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大河正少年

作者:刘紫剑

发布时间:2021-06-25 08:39:07

来源:西安日报

一条河就是一个人的一生,从生到死,从始到终。譬如黄河,自巴颜喀拉山北麓逶迤而出,一路九曲十八弯,不弃细流,容纳百川,浩浩荡荡,横贯北中国,行程万里,奔腾入海。这一生里,在青铜峡这一段,应该算是黄河的少年时光吧。

也只能是少年,唯有少年黄河,才有如此张扬狂放、桀骜不驯的性格。

我刚到这里的时候,以为能看到清亮亮的黄河。在来青铜峡以前,我以为黄河是在流经晋陕大峡谷的过程中,裹挟了两岸的泥沙,才成了那么浑黄的颜色、那么混浊的水质。然而在青铜峡的牛首山上,看着一河流水半河沙,泥腥气铺天盖地,我就禁不住叹一口气:七岁看老——黄河,你小时候就这个样子啊!

夕阳西下时分,阳光照在滚滚黄河上,每个翻涌的波浪,都是青铜一般的质地——青铜峡的名称由此而来。旅游热未兴起的时候,青铜峡因水电站而驰名。不过现在,人们大多是来看108塔。

这108塔是西夏时期的建筑。西夏在中国历史上,是极其张扬的一页。公元1038年,一个叫做李元昊的党项人不甘心对北宋王朝的臣服,称帝建立了“大夏”国;为表示与中原的区别,首先颁布“秃发令”。不仅如此,李元昊还要求改制衣裳和礼法,全国统一着精干简练的番服,遵行“忠实为先”的番俗;“若唐宋之缛节繁音,吾无取焉”。然而,这也是一个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国家,史称西夏“立国二百余年,抗衡辽、金、宋三国,缅乡无常,视三国之势强弱以为异同焉。”

塔作为佛教的象征性建筑,在中国大地上并不少见;不过象青铜峡这样,108座塔,形制同中有异,规格逐层递增,矮的两米多,最高达五米,集中在一处,坐西向东,背山面河,随着山势自低而高、由多到少、整齐有序地排列,构成一个三角形的大型塔群,在国内却是独一无二。

我到108塔的时候,是八月初的一个正午,太阳大且毒,天气热而闷,头是昏沉沉的。看出去的景色也就变了样,黄河和两岸的山川热气蒸腾,罩着一层飘忽不定的雾岚;山上草色隐约,植被稀少,满眼都是单调的黄色,流动的褐黄色和静止的土黄色;满耳都是汹涌的涛声,千军万马呼啸而过。面对着这样一种铺天盖地、排山倒海的原始蛮荒之气,我想,是这样的气场成就了少年黄河,还是少年黄河成就了这样的气场。

108座塔,据说逐一拜过,就可以消除俗世的108种烦恼——我拜了,也知道烦恼自心生,所谓“消除”只是现代旅游对于景点的功利解读。

除了108塔,西夏王朝留下的遗迹,还有贺兰山脚下的王陵。实地去看了,以为这样的皇陵遗迹与这样的山体,放在一起,真是一个绝妙的搭配。陵墓地面的建筑和装饰被蒙古兵一把火烧掉,只剩下几个形似玉米棒子的大土堆在风中缄默,长风浩荡,四野空旷;背后的贺兰山,呈昏黑色,崔嵬险峻,寸草不生。驻足于此,让人顿生沧海一粟、浮生若梦的感慨。这样的感觉,我在青藏路上也曾经有过;那是一夜醒来,火车行驶在海拔4000多米的青海安多境内,从车窗里望出去,无尽的肃杀,无边的苍凉,宛如到了大地的尽头。

到西夏博物馆参观,看到李元昊的塑像,我是真不喜欢:一脸的戾气,颧骨高耸,眼窝深陷,眉毛是连在一起的,相书上所说的“连心眉”;这种人比较执着、神经质,容易走极端。西夏的历史好像也印证了这种说法,李元昊靠杀伐得天下,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最后被更厉害的军队——成吉思汗率领的蒙古铁骑连整个民族都灭了,这也使得历经十世的这个马上帝国,在史书上找不到更多的记载。

宁夏得名的由来,与“西夏”有着非常直接的关系。蒙古灭西夏61年后,也就是公元1288年,元朝设宁夏府路,始有“宁夏”地名,取西夏安宁之意。其实在我国,类似的地名不胜枚举,地名中有“平、安、宁、定”的大多皆是,寄托了封建统治者对于一方安宁的良好愿望。

快要离开青铜峡的时候,少年调皮的个性显露出来了,它要让我见识一下它的威力。那一幕发生在一个叫做金沙湾的地方,那是黄河在进入青铜峡之前,在谷口的平原上环绕出的一处完整的圆形水域;据说从空中俯瞰,可以看到明显的太极图案。

我们从青铜峡出来,已是下午,在金沙湾用餐。只隔着一道玻璃,就是黄河;一眼望出去,水低沙平,浩淼连天,黄河是少有的温柔。朋友说别看表面波澜不惊,实则底下暗潮涌动。

太阳已经到了西边,但依然炙热。

饮食中间,我不胜酒力,悄悄溜出来,站到岸边看风景,忽然觉得不对;我看天——

一半天空是黑的,沉重的黑,乌压压的云在头上集结、重叠,发狠用力;另一半的天空,太阳虽然隐到了山后,但晴空万里,呈现出异常的、炫目的亮。

这种神奇,乃至于可怕的天象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黑的一半天空快速地推进,也就是转眼之间,整个天空暗了下来,压了下来,像一口大锅,越来越低。

我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只是用手指着天,嘶声呼唤同伴:“看!看!”

突然起了风。风有了具体的形态,能看到它凶狠地扑过来,压倒万丈红尘,陡时气温骤降,大雨倾盆而下。刚刚还静如处子的黄河,瞬间起舞,每一朵浪花都站立起来,迎接天上的雨,拥抱八面的风。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