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空山寂寂

作者:顾敬堂

发布时间:2021-08-02 07:50:20

来源:西安晚报

空山寂寂,日薄西山。我和王兄手中都拎着满满一筐蘑菇,满载而归本该欢喜,可我却要忍受王兄不停抱怨——我把他领迷路了。

我十二岁离开这座大山,原本认为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王兄盲目地相信了我,载着我骑了二十多公里的摩托车,怀着郊游的心情来到这里。我们甚至带了熟食和白酒,在山里一处荒弃的小屋里喝了两杯。如果不是忽然在树林中看到了蘑菇,我们此时早就到家了。

小时候没记得有这么多的蘑菇,走几步,就发现一堆,圆润可爱,散发着红檀木般的光泽,正是味道极佳的粘蘑。我和王兄拉开距离,沿着松林向山顶一路寻觅,不时大喊着通报战果。走到山梁时,每个人的筐都快满了。可这里的蘑菇更多,简直像人工种植的一样。

等筐实在装不下了,我们才恋恋不舍地直起腰来,四处打量,发现四周都是密不透风的大树,我们发生了路线上的争执。

王兄没能坚持己见,最终向伪土著妥协了,跟着我走上了歧途。

下到山底时我们都意识到走错了,于是又返身往山上爬;气喘吁吁爬到山顶时,我们又发现不是之前到过的山顶;于是又下了一座山,方向还不对;于是接着往山上爬……

水早喝光了,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嗓子里快冒出火来。王兄开始小口小口地喝白酒,暂时欺骗一下自己。我也如法炮制,几口酒下肚,浑身都要燃烧起来了,简直是饮鸩止渴!

记不清翻了几座山了,天色渐渐暗下来,王兄已经失去了抱怨的力气,几次要将采到的蘑菇丢掉。

森林中忽然空旷起来,孤零零出现一棵高大粗壮的红松,地面上的泥土坚硬紧实,像被健身者踩出来的场地。

王兄高兴起来:“有人来这锻炼,看来离人家不远了!”

我看着红松底部被磨得包浆了的树皮,脑中忽然闪过了从老人口中听到的知识,但却没有说破——这是被野兽蹭出来的。

毕竟有路了,我和王兄都振奋起来,向着山下狂奔。

“看,前面有玉米地!”王兄一扫沮丧,大声叫嚷起来。

“砰,啪!”玉米地里忽然传出两声炸响,我俩被吓了一跳。

青纱帐里如同炸营般,猛地钻出十余头膘肥体壮的野猪,慌不择路地四散奔逃,有两头沿着小路奔到眼前,擦着我俩身边向山林中逃去。

玉米地里又钻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一手拎着镰刀,一手拎着一把“二踢脚”,气急败坏地咒骂着。

我和王兄大喜,赶紧迎上前,询问这是什么地方。

听完老人家的回答,我和王兄咋舌不已,这里叫梨树沟,离我老家直线距离也有十多公里,属于另一个城市的管辖范围了。

老人热情地将我们带到家中,我和王兄痛饮了几瓢泉水。这个村子仅剩四五户人家了,幸好老人有电动三轮车,答应载着我俩到镇上,到那里就可以租车回去。

路上,老人感慨地说道:“年轻人都到城里去了,等我们这茬人没了,整个山就彻底交给野猪、狐狸和兔子了。”

一路上,阴影中的大山倒磁带般向后退去。村庄荒芜了,城市却日益繁华。曾几何时,我们因为饥馑与贫穷,用猎枪和刀斧向大山索取。如今,我们衣食无忧,生活富足,鸟兽也终于可以在人类的食谱上划掉,是时候将山林归还给它们了。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