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国界,面向祖国

作者:孙亚玲

发布时间:2020-09-30 14:45:38

来源:陕西日报

东方发白,是在早晨的五点半,这里比西安早了一个小时。

吃完早餐,导游就催促大家赶快上车,说是早点走,免得中午气温太高。

早就听说过德天跨国瀑布,但总是无缘一睹其真容,要不是因为台风不能上涠洲岛临时改变路线,瀑布不在这次旅行计划之内。

我们所乘坐的大巴车在324国道的崇山密林中行驶。车窗外,群山如锯齿般排列着,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海拔不超千米植被茂密,郁郁葱葱的总也望不透,油汪汪的绿得晃眼,加上连日雨水的冲刷,一切都干净透亮,无尘无染。透过玻璃看着窗外柔美明丽的风景,心里那些曾经的若有若无,得到了暂时的释怀和舒缓。

德天跨国瀑布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大新县硕龙镇德天村。属归春河上游,千百年来,它静静地流向越南,又倔强地折回广西,因此当地人叫它“爱国河”。

不管曾经流向哪里,不管曾经去了哪里,但最终在硕龙这个边陲小镇,它蓄积了远游后的所有力量,瞬间爆发,冲破千岩万壑的封锁,冲出高崖绿树的阻挡,一泻千里,如千军万马般雄赳赳气昂昂奔向中越两国边界。

它是大自然神奇的造化,浩浩荡荡似银毯垂坠的归春河水从距中越边境53号界碑约60米高的山崖上跌宕扑来,注入潭中,撞在石上,飞流直下,水花四溅,似云似烟,水雾迷蒙,打湿眼睑。远望如锦缎垂天,近观似飞珠溅玉,透过阳光的折射,旖旎盘旋,五彩缤纷。德天跨国瀑布是东南亚最大的天然瀑布,它与越南的板约瀑布连为一体,中间由一块黑色的中越界碑分开,挂于两侧,袅袅婷婷,携手而立,经年累月,各自演绎着属于自己雄壮豪迈的歌曲。

因河水猛涨,平日里把归春河面犁开条条波纹的竹篷游船这时都由一条麻绳束着泊在河边。我原想请父母乘游船“出”一次国的,但很遗憾未能如愿。

父亲一边看着瀑布一边说:“外国有啥好的,你看板约瀑布幅面既不气势也不雄伟,落差既不荡气也不回肠,声音既不磅礴也不响亮,我才不去呢。”说话间还很神气地瞅了我一眼。我心想,这老头,和这归春河一样,都属于“爱国牌”的。

刚才还阴沉沉的天,这时却透亮了,阳光从云层里闯了出来。河面水色因远处群山环抱的映照,碧绿中透出幽蓝。周围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说着南腔北调,穿着各式各样的服饰,举着手机,摆着各种姿势拍照。

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站在迷蒙的水雾前自拍着,身材高挑脸面白皙,穿着简单而又漂亮的白色连衣裙,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望着河对岸,饱满的脸蛋圆润、甜美。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腰似春江如金带,低首秀发系玉湖,巧笑顾盼,眉目传情,人在景中,景在画中,很是好看。

水雾随风飘洒到脸上,凉爽舒坦。沿着水泥台阶上到商业街,文旅商店里卖的大都是印着越南文字的膏药、香水、果脯和檀木小把件。

女儿的膝盖曾经受过伤,对店主所讲解的神奇膏药的特别疗效很感兴趣,刚举起手机准备扫码付款时,父亲轻轻拉了一下她并使着眼色让我们离开。他把手放在我耳边做遮挡状小声地说:“不要买这些东西,中国好膏药多得是!”我一时哭笑不得,但也不得不听他的“忠告”,叫上女儿向500米外的边境走去。

十二点的太阳毒得要命,火焰般泼了下来,火辣辣地晒得人分不清男女老少,都是黑红黑红的脸。身上的衣服前心湿到后背,汗水浸得脸蛋生疼,就连耳朵都被炙烤得像张红纸,眼睛虽隔着墨镜也被阳光刺得眯成一条细缝。我拉着年近八旬的母亲的手,急急向红色箭头所指的50米处游客中心走去。女儿年轻跑得快,早已到了阴凉处,向我们招手,喊着我们快走几步。

游客中心两边的仿古建筑木屋内卖着广西当地特色小吃和旅游纪念品,中间留有20米宽的走道,游客可以站在这里望见由一条黄白相间的警戒线隔开了的对面越南境内的群山,山势没有两样,只是各自的山峰顶端都倾向自己的国家,大自然真是神奇。

我拉过父母,想给他们拍一张合影,但父亲却指着“禁止拍照”的牌子说:“不能拍照,咱得遵守国家规定。”值勤的工作人员听见父亲的话后,指着旁边军绿色围墙对我们说:“你们只要不拍这里的军事基地就可以。”

父亲认真地整了整衣服,卸下帽子捋着花白的头发,把背在身后印有毛体“为人民服务”字样的绿色帆布包拉到胸前,牵着母亲的手,两人站得端端正正。我往后摆了摆手,示意父母走到国界警戒线最边边的地方,抬手指向越南。父亲却很固执地站在离国境线30米处对我说:“记住,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都得背靠国界,面向祖国。”

责任编辑:同海怡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0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