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诗圣与羌村

作者:秦健

发布时间:2021-06-01 08:28:59

来源:陕西日报

秦健

历史上,不少地名往往因人而闻名,如富县之羌村,就因为杜甫与家人曾在此避难而闻名遐迩。

初夏。沟畔,川道,洋槐花绽放,透过婆娑的枝叶,阳光斑斑点点,若隐若现。采摘槐花之际,我萌发欲往羌村杜公窑的念头。自完成《寻访三川驿》后,羌村行就成为心结。说走就走,遂手机导航,富县竟无“羌村”。疑惑间,岳父提示导航“大申号村”。我一时不置可否。

沿309国道,北出富县城15公里,于三岔乡右拐,入乡道,顺沟畔行车,约1公里到达。看到村附近的“少陵旧游”及“天宁寺碑”石,我终于释然。

依村口标识,顺斜坡而上。崖畔上,木瓜花怒放,成团聚簇,洁白晶莹,格外惹眼。放眼望去,傍山因势,十多户院落,错落有致。平整的石板路,上下横斜交织。数株粗壮的古槐,树体几近中空,高过丈许,冠枝辐射数米,须双人合抱,树龄三百余年,尽显岁月沧桑。树下,几位长者轻声细语,悠闲自在。时不时鸡犬之声相闻,更显得村落寂静。

步行至村中偏西,正是杜甫故居。一排两孔青砖窑,四周毫无遮拦,院前仅一碑,一树,一石磨。门洞窄长,双开木门,右侧窑门楣上,匾书“安贞吉”,字体圆润饱满,落款隐约可见。杜公窑坐北向南,背山面水,对面塬峁和两边沟川尽收眼底。“安贞吉”语出《周易·坤》。“安”为安居,“贞”为正,“吉”为吉利。其意为安居于正则吉利。后人对杜公窑的认同和维护可见一斑。

我们无妨穿越一下,前往1000余年前那段动荡的时空。

唐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安史之乱爆发。次年六月,潼关失守,唐玄宗李隆基西出长安,奔蜀,长安沦陷。车辚辚,马萧萧。杜甫于蒲城探亲,为避战祸,携妻儿北上,颠沛流离至鄜州境内。他先到三川县城,逢连日下雨,葫芦河水暴涨。多日后,河水落下,全家才得以过河,屡经辗转,到达鄜州城西北,于羌村安身。此处青山环绕,碧水中流,民风淳朴。期间,传来了太子李亨在宁夏灵武即位的消息。于是,杜甫毅然告别家人,离开羌村,远赴灵武,欲为国效力。他一路北上,途经甘泉道镇、延安七里铺等地,风餐露宿。行经芦子关时,杜甫不幸被叛军抓获,转至长安监狱。狱中,杜甫愈发思妻念子,遂成《月夜》一首,借此表达离乱之痛和内心之忧。

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

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

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八个月后,杜甫伺机逃离,奔至肃宗所在的凤翔。经好友推荐,肃宗授以左拾遗官职。官虽小,但职责重大。因杜甫直言敢谏,得罪了皇上。时年八月,杜甫被放还鄜州省亲,实际被疏远和冷落,离开朝廷。《彭衙行》中描述返乡艰险:“忆昔避贼初,北走经险艰。夜深彭衙道,月照白水山……一旬半雷雨,泥泞相牵攀。既无御雨备,径滑衣又寒……”杜甫返回羌村,赋《羌村三首》。“峥嵘赤云西,日脚下平地。柴门鸟雀噪,归客千里至……”诗人悲喜交加之余,慨叹民生之多艰。《古唐诗合解》评说:三首哀思苦语,凄恻动人。总之,身虽到家,而心实忧国。实境实情,一语足抵人数语。

至叛乱平息,杜甫才举家离开鄜州,返回长安,寓居达一年三月之久。以羌族人聚居的羌村,因杜甫及家人寓居,而被历代文人墨客们仰望。

明成化年间,鄜州民间为纪念诗圣,在羌村修建了天宁寺,内供奉唐杜拾遗牌位,供游人瞻仰。万历年间,御史中丞王邦俊在附近崖壁上题记“少陵旧游”。

古之羌村,今之大申号村?

据故居碑石记载,明末清初,有孙姓人氏在此开设酒坊,此人巧借诗圣之名,为酒坊起名“大圣号”。因为生意兴隆,“大圣号”声名远扬,羌村竟然为世人淡忘。因为“圣”和“申”发音相似,“大圣号”渐渐被人们讹传为“大申号”了。直至现在,官方地名中也延用大申号村。

暗淡了刀光剑影,昔日戍边之地,已变换了时空。如今,出行路更宽,山村水更美,乘着乡村振兴的东风,凭借得天独厚的自然和人文环境优势,大申号村的乡村旅游已初具规模,吸引着远近的客人来此访古休闲。斜阳下,漫步曾经的羌村古道,脚下碧水悠悠,远处青山隐隐。倘若诗人有知,定当歌以咏志:盛世惠风畅,神州乐安康。幸甚至哉!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