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鞋匠小马

作者:贺绪林

发布时间:2021-05-21 16:11:07

来源:西安日报

十字街头有个补鞋摊,摊主似乎是个年轻人。他老是低着头,不是忙手中的活,就是默默地盯着来来往往行人脚上的鞋,看不清他的模样。

一天,我的鞋掌掉了,便去找他修。他听见脚步声,抬起头来,果然是一张很年轻的脸,且很清秀。我心里纳闷:现在的年轻人谁还干这活?他似乎天生就有一种谦卑,对每一个过路者都付以友好一笑。他冲我笑着,问我的鞋怎么了,我说鞋掌掉了。他指了一下身边的凳子,让我坐下。修鞋时,他埋头干活,我翘着一只脚,有一搭没一搭跟他扯闲话。

“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他停下手中的活,看着我,说:“我是宁夏固原人。”“那是个穷地方,这几年怎么样?”“好多了。”“你干你的活。”我摆摆手,又问:“家里怎么样?”他又停下来,回答说:“好,好着哩。”我说:“你干你的活,我没事跟你闲聊哩。”他谦卑地笑了一下,又埋头干活。“现在年轻人都不干这个了。”他又停下手中的活,往旁边电动三轮车指了一下,很是羞涩地说:“我的腿有毛病。”

我这才看见三轮车有一副拐杖,顿时一切都明白了。此后,但凡家里人的鞋出了问题,我都拿去找他修。渐渐地,我们熟络了,闲聊时他不再那么自卑。我们的话题也广泛起来。他姓马,我便叫他小马。小马二十九岁了,有个妹妹,已经出嫁了,可他还没有对象。说到这个话题,他又是一脸的自卑和无奈。那天临别,他羞涩地对我说:“叔,你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个?”这还真是个难题,可我还是满口答应了。我问小马想找个啥样的,有啥条件。小马又羞涩地说:“没啥条件,只要人家愿意跟我过日子就行。”

回家后,我对老伴说了小马的事。老伴是个热心肠,爱帮人介绍对象,虽然还没有成功的先例,却乐此不疲。我让她想法子给小马牵个红线。老伴说这事难办,我笑着说好办我就办了,就是因为难办才让你给办。老伴苦笑着说:“你这是逼着鸭子上架哩。”老伴努力了一段时期,但无结果。再后来,我去小马那里,心里总是怀着歉疚,好在小马不再提那事。

春日的一个上午,我路过街头,忽然小马叫我。我走过去,他冲我直笑,让我坐下,并拿出一包烟,让我抽烟。我十分诧异,知道他不抽烟,难道是专门给我买了一包烟?我接过烟,吸着。

小马憨笑着,看着我。我笑问:“啥事?这么高兴。”小马憨憨地笑着,半晌,才羞涩地说:“家里给我说了门亲,要我回去相亲。”说着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看。照片上是个年轻女人,说不上漂亮,但也不丑。小马说:“她比我大两岁,有个女孩,两岁。先前的丈夫去年出了车祸。”我问:“你没意见吧?”“没意见,人家条件比咱好。”“她有个女孩。”“我最喜欢女娃娃了。”

看来,小马很钟情这个女人。我说:“你了解她吗?”小马说:“我们通过好几次电话,是视频。”我又问:“她知道你的情况吗?”小马说:“知道。她娘家离我们村五六里地,我妹的婆家就在她娘家那个村,这根红线是我妹给牵的。”“她愿意吗?”小马迟疑了一下,说:“她没说愿意,也没说不愿意。”我一时无语,又看照片,女人红扑扑的脸庞写满着成熟。

少顷,小马说:“她要我回去,跟她面对面好好说说。”这是个身心都成熟的女人,不见兔子不撒鹰。我便说:“那你就回去跟她面对面好好说说。”小马说:“我明儿就回老家,刚才瞧见了你,就跟你说一声。”我“啊哦”一声,没想到小马这么重情义。我握住他的手,不无激动地说:“祝你马到成功!”小马却怯怯地问我:“叔,你说这事能成吗?”我说:“能成!”

小马脸上泛起喜色,随后又渐渐地消失了。半晌,他幽忧地说:“我还是担心,我的条件不行。”半晌又说:“这事要是成了,我就不再回这里了。若是不成,我还得回来。”“祝愿你不要再回这儿了。”我跟他开玩笑,更是衷心地祝福。小马也笑了:“那就借叔的吉言吧。”

打那以后,我再没见到过小马,想来那桩婚事肯定是成了。您说呢?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