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轻衫醉卧紫荷田

作者:朱秀坤

发布时间:2021-04-06 19:17:57

来源:西安日报

○朱秀坤 文/图

紫云英是令人惊艳的。椭圆形羽状复叶间,竖起一根花莛,挑出紫红色伞形花序,那紫色中似染了点白的,瓣上浅色处又描出一丝丝紫线,下部是娇嫩的粉白,往上是桃红、浅紫,越往上紫色越艳,过渡得极其自然,莹莹润润,叫人叹服。仔细看,会发现每一小瓣竟又似展翅欲飞的蝶。稍稍拉开距离,就是缩小版的亭亭玉立的莲,难怪有个俗称叫荷花紫草。

春雨迷蒙时候,绵延着一畈畈紫云英,花开锦绣,如铺了华丽丽的偌大地毯,其间三五头耕牛悠闲地啃食着鲜嫩的紫云英,雨雾中依稀映衬了一片黄灿灿的油菜花和正拔节生长的麦苗。如此田园风情又清新又亲切,真是让人喜欢。若是晴好天气,朵朵绚烂小紫花摇曳生姿,引得蜂飞蝶舞,仿佛空气都在燃烧。清代有一首诗写道:“沽得梅花三白酒,轻衫醉卧紫荷田。”想来这才是春天里的惬意之举。即便没有酒,能在紫色画卷里闻闻花香草香,看看蓝天白云,听春风听燕语听花开的声音,听自己有节律的心跳,也是心旷神怡的享受。

紫云英也叫红花草,在化肥还是稀有物品的年代,农家依赖紫云英来肥田。晚稻收割后,将种子直接播在大田里,初冬破土发芽,东风一吹,几场春雨一淋,紫云英便得了势,呼啦呼啦使劲儿生长;开花,一开一大片,一开就是一片紫色的海洋。那花海也是孩子们的乐园,快活得在花田里打滚、嬉闹、放风筝,采一把花草做花帽,激动得嗷嗷乱叫,那该是世上最美的一幕吧。

等布谷鸟声声啼鸣时,该插秧了。庄稼汉子牵上老水牛,锋利的犁铧耕开脂膏般的黑土,紫云英一个转身,便扎进喷香的泥浪,扑向献身的辉煌。斯时,紫云英鲜嫩的绿汁会弥散出一种特有的芳香,田野上空似乎有一股甜蜜而忧伤的气浪在涌动,纯净而感人,闪闪发光。很快,大片花田成水田,勤快的农妇村姑弯腰成排,一双双巧手在水田里忙碌插秧,如写下一行行绿色的诗行,“东风染尽三千顷,白鹭飞来无处停。”原先绚烂的紫色已被新绿所取代,那压在秧苗根底的紫云英自会吸收土地中的氮元素合成有机肥,呵护每一块农田,为庄稼的丰收提供丰富的养料。

紫云英还是一味药,有祛风明目、健脾益气、解毒止痛之功效。它还有个动感十足的别名叫“翘摇”,因它的茎叶轻柔,有摇动之状。它也是重要的蜜源植物,花开时节,香气弥漫,常引得放蜂人跟踪而至,紫云英蜂蜜甜蜜而至。

我长大了,离开乡村了,好些年看不到紫云英了。前些日子在一处偏僻村落,我歇在人家的竹篱笆外,突然就看到了几株熟悉的粉红小花朵,擎在高高的莛上,重瓣,娇艳,如撑开的花伞。正是我儿时记忆的紫云英,料不到竟有人种了来当蔬菜吃。问问坐在门前的妇人,说嫩叶当然可以掐了炒菜吃,味道好着呢;等老了,正好看花,多漂亮。她这一说,我眼前似乎就有一片绚烂的紫云飘过来,真想移植两株,种在花盆里,明年长出嫩叶。抬头看一看门里,案头的陶罐里竟然就插了大把的紫云英,将一座土房子装点得蓬荜生辉。想是家里有个爱美的姑娘吧。

我开始向往家门前也能有一片篱笆,蔬菜鲜嫩时采食,老了正好赏花,看黄的茼蒿花、白的萝卜花、紫的豌豆花或紫云英,闲了闷了烦了开心了,与门前的花坐一会儿,相看两不厌,不说话也十分美好。


责任编辑:车孟莹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