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苜蓿花开一面坡

作者:杨毅波

发布时间:2021-05-25 08:20:01

来源:西安晚报

北岭的苜蓿花开了,像是波动的多彩湖面。阳光下,微风中,红的、黄的、粉红色的花儿,簇拥着璀璨得有些飘飘然的紫花,坡下是成片的碧绿麦田。

黄昏时分,坡道上下来一辆板车,车上装满苜蓿。苜蓿捆忽闪着,遮住了整个车厢。苜蓿花随车轮的滚动颤动着,牵引橘黄色的夕阳。

翠姐穿一身淡蓝色带花点的衣服,头上裹着花布帕,两手紧握车把,背部抵着苜蓿捆,碎步小跑下坡,一辆花车便朝村子方向翩然而来。

我们村叫落北村,通向北岭的路叫龙沟道。村口右边是个很大的涝池,左边斜对涝池是打麦场和马号。站在马号土墙外向北看,两边上千亩地很平坦,大人们说这是旱涝保收的平地,种小麦和玉米。路的尽头是北岭,五十多亩,大人们称为坡地,打我记事起就见这片地种植着苜蓿。每年春上苜蓿鲜嫩时,村上让各家掐一篮子尝个鲜。苜蓿长高了,就一茬一茬割了喂牲口。

翠姐是我们村人,年龄和我妈一样大,因辈分低,我不叫她姑而叫姐。其实,村里大人小孩好像都叫她翠姐。我爸说:别看你翠姐不太说话,可有文化哩,是咱村第一个大学生,在城里教过中学,村人都很尊敬她。我家对门老何叔是村干部,看翠姐体弱,就给她安排了个看苜蓿的活儿。翠姐是个勤快人,经常帮饲养员曹四伯割苜蓿、拉苜蓿。

我碰到翠姐时有些怯生,想说话又不知说啥好。翠姐往往微笑着点点头,最多问问吃饭了没?叮咛慢点跑不要磕了绊了。

苜蓿花开时节,我和伙伴们喜欢到苜蓿地逮蚂蚱。翠姐就叮咛:都小心点,不要乱踩苜蓿。又叮咛:苜蓿地有蛇,都注意点噢!有时我们玩得久了,翠姐又喊:赶紧回去,不要叫你妈操心。伙伴们都说翠姐说话少但人好看又和善。

我和翠姐真正熟悉,是在小学还没上满却停了课的年份。一次,我到木匠魏伯家后院揽锯末,忽在锯末堆里发现半本潮湿的书,没有封皮,但故事片段我至今记得一些。后来知道那本书名叫《七侠五义》。那天下午给猪挑草,挑了半筐就坐在路旁一口井边的树下看书。看入迷了,一抬头,却见翠姐拉着架子车站在路上。她肯定已看了我一会儿,笑着问:爱看书吧?我点点头。她又问:看的啥书?我把书向身后藏,又觉不好,站起来怯生生把书递给她。她稍翻一下,又递给我说:这书你能看懂?字你都认得?我实话实说:大致能懂,字好多不认得。翠姐对我说:常到苜蓿地棚子里来看书。

翠姐说的棚子,搭在苜蓿地东侧最高处。站在棚子旁,这边能看到村子全貌,那边隔一条河,是邻村的田野。棚子是用几根木椽和麦秆搭的,旁边长着翠姐栽的一棵梧桐树,树不高,但阳光火辣时也能遮出一团阴凉。没人在意也很少有别人进出这个棚子。只要我来,翠姐都会走进棚子,拿出一本小人书让我看。不认识的字,她就教我。每次看完一本,她让我把书中的故事讲给她听。如果讲得磕磕绊绊,她就不给我拿第二本。现在还清楚记得《三国演义》《水浒传》《封神榜》《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英雄雨来》等小人书,都是在苜蓿地的棚子或树下看的。翠姐不让我把书拿走,也不让告诉别人。但后来我带着伙伴到苜蓿地要书看时,翠姐也并未责怪,只是交待我们要保密。再后来我入伍南下,回来听说翠姐平了反,又回城里教学去了。

今年翠姐整九十岁,母亲节那天,我约了几个当年的伙伴去看望她。翠姐满头白发,精神很好。提起苜蓿地,大家感慨万端。翠姐笑着听,她沙发背后的墙上,挂着多幅苜蓿花照片。翠姐说,那是她回城那年拍的。棚子和梧桐树的照片也在其中,看起来梧桐树比我离开村子那年长高了许多。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