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粉豆豆

作者:任静

发布时间:2021-07-12 08:43:03

来源:西安日报

阳台上有一盆很不起眼的花儿。凝碧的三角叶片上托举着细长的花萼,绽开犹如锦缎似的五片玫瑰红花瓣,形似一个袖珍的高脚杯。杯里伸出一丛胡须般纤细的同色花蕊,顶端呈娇俏的鹅黄色,像刚刚孵出四五只毛茸茸的小鸭,惹人爱怜。

这盆花,有朋友叫夜来香,在我们陕北乡下叫粉豆豆。

粉豆豆多好听啊!令人情不自禁联想到乡村早春,烟柳潮起满河川的绿雾,将村庄装扮得如诗如画、如梦如幻。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毛毛雨,仿佛天公用筛子均匀地撒下来,毛毛雨落在院落里、山峁上、苹果园里,泥土里立即就会拱动着无数小生命,心急的荠荠菜、蒲公英已经迫不及待地探出了新绿的小脑袋。一股清新的泥土混合着青草的香味,弥漫在乡间的田野上,被巧手的主妇们烹调进可口的晚餐中。

母亲将打碎的瓦盆、漏底的搪瓷盆,一溜儿安放到用碎石砌成的墙头上,装满了黄土,随手撒进一些像黑豆般大小的粉豆豆籽粒。几个月后,瓦盆里就盛开了玫瑰红的花朵,像一团绚丽的云霞漂浮在墙头,耀亮了我家的院落,为乡村盛夏增添了一抹鲜亮的色彩。

粉豆豆枝繁叶茂,枝头挑着很多花苞,花期又长,像极了乡下多子的母亲们。记忆中,总能看到母亲忙碌的身影。屋里地头都是行家里手,种瓜点豆,养猪喂鸡,还拉扯大我们姐弟几人。母亲起早贪黑地操劳,根本没有闲暇陪我们玩。记得母亲每次去地里劳动时,总带着我和妹妹,手里牵着大的,背上背着小的,肩膀上扛着锄头,臂弯里吊着水壶和干粮袋子。这幅藏在时光深处的素描画,随时翻开,都会令我动容落泪。

母亲让我们乖乖在地头玩耍,自己去地里锄草施肥。我和妹妹经常摘下狗尾巴花,逗躲在里面的花狗出来玩;饿了,就拔一把麻麻草,吮舔根部甜甜麻麻的滋味。有时,玩着玩着,便倒在地头睡着了。红扑扑的小脸上沾着一些泥土,有一只找不到家的小蚂蚁,在我们脸上缓缓爬过;睡梦中有一种痒酥酥的感觉,恍然母亲滚烫的吻痕。在地里头了,母亲用毛巾抹一把汗,开始教我们唱信天游,婉转嘹亮的歌声,回荡在玉米林间,回荡在岁月深处。

粉豆豆花儿谢了,会结出一个个黑豆粒大小的种子。我宝贝似地将种子一粒粒珍藏起来,要待来年春天再种到花盆里、菜园里。粉豆豆花儿散发着一股甜甜的清香,是挥之不去的童年味道、母亲的味道、故乡醇厚的味道。

浇花时,我欣喜地看粉豆豆花儿蓓蕾初绽,便长久地凝望着那娇艳的花瓣出神,恍然又回到儿时的乡村,耳畔有啁啁啾啾的鸟鸣,母亲拉着风箱,红红的火苗像粉豆豆映红了母亲的脸庞,映红了半边天空。

我俯下身,一遍遍闻着粉豆豆清甜的香味,仿佛一次次走进了儿时的村庄、熟悉的院落,那正盛开的姹紫嫣红的粉豆豆花儿,丝丝缕缕的香味中分明萦绕着久久无法释怀的乡愁。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