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五彩斑斓的端午

作者:白不来

发布时间:2021-06-15 16:35:28

来源:西安日报

《好朋友》 油画 王欢欢 作

石榴花如火怒放的五六月,伴随着缕缕粽子的香气,皴染着点点杏黄,附和着涨潮般金碧辉煌相映的滚滚麦浪,端午节如未施粉黛的村姑靓妇款款而来。  尽管皆是本色出演,端午的妆容仍是五彩斑斓。最耀眼的当属国人喜爱的中国红。先不说见人就笑的石榴花开口吐蕊流芳,单是那大街小巷随风摇曳的香囊,形态各异的造型勾人眼球,淳朴憨实的气息沁人心脾,巧夺天工的女红惹人驻足,把一串串的乡愁叫响,更不用说那造型粗犷的五毒肚兜,让人不由得回到童年、回到遥远的故乡,回到梦中,回到父老乡亲的身旁。端午节,不光小孩戴香囊,甚至不少少男少女乃至大姑娘小媳妇也争相佩戴,因其不但有避邪驱瘟之意,而且有襟头点缀、相互媲美之风,香囊内有朱砂、雄黄、香药,外包以丝布,清香四溢,再以五色丝线弦扣成索,做各种不同形状,结成一串,形形色色,玲珑夺目,惹人喜爱。  深浅不同的黄色,也是端午的主色调。金色的阳光,洒在无垠的旷野、青春的都市、活力的村庄,让一切变得新鲜、滋润、灵动、祥和。大妈大婶,在日出前就用雄黄香药把自家小孙孙的七窍涂黄,祈愿各类毒虫、灾难远遁,后辈天天向上茁壮成长。杏黄的龙旗空中飘扬,雄黄酒让血脉贲张,古铜色的黄臂膀、铁脊梁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将龙舟奋力滑向前方,力争上游斗志昂扬!遨游在金浪沸腾的油锅里,黄澄澄的油糕心宽体胖,直想把对新生活的热爱、把自己内心的甜蜜感受吟唱。  生命的绿色,在端午展现得尤为果敢、顽强,品貌端庄。各种绿树的叶儿,忠于本职、脚踏实地,把花朵映衬得更加芬芳、风光,特别是宽展、肥厚的翠绿苇叶、茭白叶、斛叶,舒展腰肢、敞开心扉,在一双双巧手玉指的抚弄下,把糯米、黄米、红枣、豆沙、果仁儿,甚至各类肉茸包裹、缠绕,做成或正三角形,或正四角形,或尖三角形,或方形,或长形甚至圆柱形等各种形状的粽子,苗条的马莲叶儿生态环保,则成了捆绑粽子的绝配物料,令人艳羡垂涎。在人们大快朵颐的同时,绿色的叶儿仿佛又获得了重生。  每到端午,我常回忆起儿时打苇叶、包粽子的情景。打苇叶时,大人常嘱咐,譬如对苇子不要擗得太苦,要手下留情,防止把苇子折断,更不可连根拔起。打下的苇叶,顺手夹在胳肢窝里,也有时似猴子掰苞谷,随夹随丢。最后觉得打得差不多了,便抱着一抱苇叶,拨着绕着从那苇园深处钻出来,尽管鞋上沾满了泥巴,胳膊和脸蛋火辣辣的,心里却充满欢喜,像小马驹一样小跑着回家。  打来的苇叶,需要事先煮过,使其在质地上发生变化,改变易脆裂的初始状态转而变得绵软,才能包粽子用。苇叶一时用不完的还可以存放到来年。那日子过得节俭、精细的,包粽子用过的苇叶仍舍不得丢弃,照样小心翼翼地洗净,然后把它们挂起来晾干,以备下次再用。  包粽子时,一般要用两片苇叶,窄一点的叶子却要用三片,但即使再宽的叶子,也极少用一片去包,那是因为一片叶子单薄,蒸煮时米会膨胀,粽子就容易破裂,那样,一锅粽子就一塌糊涂了。包粽子时,大人们会叮嘱爱上手的孩子们,一定要将米包住,用马莲叶绳捆牢扎紧。于是,端午节包粽子就类似于春节包饺子,一家人老老少少,热热闹闹,透着老百姓过日子的人气儿、旺气儿。关中农家用大铁锅煮粽子,一般要用文火煨上一夜。夜去晨来,锅盖一掀,好一锅色香味美的粽子!  在关中农村,每到端阳节前的三五天,过门的姑娘就催促丈夫为娘家父母筹办节礼,做母亲的便亲自或催促儿女为自己娘家父母(孩子的外祖父外祖母)或兄弟(孩子的舅舅)筹办节礼,主要礼品一般是粽子十个、油糕十五或二十个,时兴鲜、干果若干。未成亲但已有婚约的男青年,也急不可待地为岳父岳母办节礼,礼品除上述外,二斤五花肉、一斤白酒是必不可少的。岳父岳母见了女婿,常常高兴得合不拢嘴,打鸡蛋,擀长面,热情款待做好饭。故俗语云:“丈母娘见女婿,扑棱得像只老母鸡。”由于节礼主要是女婿家送的,所以关中一带谁家要是生了女娃,人们便说:“这下可有油糕、粽子吃了!”粽子、油糕,既顺了端午节的时令,又是夏日最可口的食品,同时也是女儿对父母、女婿对岳父岳母的最好感激,对娘家即将收割庄稼的关心和对好光景的一片喜悦之情。吃粽子、油糕,采购好农具,磨亮镰刀,鼓足劲头,因为再过几日,关中的农家便要开始夏忙了。

版权所有 ©2020 西安日报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4 陕ICP备06000875号-1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