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城河

作者:黄嘉妍

发布时间:2021-07-02 16:54:18

来源:西安晚报

西安有护城河。

那晚,我倚着翻修过的白石栏杆,看看被灯光映衬的像流动的黄金般的护城河,望望城墙底下散步的人,有时候他们的谈笑声从树后面传来,有时候树婆娑的身影挡住我的视线。我知道城市也有味道,季节细微的变化,湿润新叶的萌发,土地蒸腾起的腥味,肃杀的厚重雾气……敏感,有心的人会发现。

这晚,山间来的风掠过城市带来些水汽,杂着泥砖和尘土的味道来我身边,和四年前的气息重叠,我知道西安渐暖。

初至时带着偏见,觉得西北的城市嘛,哪比得上南方好,带着些审视的态度,认为西北人都是粗犷不拘小节的糙人,连花草都是大咧咧地长。

记得来西安第一次遇上的一场暴雨,豆大的雨点直直砸下来,毫无征兆,先是几滴落下试探,最后犹如天河决堤似的倾泻而下,此时云也正黑压压地覆压上城墙,我心里惊叹:“好一个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气概!”西安的雨下得虽猛烈但与南方骇人的台风还不一样,这雨肃穆、庄重,声如千夫跺脚,景如神兵天降,配着周围的古建筑,给我心里带来难以磨灭的震颤,恨不得立刻冲进雨里淋个浑身湿透,淋个痛快!雨去的第二天早上,清爽的空气凉凉的,直钻进身体里,我在水洗的天空下蹦跳着,呼吸着,雀跃着……可惜舒适的早晨和雨一样离开得太匆忙,快中午的时候人又得钻回屋里躲太阳了……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说得没错,西安人的性格与雨相似,直来直往,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交往起来也爽气,相比之下我做事就显得畏缩许多,有点故作矜持的扭捏。从那之后我决心向西安人学习,第一件事就是来一碗一直没敢尝试的粉汤羊血,和朋友俩人各捧个海碗,辛辣,微麻,与滚烫的汤汁撞个满怀,再抬头时两个人均是满脸的汗,再把冰峰饮尽,“咥!”我和朋友相视而笑。

我以客人自居,朋友也乐意尽东道主之谊,两个月时间转遍西安名胜古迹,直面遗迹把历史场景在脑中上演了个遍,从始皇御宇内到明皇贵妃爱恨纠缠,感叹兴亡盛衰,阴晴圆缺从来没个定数,反而悲剧隽永,流传至今。从兵马俑处返回城内,傍晚登上城墙,温热的晚风呼在身上像一只猫的喘息,钟楼上的燕子宿了多久?古观音禅寺的银杏树立了多久?未央宫的草被掩埋了多久?看着川流不息的车群,穿过通透的晴天看见远处绵延的秦岭,古人绝对无法预见今日的巨变,也许我们自豪所掌握的也不过只是短暂触碰到未来的衣摆,其实我们已经处在历史之中了,只是还没察觉到而已。我忽然生出一种想哭的冲动,就像迟子建在漠河纷飞的大雪中那样,也许是对蜉蝣人生、沧海一粟有了更深的体会,也许是想起“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而懊悔前半段人生荒芜,决心把握未来鸟语花香……到底是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在我认识的人里,有在外地高校读完书回西安当老师的人,也有一心留在西安哪也不愿去的。不是待在井底没见过更大的世界,而是旅行过后心满意足地背上行囊回到出发的地方。一个地方,让一阵风心甘情愿地停留,一湾水也静静地绕着它流淌,这个地方会是西安吗?

今年西安的春天有许多雨水,我猜那些饱满多汁的果子会很香甜,我也怕捉摸不透的天气把它们折磨坏了。今年春天有很多雨水,有时我会忘记自己在一个离黄土地很近的地方。我又在城河边上走着,时不时来这里看看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戴着耳机享受独跑的青年,成双结对齐齐慢跑的人,跑不了很快但神采奕奕的老人……他们从我身边经过,掀起一阵风又离开。运动很能体现城市的状态,跑步的人们总能让你沸腾起来,你看着这些充满活力和热情的人,对自己说:“加入他们,跑起来吧!有一天我也能参加马拉松了,半马也可以,最好是全马,总之跑起来吧!”风从耳旁呼啸过,奔跑的时候感到自由。

想不起来原先家门前的老小区是什么样子,肯定有凌乱危险的电线和斑驳的墙皮。原来那些街道是什么样子?也许有些石子和泥巴,但平坦开阔的柏油路已经覆盖在上面。它现在变得这么好,好到我也开始说“我们大西安”这样的话。来到这里四年,终于也可以扮演土著,在有朋友来西安的时候对她说:“你选的这家不正宗,我带你去吃。”在别人问起时毫不犹豫地,大方地告诉他来自陕西。我惊喜于这样的变化,无论是西安还是自己。

我喜欢站在护城河边上,那些流滞的水会让我联想到许多。那些水,绕着这座城,哪也不去,只是围着他,环抱着他,从前保护着他如今装点着他,沉默不语,流淌不息……这些水,和那些人应当是相似的。

西安有护城河。

你我都有驻足的地方。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