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早春

作者:郝壮壮

发布时间:2021-04-08 14:59:27

来源:西安晚报

小雨润如酥

小学,语文老师但提春雨,必要摇头晃脑地来一句“小雨润如酥”。什么是“小雨润如酥”?我的理解是泥土。

雨后的泥土,的确妙不可言。

我父母皆地道农民,春耕秋收,夏忙冬藏。幼时,每每父母扛着锄头去田里,我必要跟。邻里都笑话,说男孩太黏大人,没出息。其实我是黏泥土。

早春的阳光稍暖于冬,清晨时分还凉得很。春初来时,小雨又频。故而田土常是潮潮的。我跟去田里,无非两件事。一是闻土。诗人喜欢田里那些嫩青的草,农民可嫌。父母扛着锄头就是去收拾它们。我身高不到一米,这活自然没我的份。三月天乱跑的小孩,只负责快乐。

高撅着屁股,趴在刚被锄头翻过的地方,瞅那褐色的,潮潮的土。把脸贴近,再近点,鼻尖刚碰到土。嚯!整个面都是凉凉的,那种极沁人的清凉。泥土是香甜的。一会儿左脸,一会儿右脸,贴着土,用鼻轻嗅。你会闻到一种甜味,淡淡的甜。切记不可用力嗅,不然会把土吸进鼻孔。有时闻得醉了,会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去舔。呸呸呸!真难吃。

第二件事就是溜坡了。黄土的山,总有几处平整、无碎石的坡。至于田旁边的坡,必然极光滑细腻。那是我们用屁股磨出来的“滑道”。手脚并用从一侧跑上去(怕破坏了滑道),再走到滑道,屁股一着,双手向后一推。嘟——就下去了。当然,“嘟——”是小孩配的音。这是极快乐的游戏。

往往一天下来,我就成了个土娃。傍晚回家,母亲一手扛着锄,一手拉着我,逢人就说:“看我这个土里刨出来的憨儿。”哎呀,农民的儿子都是土里刨出来的,说什么说。真是!

草色近却无

近却无?那多无趣。不过嫩青的草还真是:你远远看,绿绿一片,真好,极兴奋地跑过去,才发现稀稀疏疏的就几根碎草,扫兴!不过碎草也有好处。碎草好拔,且味甜。食指把草缠两圈,而后若无其事地看着别处,轻轻地、不动声色地拉。草根一点点断裂的声音,一朝入耳,三春不忘。

拔出的草,食指和拇指把身子轻捏,朝着根的方向极快地一抹,土就掉干了。要是土多,抹不尽,就把根掐了。拾掇好了,就含嘴里吮吸。有点淡淡的甜。不一会工夫,能拾掇好一把草,装着半裤兜,一根吸得无味了,就换一根。这些草的汁多是无色的,或带一点淡淡的绿。花也可以玩。不过花多是摘下来给女娃的。花的茎总有绒毛或者小刺什么的。极少没有。掐断,流出些白色的液。毒药一样,不敢吮。

“近不无”的草,可有趣多了。这些草都不是浅绿了,风把它们吹得长绿长绿的。远处看,像一块毯,走进也是毯:草长得极密,就是躺上去打滚,也不会脏了衣。不过熟悉的人都不会打滚。你极易滚到牛羊的粪便上。这是休息的好地方。干活累了,就躺在这。若是父亲,不大一会儿鼾声就起了。我不一样,我睡不着。我躺在这,肚子上还得盖一个鸡皮袋(我们那管麻袋叫鸡皮袋)。这是母亲硬要给我盖的。

我看云。仰面朝天,入目碧蓝。有那么一朵清秀的云,缓缓地动,眼睛就跟着它。它后面还有一个云,这个云好健壮,在追它。就盯着看,看什么时候追到。好像老追不上,风不是可以吹云吗?帮帮忙呀。

有时候眼角突然有个东西扎起来,吓你一跳:哟!原来是刚刚被脑袋压着的草展起了腰。

责任编辑:高佳雯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