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祖孙之乐

作者:王西广

发布时间:2021-06-01 08:22:32

来源:西安晚报


长大是长成父母想要的样子,成长是长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林帝浣 绘

孙子的午睡常常是在听我读画报、读故事中开始的,越是困了,越是要我读。不知什么原因,我读一会儿就会眼皮打架,打起瞌睡来。不知是画报里的火帽子、红袋鼠、跳跳蛙让我疲倦了,还是我精力不济才打起瞌睡来,反正读上一会儿瞌睡虫就找到我了。我说,睡觉去吧,别读了。孙子说,还读,还读!孙子情绪激动,困时易发脾气。爷爷无奈,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读。一篇读完了再读下一篇,一本读完了再读另一本。读着读着,我不由自主地合上眼皮,停下来。孙子等得不耐烦了,说,读啊,读啊!孙子的声音把我唤醒了,我就迷迷糊糊地再往下读。读着读着还会停下来,孙子又会催我读。直到我好大会儿不读,孙子也不催了,我睁眼一看,孙子已经睡着了。

有时候孙子发脾气,开始用小手打我,喊着,打死你,打死你!我说,我到沙发上死去。我倚到了沙发上,孙子冲着我喊,你死,你死!我说,我死,我马上死。我把眼睛一闭,说,死了,爷爷死了。孙子不打了,不闹了,不吱声了,站在那里看着我。我一睁眼,他又会喊道,你死,你死呀!在孙子的思想里,爷爷只要眼一闭,嘴一闭,不再动弹,就是死了。爷爷不动了,不会外出了,就可以在家里陪他玩了,什么时候都可以拉爷爷一下,喊一声爷爷,把爷爷复活。死而复活,在孙子的意识里是一件最简单最容易的事。这样的游戏,我们经常做,我都记不清死过多少回了。

有时候,我还会主动装死。我坐到沙发上,把眼睛一闭,说:爷爷死了。说罢,不动了。孙子不信,开始对我动手动脚,或轻轻地搔我的耳朵,我忍不住笑,睁开了眼睛。

死亡是痛苦的,死亡的游戏却是快乐的。我时常会乐得哈哈大笑,说,爷爷又活了,又活了!

孙子调皮的心眼不少,踩爷爷的脚是他的拿手好戏。我们常在客厅的窗前朝外观望,看楼下的汽车、绿地、树木、在那里遛狗的、陪着幼儿的、推着婴儿车的。孙子故意默默把脚踩到爷爷脚上。爷爷问,你踩的是什么啊?孙子回答,石头。爷爷又问,是石头吗?孙子回答,是石头,就是石头!比这更开心的事,是他把两只脚踩在我的两只脚上,两手抓着我的手,让我往前挪动。我每往前挪一点,他都开心地笑。我若停下来,他就会大嚷,走哇,爷爷!走哇,爷爷!

上午临窗而望,对面高楼的外墙上铺了一片白亮的阳光。爷爷问,今天是晴天是阴天啊?孙子玩得高兴则如实回答,晴天。爷爷问,有太阳吗?孙子回答,有。有阳光吗?有。阳光明亮吗?明亮。若是孙子不高兴,那就反着回答了,阴天,没有,没有。爷爷指着一片阳光说,那不是阳光吗?孙子说,不是,就不是!

爷爷知道孙子是在发泄不满情绪,不跟孙子争论。孙子还不到三岁,只要玩得快乐就好。爷爷总是这么想。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