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听电影

作者:苗连贵

发布时间:2021-06-29 08:46:49

来源:西安晚报

街坊老莫有两大爱好:一好酒,晚上一餐绝少不了酒;二好电影,尤喜老电影。影剧院如今都上演大片,情节跳动快,老莫看不大懂。因此他最盼放映队来,放映队才有老片子。街区有块空场地,地头有个一人高的水泥台子,每次放电影,银幕就架在那上面——露天电影。

盛夏之际,社区请来了放映队,老莫喜得晚饭顾不得吃,帮着抬机器,竖杆子,接电线,拉幕布。他做这些驾轻就熟,每有放映队来,他都是志愿者。

听说放电影,天未黑,附近大街小巷的人都携椅拽凳而来,霎时,这巴掌大的场地就人满为患了。那天我来得早,端个小杌子,坐在场地中央。老莫找来块砖,放在我身边,叫我给他占个位置,他去把晚饭端来,边吃边看。我知道,哪是端饭,是端酒菜。

电影开演了,《铁道游击队》,好电影!许久未看,再看仍觉新鲜。我与老莫两个老家伙,一样的见识:看老电影不费神,一页一页地像看娃娃书,好看又好懂;一些新电影,云遮雾障,看半天不知所以,既费眼力又费脑力。咦,老莫怎么还没来?我望望四周,密匝匝的,连场边都挤满了人。一会儿,听见老莫在场边喊我了,我忙答应,光影恍惚间见他用小凳端着杯碗往里挤。“哎哟,踩了我的脚了!”“对不起,我的位置在中间。”“旁边都塞满了,中间哪有你的地儿?”“我在那里放了块砖的。”“放个老虎都没得用,你挤不进去的!”“帮帮忙,挤挤我就迈过去了。”“不行,不行!”“还让不让人看电影?吵死人!”周围的人起了哄。“好好好,我不看了。”老莫边说边退出身子。我坐在人堆里干着急,既动弹不得,又不能施以援手。我为老莫抱屈,辛苦了半天,幸福了大家,却亏了自己。

电影放到一半,银幕一亮:换片子。我趁周围的人起身伸懒腰、打哈欠时挤出人丛。我想找找老莫,受人之托,未能尽职,心里总有些不安。

他不会不看电影的,肯定找到了个位置,忽然想起一个地方——我从场外一条岔路,绕到水泥台子后面,一看,果不其然,老莫坐在台下,手里端着酒杯正“吱儿喳”哩。他是来看反电影的,只是这儿离银幕太近,看人看景都是瘪的。“你就这样看电影?”我有些动容。见了我,老莫喜出望外,“听也一样。来来伙计,做个伴儿,我俩边喝边听,比看还过瘾些!”

电影又开始了,耳畔响起:“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