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

​《都市挣扎》中的逐梦之旅

作者:张家祯

发布时间:2020-08-27 08:29:14

来源:陕西日报

剧中林夕与其他年轻人一起在都市挣扎的场景。

“元宵佳节小正月,皂角树要发新芽。耍龙灯,踩高跷,扭秧歌来耍热闹。娃娃们高兴放鞭炮,姐妹们的欢乐在眉梢……”8月18日晚,在细腻的曲调、优美的旋律声中,大型眉户现代戏《都市挣扎》在咸阳市民文化中心举行汇报演出。该剧是咸阳市委宣传部与咸阳市文化和旅游局倾力打造推荐参评陕西省第九届艺术节的重点剧目,由编剧阎可行根据韩晓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陕西省咸阳市民众剧团排演,青年导演王化武执导。

该剧以出生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几个青年男女由乡村到县城、由小县城到大城市的打拼经历为基础,通过“文化打工”这一族群对于社会经济文化生活的多棱折射,展现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社会各阶层的挣扎沉浮和奋斗历程,表现了他们追求爱情、追求梦想,在都市打拼的奋斗史、心灵史、命运史。整部剧以主人公林夕的逐梦之旅为主线,重点展现了林夕为实现梦想隐忍坚守的可贵精神。

向往都市 追逐梦想

《都市挣扎》这部剧一开始便呈现出元宵佳节的热闹景象。林家湾的农家房前,皂角树旁,大家正在欢度佳节。“不能只是唱呀跳呀的,姐妹们,我们都是在这棵千年的皂角树下长大的,如今呀,应该离开皂角树去外面看看,看看外面的世界。”主人公林夕的一席话让剧情有了转变。林夕希望走出山沟,去都市打拼,实现自己文学梦的提议虽然不被她的丈夫秦文斌认可,但秦文斌通过思想斗争,依然选择辞掉镇上的工作陪妻子去都市打拼。

“都市挣扎两年整,不怕酷暑与严寒。且将理想化行动,林夕敬业显痴情。”伴随着一段悠扬的唱腔,场景变换,时间来到了两年后。在《泾水文学》杂志编辑部,副总编路子帆对林夕有了爱慕之意,林夕极力回避。秦文斌对林夕产生误解,使夫妻感情出现隔阂,秦文斌离家而去。泾水文学杂志社因为读者锐减而被迫停刊,林夕失业。此时的林夕,受尽了生活的折磨,有了退却的想法。然而,在父母的极力支持下,林夕在困难中坚持创作长篇小说《梦》,并且加入新的杂志社工作,生活逐渐出现了转机。

场景再次回到林家湾林夕家门前的皂角树下,林夕返回老家看望误食落果中毒的女儿瑶瑶,也遇到了同样返回老家的秦文斌,夫妻矛盾化解,重归于好。在不懈的努力下,林夕最终出版了她的长篇著作《梦》,梦想得以实现。

剧中人物奋斗的故事,使观众从中看到自己或者周围亲戚、朋友的影子,让人在感触和反思的同时受到激励。

眉户特色 都市特点

面对理想,面对生活的重压,年轻人该如何选择。《都市挣扎》借助林夕的生活历程,通过林夕努力实现梦想的故事,鼓励更多年轻人克服困难,不断前行。

在剧本的设计中,如何向观众表达剧中人物细腻情感的同时,让这部戏好听、好看、好记,眉户现代戏《都市挣扎》给了大家答案。“首先,从风格样式上我希望这部戏出来以后,让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回归到戏剧剧场,来感受传统戏曲的魅力。另外通过戏的音乐来表达主人公内心的情感,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这都是我想做到的。希望这部戏让更多的年轻人感受到奋斗的历程和创业精神,从而受到激励和启发。”王化武说。

阎可行不仅担任编剧,也是这部戏的作曲者之一。他说:“这部戏的音乐是我和陕西省戏曲研究院青年作曲家阎岩共同创作的。在着手创作音乐的时候,导演王化武就对这部戏的音乐有明确的要求,唱腔必须有浓郁的眉户特色,音乐部分必须体现都市特点。当然现在看来,这也正好是这部戏音乐的亮点。”

两年多的排练,台前幕后近百人的努力,《都市挣扎》汇报演出十分成功,观众好评如潮。“《都市挣扎》戏剧在解读原著基础上,对作品中人物故事的线索、人物的性格以及小说语言都做了进一步的提炼和加工。对于许多从农村走向城市的人,如何去认识城市文化,如何不去拒绝农村文化,如何在这二者之间作出理想与现实的理智选择,都是一个很好的借鉴。”咸阳市作协原主席杨焕亭说。

咸阳师范学院副教授王薇说:“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文化传承以及文化创新的作品,因为小说阅读的受众可能是一些文学青年,通过这个眉户现代剧,能够吸引更多人爱上戏剧。”

讲述逐梦 笔触感人

一部成功的戏剧的创作背后离不开小说的原型。8月23日,记者见到了长篇小说《都市挣扎》的作者韩晓英,她向记者讲述了小说背后的故事。

阅读、写作、坚守梦想,韩晓英经历了近20年的沉淀,历经3年完成了38万字的长篇小说《都市挣扎》。提起那3年,韩晓英十分感谢自己的一股冲劲。“我那时候专门申请当了报社的夜班校对,每天白天坚持写作,少则3000字,多则8000字。爱人在外地工作,我自己带着女儿。女儿那时年纪比较小,不肯一个人睡。为了不影响创作进度,我只好让她趴在我背上睡,背着孩子写作是常有的事。”

这部小说原名为《潮》,韩晓英把小说分为潮生、潮起、潮涨、潮涌、潮落5个部分来写。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星阅读完小说初稿后,为小说起了一个更具体且有时代意义的名字——《都市挣扎》,并给予了这部小说高度评价,他称这部小说是“一代文化打工者的命运和心灵写照” 。

小说出版后,韩晓英把书送给了认识多年的好友阎可行。“创作这个剧本不是任务,我觉得小说内容是很好的戏剧题材。”阎可行说,剧本从构思到写稿到现在已经4个年头,直至演出,共写了13稿。

长篇小说《都市挣扎》出版之后广受好评,在一定层面上来说,《都市挣扎》也是作者的逐梦之旅。(记者 张家祯文/图

责任编辑:同海怡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0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