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岁岁等春来

作者:李清文

发布时间:2021-04-29 09:48:17

来源:西安日报

17岁那年,我一个人去异乡求学。读的是林果专业,实习时修剪葡萄,枝条落地的瞬间,创口处鲜活的汁液淙淙流出来,仿佛听到它无语的哀叹。于是,将那残枝扦插在苗圃角落,谁知不几日就有一株幼苗长出来。我凝视着葡萄刚刚萌动的嫩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成长的欣喜。从学校毕业那年,我被分配到基层做林警,仗笔走天下的梦想眼看就要破灭,心情黯淡如灰,学会了喝酒、打牌,整天混混沌沌。

一天,老护林员把我带到山沟里,那儿土地瘠薄,到处都是杂草灌木,可在一处乱石之上,顽强地长着一棵大树,笔直的躯干耸入高空,形成一道超凡脱俗的风景。那一刻,我恍然大悟:山中有直树。于是走出青春的迷茫季节。

我的同学石从刚,十多年前大病一场,脑子损伤,拄拐行走,一直在家休养,医生和专家断言难以康复。前年见到他,精神有点萎靡,不太说话,但咧嘴嘿嘿地笑。去年去看他,大老远听到还在笑。问他老婆小娥:“从刚经常在笑吗?”小娥说:“是啊,他老傻笑,一笑就是大半天。”我告诉她,从刚一定会好起来的。一个开怀而笑的人,绝对傻不了,也垮不了。果不其然,今年他丢掉了拐杖,行动自如,依旧笑语春风。

时令乍暖还寒,天空灰蒙蒙的,雾霾还没散尽,除了常青花木,人工景观,野外的春色尚未萌动。周末城郊访友,他养的一盆观赏桃开得正艳,花朵粉嘟嘟的,好看得一塌糊涂,斗室之间暗香浮盈。我晓得朋友正经历着一场变故,前景不甚明朗,闲居在家,难得还有这份兴致。宋人范成大有诗:“忽见小桃红似锦,却疑侬是武陵人。”老友之桃,透着一股春天的气息,愿他早日振作起来,走出挫败与黯淡。那年我失恋了,情绪低落得想自杀。一个忘年交来看我,无论怎样劝慰,我都听不进去。后来,他带我信步到了远处的一片墓群,我俩都沉默着。过了许久,他忽有发现似地指着远方说:“你看到了吗?那墓碑上有一只彩蝶。”我仔细一看,果然有只蝴蝶在那儿翩翩起舞。这情景使我惊诧不已:一边是死的沉静,一边是生的律动,和谐而又美丽。细想那沉睡的生命生前定然比那蝶伟大,但此刻却已不能再像蝶一样来感受人间的美好,这何尝不是生命的一种缺憾……老友见我沉思不语,接着又说:“人,既然连死都不在乎,又何必怕生呢?”于是,我活了下来,并时常记起那墓碑上的彩蝶。

多年以前的春天,风和日丽,我和朋友去山中赏景。他车技娴熟,一路狂奔,畅通无阻。经过一户人家,他突然踩了一下刹车。怎么要停下来?正疑惑着,车平稳地开过去了。隐约看到一个红衣少女,往窗台上插花。天黑了返程时,再经过这户人家,门扉紧闭,但朋友还是轻轻点了一下刹车。那一刻,忽然觉察,所有的“去年今日此门中”,都只是生命中一个偶然驻足的张望,人生所有的错过,也都是踩了一下刹车,接着还会往前走,依然翘首以待,岁岁等春来。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2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