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烈日炎炎夏锄忙

作者:李贵龙

发布时间:2021-06-07 07:17:31

来源:西安日报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烈日晒弯了脊梁,汗水滋润了禾苗,每一粒粮食都是农夫春耕夏锄秋收辛劳的结晶。写下这个题目,忽然想到唐代李绅,是他用诗的语言讲叙锄地的艰辛和粮食的来之不易,且用《悯农》做标题,直抒他对农夫的悯惜、悯恤、悯恻和悯怜之情感。

当了大半辈子农民的我,一个偶然的机会放下了锄头,拿起了笔头,由“主人”变成了“公仆”,从烈日暴晒的黄土地坐进了冬暖夏凉的办公室。但几十年来从未忘却农耕的辛劳,就连做梦都是春耕、夏锄、秋收、冬藏那些事儿。

锄地,是农业生产的重要环节,与春种、秋收、冬藏环环相扣。锄地不仅有间苗、松土和除去杂草的作用,更有抗旱保墒的功能。特别是十年九旱的陕北,锄地尤显重要,黄土髙坡上的受苦人,用朴实的语言总结岀了锄地的科学性:“锄头上有三分雨。”

庄稼一般要锄三遍,即锄头遍、耧二遍、逛三遍。 锄头遍又叫小锄或间苗子。庄稼苗岀齐了,就要开始锄头遍。它的作用是间苗、定苗、培土、去杂草。 间苗是个技术活。一簇小苗三五株七八株不等,选出最健壮的一株是刹那间的事,属于眼力的功夫;锄去多余的小苗则是手上的功夫,只见锄尖左挑右劈,该留的苗子挺直了身姿站立,被锄掉的苗子结束了生命躺在一边;间苗的同时,锄头回拉,勾起一锄土将苗子围得稳稳当当。说时迟那时快,间苗、培土一气呵成,也就三五秒钟的事,在外人的眼里,躬身挥锄的农夫简直是在黄土地上舞蹈。

耧二遍不光要锄去杂草和培土,更重要的是在耧上下功夫。耧即重锄锄遍地面,锄得越深越好,农夫说耧二遍像毛驴耤过的一样;农学家说这叫中耕。耧二遍可以给庄稼根系扩展营造疏松的环境,并能破坏土层毛细管,达到很好的保墒作用。二遍耧得好坏直接影响庄稼的长势和收成,因此,烈日炎炎,挥汗如雨,农夫不会有丝毫松懈。

逛三遍似逛街一样,在茂密的庄稼间行走,是见草锄草并在庄稼间轻锄地面,不能像耧二遍那样重锄,否则伤了根系影响庄稼成长和成熟。这时庄稼的根系已密密麻麻铺满了土层。

农夫根据农作物生长的不同时段,进行相应的锄地,并用“耧” “逛” 等字眼准确、形象地道岀了锄地的要旨。目不识丁或识字不多的农夫,简直是语言大师,遣词造句精妙到无可挑剔的地步。是啊!农夫以地为纸,以锄为笔,“耧” “逛” 等精准的字眼,用汗水书写出五谷丰登的农耕巨著。

五黄绿(六)月是“迭稞子荒苗子”农活最忙的季节:麦子熟了要收要打,熟过头收迟了,麦粒会脱落在地里,或遇雷暴雨,麦穗会发霉生芽。因此,夏收被称为“龙口夺食”;大秋作物高粱、谷子、糜子等,一样挨一样要小锄间苗,若间得迟了苗子荒了,影响庄稼生长,一半收成就没了。

因此,东方不见鱼肚白,农夫就扛上锄头出了门,到了地头天才麻麻亮。太阳落山了,还要摸黒锄一趟,回到家中,星星眨着眼睛早已上班了。早饭肯定送到地里吃,有时午饭也送到地里,一整天锄把不离手。此时,太阳像个巨大的火球顶在头上,烤得地皮都烫脚。熬、晒、渴、饿像四个恶魔,整天纠缠着人不肯离去。但是,农夫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一年庄稼,二年性命”,全家人的衣食花销全靠在土圪垯里刨哩,丰硕的果实都是汗水里泡大的,这个要命的道理他们比谁都清楚。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