作者:李亚军

发布时间:2021-08-04 16:32:45

来源:西安晚报

上次见他是在欢迎英雄的队伍里。一年多过去了,今天又遇到了他。

他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春光。但是,最初见到他时,只感到一阵急急的风。作为第一批社招文职护士,在欢迎仪式上,他腾地站了起来,机关枪似的讲了三句话后坐下了,人都没看清。几个月后,他叭的一声站在了办公室门口,说是准备去参加国庆阅兵的试训。我赶紧和他握手,发现他身后还有四个人。五个人整齐地向后转,甩开胳膊,带着风走了。

一个月后,其中三个回来了,体能跟不上。聊天时得知,春光一直在坐冷板凳。也难怪,他之前没参加过正规的训练。春光太拼了,天天早起自己练,站在队外跟着练……又过了一段时间,听说他俩进了阅兵村,马上致电祝贺,春光声音沙哑地说了一句:“请放心,我一定能坚持到最后。”国庆前,他兴奋地打来电话说:“我进入方队了!”

当他们英雄般归来后,又工作在传染病护理的岗位上。

庚子年除夕,天地肃穆,各方英雄扑向了抗疫的最前线。送别时,一个全副武装的高个跑到我跟前,庄严地敬礼后,又是那句简短的誓言:“请放心,我一定能坚持到最后。”春光又要出发了。看着他迅速地转身离去,汇入一片天使白中,我的视线一下子模糊了。

第二天早晨,根据上级要求,后方分头深入到队员家中慰问,得知春光的女儿才几个月大。

不知春光体内有多少能量,哪里有事他都会走过去:病房的仪器需要调试,他去更换、调试,还给大家进行讲解;护理组的人员无论谁身体不适,他都会说:“回去休息吧,我来,我身体好。”最紧张时,他利用下班时间,去帮着清理那些被污染的衣物。

在病房里进行开放治疗,医务人员必须穿戴厚厚的防护服,每个班都是高风险、高强度的考验,下班时达到极限,一些人甚至会瘫坐在那里。病区难免有意外情况发生,一位年轻人看到病友们一个个痊愈离开,心里特别紧张,不好好配合治疗。春光下班后留在病区内,陪这位病人聊天,还利用去做检查的机会,在外面看了几分钟夕阳,病人的心态有了转变。当这位年轻人出院时,在防护服上写了大大的“光哥”,还画了一轮太阳。

从那以后,“光哥”就被叫了起来,年龄大的小的都这么叫他。质朴少言的他有一颗细腻的心:他记着每天值班的同事,帮他们领盒饭,在他们回来时帮忙加热,让大家再晚也能吃上热饭;每次下通勤车时,他对司机鞠躬,说声“师傅辛苦了”;他组建了青年突击群,与90后们一起交流工作体会,鼓励大家顶住最疲劳的阶段;他在白衣战袍上为同事们画卡通鼓劲,那原是学着准备画给女儿的。“有他在心里就安稳”,队员们说。

队伍要撤出时,春光和大家将所有物品一一清点,像手术室标准地放好,并把屋内打扫干净,关上了门。之后,他一个人全副武装,给病区角角落落进行最后的消毒。大家说,白色的喷雾中,春光的身影和病区一起定格在了记忆里。

队伍回来了,光哥的脸黑了,身形更单了。很快,他又出现在科室的病房里、新生的培训班上,还是那么朴实无华。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