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以石为宝

作者:王璐

发布时间:2021-07-19 16:18:20

来源:西安日报

这些年,我竟对石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生活在陕南山区,每天只要一出门,山脚下、河道边,黑乎乎的石头几乎无处不在。让我醉心的,是那些或取其色彩,或取其形状,或取其质地,或取其图案,或兼而有之,经过岁月与风雨沁润打磨,特征鲜明、具有一定欣赏和收藏价值的东西。而要收获一枚这样的石头,并非易事,一般也只有大河岸边和海滩上才有,且需极具耐心地去探寻。

为此,每到一地,只要有大河,我便设法溜到河边。像丹江河、武关河、老君河这些身边的河滩上,无不印记着我的足迹。就连多年前夏末去大荔,还特地与好友相约跑到黄河边,希望有所发现。不巧的是,那样的季节,眼前的黄河一派浊黄;河滩边,看上去又过于松软黏滑,便没敢下去。石头也许都被黄泥埋住了,别说是捡,见都没见到几块,倒是头一次零距离感受了一次母亲河的磅礴与壮美。

据说,在新疆哈密、克拉玛依魔鬼城等地漫无边际的戈壁滩上,可捡到各种各样的宝石。我曾幻想着有朝一日,也去碰碰运气。一次驱车路过丹江河段,我无意间瞥见大约绵延百余米的一大摊河石,堆放在河岸南边。于是便身不由己地停下,奔向河边。大大小小、色彩与形状各异的石头,在河床上泛着刺眼而迷人的光芒。我陶醉其中,一时激动得像个孩子。感觉它们都是难得一见的宝贝,一捡起来就爱不释手,可又瞬间否定了自己的判断,又一一扔进河滩。几个小时过去,抬头张望,那滩石头我竟连三分之一都没有搜索完。直到将要不舍地离开时,抱在怀里的石头也不过三两个——是理想中的那种奇石,这儿太少吗?不,因为对于石头我其实懂得的不多。有一些宝贝也许已经被拿在了手上,最终却浑然不觉地扔掉了。或者,还有好多就在前面不远处,尚未涉足的那些领域里,如果努力再坚持向前迈出几步,可能就会发现和拥有。如同坎坷人生,往往就差最后关键的几步,便可获得成功。

几年下来,我捡的石头总共不上二十个。它们有的来自河边,来自遥远的万山千壑;有的来自近三十米深的井下,在地层深处不见天日被埋藏了多少年?无人知晓;还有的,甚至来自太空的某些已知和未知的星系。其中,最大的重约百斤,被放在大门外一侧,既是一景,夏天里端着饭碗,还可顺便把屁股贴上去当墩子来坐;最小的呢,比普通桃核大不了多少,常摆于书案上,阅读或写作时拿在手上把玩,都玩出一层包浆了,窃喜。

在我心里,它们个个都是宝贝。闲暇或百无聊赖时,静静地与它们对视,伸手一一抚摸。它们奇妙的色彩与图案,常使我遐思缕缕,猜度再三;它们沉稳的气质,使我空虚而浮躁的灵魂,渐渐归于平静与充实。

捡石多年,我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诡异神奇的大自然中,真正价值不菲的奇异之石,的确太稀罕。往往无意中,也许它会奇迹般出现在眼前,真是可遇不可求。

捡石的乐趣,在于内心,在勇于坚守的信念中,在不断亲近自然和寻觅的过程里。即便捡回的,也只是一些普普通通的石头,值钱也罢,不值钱也罢,对我都似乎没那么重要了。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贵在享受这一过程。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