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胸中万仞山 笔下大乾坤

作者:闫国栋

发布时间:2021-08-01 16:43:37

来源:西安晚报

《春山无尽》 赵振川

《蓝桥古道》 赵振川

上着班,赵振川先生打来电话:“闫国栋,我的新年挂历出来了,过来拿几本。”直率、简洁,不容商量。刹那间,意外、感动、温暖、崇敬之情油然而生:“谢谢!谢谢赵老师!”

“你最近画着没有?”

“工作忙,下班后偶尔画画。”

“不能偶尔,要经常画!”赵老师说。

赵振川先生是享誉当代中国画坛的名家,其父赵望云与石鲁、康师尧、何海霞等一起创立了“长安画派”。赵振川从小就和父亲的学生黄胄、方济众、徐庶之等人一起生活,耳闻目染,浸润其间,继承家学,苦心孤诣,几十年如一日,“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临摹,写生,创作,在继承长安画派精神的同时,形成了自己在全国山水画界独树一帜的风格。

2016年年初经朋友引见,有幸认识赵振川先生。初学绘画,胡乱涂抹,作品羞于示人,赵先生却给予热情鼓励。赵先生为人师表,扶掖新人,不遗余力。其学生甚众,英才济济,松散地团结于他的周围,每年搞几次写生,几次师生画展,切磋交流,教学相长。在盛世长安,烟火人间,传承着长安画派的精神,推动着弘扬着最具中国精神中国风格的中国画文化。朋友把我推荐给赵先生,让收为学生。我自知浅陋,不敢接受,怕辱没了赵先生的门风,忙推辞说:“当学生不敢,有机会看老师画画就满足了。”赵先生说:“只有学生才能当面看画画。”我知道,赵先生收学生非常严格,一般画家难以入其门阶,更遑论一个初学者。拜访过几次,自然而然与赵先生熟络了。每次去他家看其作画,聊其心得,揣摩其笔法用墨。赵先生总是边画边讲,全然没把我当外人,我就成了他默认的“学生”了。

每次见面,赵先生劈头就问:“最近画着没?”不管回答是与否,他皆叮咛道:“要坚持天天画呢!”

赵先生年近八旬,每天坚持画画。他说,天才就是天赋加勤奋。他年轻时每天画八九甚至十几小时,现在年龄大了,体力不支,每天仍坚持画三四个小时,即使春节也不中断。他深有感触地说,画中国画的人,六十岁应按四十岁看待,是不惑之年。我过去画画,开始时总有些犹豫,六十岁后画画不犹豫了,这就是不惑。这既是对中国画绘画规律的深切体悟,又反映了他严肃的绘画态度。进入七十岁后,先生已入随心所欲的境界。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赵先生如逐日的夸父,在艺术的道路上上下求索,探索创新,奋斗不止。当今画坛成就如斯,而勤奋如斯者,能有几人欤?

去年12月,一天周末如约去赵先生家。送走客人,赵先生铺开六尺宣纸,说:“我画,你看。”便从一大堆毛笔中拣起一支竹管大毫,蘸水濡墨,笔落纸上,疾似骤雨,徐如清风;管握手中,捻提中侧,时而分岔,时而聚锋,宛若走龙;点画皴擦,干湿浓淡,墨分五色,满纸氤氲。笔用干了,再蘸第二笔墨。赵老师说这叫“一笔墨”。画完整幅画,水依然是清的。

赵先生生于长安,长于长安。他走遍画遍了秦岭的七十二峪和陕北的沟沟岇峁,加之当年在宝鸡陇县几年的插队经历,他对大自然的山水有着深切的体悟和深厚的情怀。秦岭山水已融入他的生命里,他笔下的山水既是大自然的,又是他胸中的,承载着情感、情怀、追求、态度、意趣……胸中万仞山,笔下大乾坤。赵先生画画,下笔如有神。他从不打草稿,胸中似有画不完的山水。他说,先有一个大概的腹稿,细节边画边改,正如陆俨少所谓的“生发”,生发的变化,走着变着变着走着。他的画,笔墨丰富,苍润浑厚,气势恢弘,清新灵动。耐读耐看,引人入胜。他说,好的画,不张扬、内敛,但有味道,有内涵,有情趣,有气象。

不知不觉间,一个多小时过去,一幅生机勃勃的秦巴山水图跃然纸上。赵先生收笔,说喝口茶休息,下午继续画。点评我带来的几幅画,说进步很大,依然是热情鼓励。临走,赵先生吩咐家人装了两袋子的台历挂历给我,又拿出一本画集、一本画谱、一本单页画册塞进袋子里,叮嘱我好好画画。拎着两个沉甸甸的袋子,走在冬日的大街上,阳光和煦,温暖如春。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