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日落诗经里

作者:田露

发布时间:2021-06-24 07:55:50

来源:西安晚报

树叶透过缝隙,阳光正好的时候,公交车平稳地向我们驶来。

接手学校新媒体的工作后,我认真地考虑着第一次的团建——如何能符合院新媒体社团的主题,既衬得上我们文学院的出身,又搭得上我们作为新兴社团的新鲜和勇劲?

最终,我们在一个秋日的午后,选择了“诗经里”。景点介绍中,它既有着传统文学的文化底蕴,又有现代景点的简洁干净。与我们十分搭调。

西咸新区炽烈的阳光在那一日隐匿了自己的温度,也许是因为初秋的第一场雨当日刚晴,微风才得以轻轻摇曳着我们的衣角,拉着我放下等车的焦虑,注视同行女孩儿们的眉眼,淡金色的阳光扫过她们扇一样的眼睫。文学院里总是女孩子多,大家的衣着风格各异,却都张扬着青春的明媚笑脸。或深或浅的树影下,映衬着秋季里将去不去的黄绿叶色霎是和谐,公交车久久不来,我和伙伴带着这群比我们只小一两岁的学妹占据着一整个公交站,后来又占据了一整辆823路公交,大家言笑晏晏,在聊一会儿该拍出什么样的照片挂在学院的公众号里。

公交车窗外公园和绿化带的风景交错着深浅的绿色,坐在后排的我听见了学妹对大学之旅、社团之旅刚开始的憧憬。恍惚之间,在另一个女孩子乌黑到腰的发际间扫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

公交车停在一片花海之前,我们该下车了。

午后的风不骄不躁,木面缀花的路标上隽着篆书“诗经里”三个字,映在一片依旧古朴的鸢尾花里极其和谐。女孩子们修长的脖颈上挂着“新媒体”的社团工作牌,指着未亮的街灯上“让世界重回诗意”的标语热烈交谈着。

兴高采烈的合照声里,我在女孩子们留出的C位里瞟向黑色长发的女孩,她沉静柔和的面孔微微笑着,日常款的汉服和眼下的布景极其搭调,既不过分拖沓也不突兀,就像是从《诗经》里走出的女孩子。

人比花娇。

不会有人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正年轻着。

看到《诗经》中的《关雎》变成雕着一对关雎的石柱,隐匿在流觞曲水之间,烟雾缭绕的池边静得能听到隐隐绰绰的水声。书写《诗经》名句的琉璃牌,依然盛放的草木香里有古筝的清雅声音如水雾般袅袅不绝。我不再带队,要大家自行去体验和拍摄,只是对学妹们说,注意安全。她们便急急切切地跑着笑着,说知道了姐姐,便迅速四散而去。

我和同伴相视一笑,安安静静地一同走过国风广场里的沐手抄诗、簪花祈福体验点,途经关雎广场的礼乐和鸣、曲水流觞、月夜放灯体验点,在鹿鸣食街的“南有嘉鱼”处哑然失笑,又在小雅书社的文化创意店选了好看的明信片,最终是到了一片山坡上,那里有着绿草如茵,是绝佳的野餐之地。

躺在草坪上,我昏昏欲睡,酸涩的眼里是碧海般的蓝天和潮汐般的白云,绿草在四周漫过看不到边际,同伴说:“其实还很感慨,我们这三年过得很快。”一阵风来,我又嗅到了淡淡的香草味:“所以我现在看她们,总有一种在回望过去的自己的感觉。”

我沉睡而去,梦境里走入《诗经》。再醒来,天边的晴空已经尽褪了。我们集合起来,再到公交站等车。

我实在没想过,在诗经里公交站等车的那个日落时刻,竟然会成了我记忆中一道熠熠生辉的风景线。

“快看夕阳,很美!”

大家咔嚓咔嚓,在摄影机调低的亮度里,半壁天空已被落日赤与橙的颜色染红,红是血色浸染的红,橙是橘子辉煌的橙,交织的粉是少女脸上红晕的粉。公交站在东,诗经里还在西,于是我们就这样目送着、目送着夕光像锦缎一样落回了诗经里的小镇里,风景隽永刻下,大家都不再说话。

我想,如果我的心里装着一片天空,那么我想把所有的日出都送给年少的欢笑时刻,用带着希望的、橘色烫金的光芒点缀尚未燃起的晴空。把所有日落都用在沉稳和日趋成熟的告别时刻,连同我所有的恣意骄傲。

第二日再以更绝然耀眼的姿态破空而出。

残余几分颜色时,公交车在路灯下向我们驶来,绿色车身,红字的823。车窗回首,落日都投进了诗经里。回看前方,向着学校的方向。就像我们不会一直停留在原地,我们应该有坦荡荡的远方。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