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创作

寒夜中的微笑

作者:​ 张美心

发布时间:2020-09-07 09:34:56

来源:群众新闻

那是我刚来到建新公司的日子,整天和拉煤司机打交道,他们常年奔跑在北方的运煤公路线上,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为沿海各大港口输送去一车又一车工业的粮食。来这的二个多月,我早已见惯各种各样的拉运司机,有的希望可以“抄近道”,会多说几句,可他们中大多木讷不善言谈,格式化的拉运。所以在这里,我常常被称呼为“姐、妹子、大姐、哎、收票的、打票的”,重复机械又需要小心谨慎的计量工作,我早习以为常。

又是一个夜班,陆续把最后的几个车计量完,看了眼手表,已经凌晨3.32分了,靠在椅背上,思绪也飘远。此刻,爸爸妈妈已经睡了吧,有点想家,后半夜的计量室冷冷的,喝着妈妈准备的姜茶心里也渐渐涌起一阵暖意。突然被大车过减速带的声音打断思绪,来车了!我又一次打起精神,揉了揉眼,快速进入工作状态。

走进计量室的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眼睛大大的,笑着说:“姐,交下票。”灰黑的衣服加上他眼睛下的煤灰,衬的他牙齿雪白。我忍不住说:“叫同志就行,我还小呢,这样叫不合适”。他看起来是和我叔叔相仿的年纪,被我一句话也逗笑了。

“1号仓,过去上磅。”我公式化的回答着。他转身给妻子交代了几句,自己麻溜的上车去装煤了,妻子也转身静静坐在外面的椅子上,时不时焦急的看着煤仓的方向。装车程序很快,上磅、除皮、称重、下磅。偏偏这车所属的公司没量了,保存失败,等他过来的时候,我让他尽快联系所属拉运公司,有量了再过磅,他点点头说好,就忙着打电话去了。看了眼监控,矿内拉运路线暂时没车,我抽空去卫生间洗个脸,好让自己清醒下。

等我回来的时候,男司机还没回来,可窗外面的他的妻子突然倒在椅子上,我隔着工作玻璃看了眼,她一手抓这领口,大口喘着粗气,一手拍打着胸口,情况看起来不太好。理智要我不要管,可心里另一个我却再说“就去看看,就一眼。”犹豫再三,我还是打开密码门,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发现她此刻正在要紧关头,脸色煞白,她虚弱的指了指旁边的包,示意我帮她拿药。我快速打开包拿出药来,赶忙跑回计量室去给她倒了杯温水,看着她服了药,我心一下子松了。 

恰好,那个司机回来了,我赶忙告诉他:“您爱人不舒服,刚服了药,现在怎么处理?要不要叫医生!”男司机显然很有经验了,让妻子靠在他肩膀,二人静静依偎在一起,默默的帮她顺气,后半夜的计量室,显得格外静,只能听见他妻子的喘气声……过了几分钟,他的妻子明显好转了,脸上有了血色,呼吸也正常了。原来那个司机的妻子患有心脏病,考虑到妻子身体,要她留守在家,妻子却担心丈夫夜间一人拉运安全,坚持跟车,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一幕。

夫妻二人一直在向我道谢,看着他们的笑容如此真挚,我本来平静的心乱了,不知怎的眼里也有热流涌动。送走了那对夫妻,我不由感叹,人世间最美的情愫,就在生活中的每一个瞬间。时至今日,我早已忘了他们的样貌,可那样真挚的笑容一直浮现在眼前,陪我渡过了后来的每一个夜班,温暖了初到单位的我。

责任编辑:王轩尧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0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