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昆明池畔等风来

作者:马婷

发布时间:2021-06-21 14:54:18

来源:西安日报

都说长安遍地是古物,处处皆历史。即使郊外的游玩之地,可能也是古代皇亲贵族、文人雅士赏景抑或纳凉之处。如昆明池,虽说开凿之初是为了让将士们练习水上作战,久而久之,也成了汉代乃至后来人们的游玩圣地。如今修葺一番,历史与现代相融合,又成了西安人周末散心的一个好去处。

夏日的骄阳,似有意展露自己的雄风一般,霸气威严地悬在头顶,炎热从四周包裹着侵袭而来。我们刚下车,就被树荫下几个拉闲话的老人吸引。他们显然是在这里干力气活的当地村民,许是吃完午饭后在这树荫下小憩一会,无意间听见他们嘴里谈论的却是国际形势,遂驻足听了一会儿。但见一老人头戴草帽,手拿水杯,讲得头头是道,周围几人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我听得有趣,不由想起西汉时汉武帝与众大臣研判西域各国或边陲之地的形势,开通天竺国的贸易之路被南方的昆明国阻隔,于是决定讨伐昆明国。为了便于将士们适应水战,元狩三年开凿了类似昆明国滇池的昆明池,并修造有楼的大型战船,以训练士兵的水上作战能力。两千多年以后,又逢盛世,在汉武帝当年建造的昆明池遗址,几位老人纵论天下大势,不觉笑了笑,抬头正好看见“楼船水师”的雕塑——两千年前的汉武帝,正霸气凛然地站立于战船上,恢弘威武的气势,瞬间逼仄地人想要往后退去。

这战船立于一人造池中,池中凸起处有水源源不断地流下来,战船底部正好落于这凸起处。船富丽堂皇,外围有将士和战马守护,尾部有一古代高楼,楼上每层都有将士驻守;船前站立的,便是霸气威严的武帝。雕塑真实地再现了当日“楼船水师”的气势。据说武帝当时开凿昆明池后,遂组建一支拥有大中小各类战船的“超级海军”,就是赫赫有名的西汉“楼船水师”。《汉书》载:“楼船桅杆高达数十丈,楼船高十余丈”。《三辅旧事》中说昆明池有三百三十二顷,池中有戈船数十艘、楼船一百艘,船上立戈矛,四角皆幡旄葆麾。正是因为有了昆明池,有了“楼船水师”,才解决了水战的阻碍,汉军征伐“西南夷”由被动变主动。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武帝派将军郭昌入滇,先征服滇池东北方的几个部落,然后大兵临滇;滇人见大势已去,不得不降服于汉朝。如今,“楼船水师”的景象再现,大汉雄风在高耸入云的雕像中尽显。抬头观望,周围一切皆消失在视野中,只有武帝的雕像立于蓝天白云之下,高大威武。

昆明池,本是公元前120年在上林苑以及周、秦皇家沼池的基础上,扩建兴建而成的我国历史上第一座大型人工湖泊,后演变为游览胜地。开凿之初,池中岛上和四周岸边修建了许多离宫别馆,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池东岸设有豫章台,用以观赏昆明池水波浩渺之景,以及宫女在水中嬉戏、歌舞,水军乘楼船演练武艺之象。池中则雕有巨大石鲸;两岸刻置牛郎、织女,以象征天河。两千多年来,象征“牛郎”和“织女”的石雕隔昆明池遥遥相望,见证了它的盛衰。由于牛郎织女传说起源于此,加之当地七夕文化源远流长,因此,如今的昆明池景区在规划和建设中,大量融入了七夕与爱情主题,故称作“七夕公园”。

昆明池七夕公园,当然有诸多以七夕为元素的建筑,不过园内也有许多汉代古物,罩于玻璃中,置于园区内。因此,每隔一段就能发现一玻璃柜,其中放置汉代的“陶马头”“木翻车模型”“青铜锺”等物,让人游走于其间,心却时时挂念两千年前的那个王朝,在幻想与感应中,不知不觉间来到七夕湖。七夕湖上建有鹊桥,鹊桥两端皆有木制长廊连接,廊上各有一凉亭,一曰“落雁”,一曰“留仙”。从长廊一端进入,便立于湖中,两边皆是一望无际的湖水,湖中有游鱼、天鹅等,更有水草等植被清晰可见,由此可见湖水之清澈。长廊边皆是五颜六色的花朵,踏在木质结构的长廊上,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廊上又有隐藏的音响,放着清雅的音乐。我试着用手机搜索,原是一首英文曲《Lotus Pond》。本想这历史底蕴深厚之地放英文曲岂不奇怪?但如今盛世,况昆明池唐朝时就是著名的游览胜地,自然少不了外国人,所以昆明池应该比今人更早接触外来文化。况且这曲子清雅无比,在宛若仙境的湖畔听到如此轻快之曲,却也惬意。站在鹊桥一侧的长廊上远远望去,除蓝莹莹一片清澈无边的湖水外,恰好能看到湖中那六孔石桥与另一侧的长廊,在水面泛起的烟雾中,在蓝天的映照下,诗意盎然。

沿着长廊往前走,便到了第一个凉亭“落雁”处。亭外有一对联,上联曰“坐看绮霞流绚烂”,下联曰“恍闻紫塞响琵琶”。凉亭内,有些游客休憩。穿过凉亭,只消在长廊上走几步便到了鹊桥处。鹊桥为六孔石桥,通体呈白色,两侧雕刻有形态各异的喜鹊。踏上鹊桥,往上登时,桥高处正好映于蓝天之下,恍惚间以为这桥就架在空中,而人正处于天宫之中,水面泛起的雾气好像天上的云雾,一下子就醉了。桥边的柳树,在风中微微摇荡,这才令人回过神来。趴在桥边往下望去,水中游鱼和水草清晰可见,不由得想起柳宗元《小石潭记》中“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的景象来。

穿越石桥,是另一段长廊,亦有一亭,曰“留仙”;两侧亦有联,上联曰“羽人曳帔乘风舞”,下联曰“骚客吟诗携酒来”。这不由得令人想起古代的文人雅士来:也是这样的夏日,他们或携好友,或领家眷,乘马车摇摇晃晃至昆明池郊游纳凉。池面波光粼粼,水天一色,池中石鲸活灵活现,牵牛与织女石像隔池而望,他们不由得感慨万千,一首首诗词应运而生。唐宋之问就有诗句:“春豫灵池会,沧波帐殿开;舟凌石鲸度,槎拂斗牛回。”童汉卿亦有《昆明池织女石》:“一片昆明石,千秋织女名。见人虚脉脉,临水更盈盈。”再看七夕湖上停着各类船只供人游湖,想来在那船上定有微风轻抚脸庞,吹起鬓边的发丝,若穿上汉服、乘着小舟,在湖中漫游,必是心旷神怡。

不知不觉,就穿过鹊桥另一侧的长廊,到了岸边。岸边似是一小码头,聚集着各类游船,又生长了许多芦苇,芦苇丛中有鸭惬意觅食。离开七夕湖后,见一似船的建筑物立在空地,原是一购物吃饭之地,正赞叹着这样的创意,眼前不禁又浮现一组雕像。这雕像底部似是一圆月,上有石头垒成的云,云上立的即是牵着牛的牛郎与飞舞在空中的织女。雕像底部亦在一水池中,池中有一些小喷泉,水雾缭绕,将雕塑环之其中,有在天宫之感。

在昆明池畔乘兴而游,一边想象着它当年的繁盛,一边等待那吹拂过古人的微风轻轻抚过我的脸庞。那微风中,似有音律,有诗词,有将士们的呼喊声,有牛郎、织女的欢笑。或许,它也将留存我的气息,再长长久久地传下去,直至多年以后,又轻轻地抚过另一人的脸庞。

因着急离开,便没有仔细观察景区内有关二十六婚的雕塑与解说,穿越一片休闲娱乐区,来到一处安静的树林。林内法国梧桐、白杨、松树,与冬青、君子兰等植被错落有致。因没有设什么景点,所以无游人至此,倒显得安静清幽许多。除却声声鸟鸣,剩下的就只有我们脚底下隐隐约约的沙沙之音,和树木在微风中荡漾的欢快之音。林间凉快舒爽,竟有些不忍离去,于是靠着树拍下几张照片,而后带着回忆,依依不舍地来到停车场。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