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青春

作者:韩沧濯

发布时间:2021-05-24 10:19:35

来源:陕西日报

朋友时隔五年在三亚见我时,依旧穿一身什么商标都没有的白短袖。

吃完饭送他回酒店,路上遇见一个红灯。数着秒数一脚踩下,传进耳朵的诸多声音中,混杂着发动机的怒吼、音响里的重低音鼓、四周风被撕裂卷进来的声音,还有后座传来的惊呼。等车稳稳停在下一个路口时,朋友对我说了一句:“你现在怎么变得和我们一样了?”

这句话,让我思考了许久。想起十五岁自己说过的话——“生活就像个圆形的单向跑道,一根绳子拴住梦想和现实,现实不断追逐着梦想,梦想却被现实牵着,一路跟着跑在现实跑过的地方。”那时的我似是困顿且坚定,也丝毫看不见对流光易逝的忧虑,只一心思考。我清晰地记得十五岁时,未曾设想自己十八岁会是何种样子。往前走的时间一分一秒都不缩短,然而从不觉得时光多长,往回看被压缩在了一刹的岁月,突然觉得时间仿佛一景不落。

19岁生日将近,忧惶地询问身边的朋友:“你认为我们的青春已过完了吗?”问了之后,却好像无论他们说是说否,心下总不能相信他们的答案。关于青春远去的焦急,自来到大学,就时有涌现。不过而今,这焦虑已然在我心中盘桓了两年,未能消解。却又开始思考是否该把这事搁置,面对大学生活远去的焦虑了。

一天,我突然决定不再闷在家里看书,也不再书写着词不达意的感触。我的朋友们,那些活在我身边,跟我每日碰面,我却不自觉地隔出一点距离的人们——他们是不是有过青春呢?青春的分界似乎被模糊掉了。你不能说某一天自己还在青春,第二天醒来突然就不在了。

腾出哪怕一天来回望青春,我有惋惜是真的。人总为难以得到的东西伤怀,但若问愿不愿意以自己已得到的换取那些未得到的,我想大多数人会有片刻迟疑。后不后悔,看起来并不难以论断。既然有些事物不舍得放弃,显然是不后悔的。

过去选择了这般活法,甚至未来继续这般活法,这只是在还未想要做出选择时已有的惯性使然。最近常常想起幼儿园一次很重要的表演。本来彩排万无一失,但当着一群人的面正式表演时,我这个主角却带着一群人开始走神。后来我再也未干过类似的事了,也不知道是怕被大人骂,还是怕麻烦。总之,这之后我就很理性地活着了。这件事眼下想来,依然觉得有趣。那个年纪的记忆甚为模糊,回溯起宛若在看别人的过去。记得情景,却不记得当日所想。深究下来,我那次的所为,还有我长大后做的种种,到底是我感性的天性,还是仅仅是对理性生活的叛逆?我找不到答案。当然我真切地希望,那些所走过的路,是因为真心喜欢。

不管是不是因为叛逆,我承认内心还是有难以自抑地对感性自由的向往,是一种不为任何人生轨迹所束缚的向往。我不欲为任何人生轨迹所束缚,所以也就无法紧紧地牵住任何人生轨迹。往前走,或是往后看,我的人生都仿若在一条线上,在感性与理性间冲突。而我时而靠在这边,时而又靠在那边,虽未坚定地牵住任何一个,做出某样感性或理性决定的那刻,总不免被另一个绊那么一下。恰巧我又是那种稍稍遇阻便质疑自己决定之人。

于十八岁的我来讲,一生还有很长。人生的困惑要能在少年之时就得出答案,那便不能称之是人生的困惑了。哪怕现在以为自己已经得到答案,过了几年,这答案被推翻的概率,也显然远大于依旧成立。人的一生虽长,然则往往被划分为几个阶段。我们无法隔绝阶段与阶段间的连贯性,人们对于不同阶段最有价值的事却赋予了不同的定义。人难以一下子就在各个阶段的衔接中做出改变。人生有得有失,这个阶段的完满,总是需要占用上个阶段的时间来准备和下个阶段的时间来慢慢进入。

午后,我在健身房里听一首歌,“当你不遗忘也不想曾经,我爱你。”我单纯地企盼有天能对自己说:“我爱你。”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