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

牢记谆谆嘱托 奋力谱写陕西新时代追赶超越新篇章

走,乘东风,到大西北去!

——航空工业西安飞行自动控制研究所西迁记

作者:吕扬

发布时间:2020-08-18 08:32:25

来源:陕西日报

20世纪50年代中期,随着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实施,旨在改变一穷二白面貌的工业建设在全国大规模展开,开发建设大西北形成热潮。一批来自各行业的西迁人远离故乡、不计名利扎根大西北,为陕西、为西部、为国家的经济恢复发展和共和国的不断壮大作出了重要贡献。

西迁,这个因特殊年代而诞生的词语,诠释着西迁人爱国、忠诚、奋斗、奉献的故事,挺起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坚毅不屈的脊梁。60多年过去了,西迁人扎根黄土地,枝繁叶茂,创业奋斗的精神薪火相传。航空工业西安飞行自动控制研究所便在这股西迁洪流中,默默为国家航空国防事业奉献着。

哪里有事业,哪里就是家

今年4月22日,航空工业西安飞行自动控制研究所,这个被叫作618所的院内因为一个消息显得有些不比往常。

这天,习近平总书记专程来到西安交通大学考察,和西迁老教授亲切交谈。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西迁精神”的核心是爱国主义,精髓是听党指挥跟党走,与党和国家、与民族和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具有深刻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习近平总书记对‘西迁精神’的充分肯定,让我们感到无比自豪和振奋。”618所负责人说,西迁60多年来,618所几经搬迁,扎根陕西,创新开拓,哪里有事业,哪里就是家,618所航空人没有辜负党和国家的期望!

“走,乘东风,到大西北去!”已经83岁的王德金老人依然记得1958年从北京西迁时,同志们在单位贴出的这个标语。

“在北京的时候,我们在德胜门里二机部四局院内的一栋楼里办公,环境非常好,雕梁画栋,小桥流水,我记得水里还有很多鱼呢。”618所首任所办主任王德金回忆说。

618所的前身是二机部四局航空仪表设计室(代号为第三研究设计室),主要负责独立自主开展军用飞机的航空仪表设计工作。设计只有和工厂紧密结合,不断试验才能制造出合格的产品。此前,在兰州费家营,一个代号242的工厂也刚刚建起。在“通过试生产,促进建厂任务迅速完成”的指导思想下,1958年12月,四局决定仪表设计室全体迁往兰州,与242厂结合,以加速研制工作。

“接到西迁通知,大家都是无条件服从。那时,人们只有一个想法,国家需要我们到哪里,我们就在哪里安家。”王德金充满自豪。

“刚开始的时候,242厂在河滩地建的厂房,周围一棵树也没有,刮起风来风沙打在厂房玻璃上,唰唰直响。” 81岁的刘纪民老人回忆说,那年,他毕业去北京单位报到,被告知要去兰州实习。“到兰州报到时,242厂有人告诉我说,还实习什么呀,你们单位都迁过来了。”刘纪民笑着说,每一个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没有理由不去报效国家。

和刘纪民有同样经历的还有詹毅和王家骏。他们毕业后分到了第三研究设计室,满怀喜悦地订好了去北京的火车票。

“还没有上火车,就接到通知让我们直接去兰州报到。”詹毅说,“我和王家骏到了兰州,却找不到单位,打听了几个政府部门也不知道。经过一番周折,我们想到去邮局查查自己的档案寄到哪里了,才知道档案寄到了242厂,这才算找到了单位。”

从“一张白纸”到自主设计制造

那时,兰州的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每人每天只有7两粮的定量,但是大家仍在加班加点工作,加班时捧着一杯开水充实自己空虚的胃,工作劲头一点都没减。采访中,老人们回忆着。

“当时,生活的艰苦程度是今天的人们无法想象的。” 杨凤英和爱人李树桐接到西迁兰州的通知后,将6岁半的儿子、3岁半的大女儿和1岁半的小女儿交给婆婆,把被子、枕头和几身换洗衣服打成背包,义无反顾出发了。“后来,我们又迁到阎良。安顿好后,婆婆带着三个孩子就过来了,小女儿见了我还叫阿姨呢。”杨凤英笑着说。

那时中国的航空工业机载仪表专业还是“一张白纸”,硬是让他们蹚出属于自己的路。

“当时不少国外引进的产品都很贵重,里面用的贵重金属多,比如说镍。但我们国家的稀有金属比较稀缺,我们就从实际出发,设计更适合的产品。”时永流老人回忆说。

“我参加的第一个项目是设计飞行模拟器的转台。当时外部环境不好,但我们没有停下研制的进度,一鼓作气做出来了。”提起多年前的项目,80多岁的老人王小培眼中仍闪耀着喜悦的光芒,“后来我们又做出了电动、液压转台,研究出了激光测角仪、数模测角仪。”老人如数家珍般谈起自己参与研究的一件件产品。

由于242厂有仿制驾驶仪的生产任务,加上工厂初建,缺乏搞科研的条件,房舍也十分紧张,第三研究设计室借住工厂的“半边楼”,住宿和工作都在一个房间。晚上睡觉,白天卷起铺盖就在床板上工作。在这种条件下,大家凭着满腔热血和报国热情,突破了技术瓶颈,硬是设计制造出了中国自己的飞机自动驾驶仪。

1959年6月,第三研究设计室调研后向四局提交报告。报告提出:“为使航空仪表研究设计工作能及时、快速的发展,为减少国家投资,利用阎良空军第十一航校搬迁后留下的大量房屋建筑,三室迁到阎良是适宜的,搬去就可开展工作。”

三次搬迁,多个行业第一

1960年毕业于北京航空工业学校的汪德才,因学习优秀,毕业当年被学校领导挽留留校任教。但在四个分配选项中,他把留北京作为第四志愿,第一志愿选择了去兰州费家营。

“我都买好火车票了,却没有去成兰州,而是直接去了阎良。那时候,大家都铆足了劲头,想着早一点拿出产品,建设空军。”汪德才说。

1974年,首都机场要安装引进国外的飞行模拟器,汪德才奉命带队去北京完成安装调试。刚开始,一切还都顺利,后来外方技术专家说中国的电源系统不合格,需要再买他们的电源系统。

“你说不合格就不合格了!”汪德才他们没被牵着鼻子走,找来国内相关专家做了多次测试,发现中国的电源系统各项指标都合格。于是便向上级汇报,与外方开始谈判。

“谈判前,上级领导给我们打气——中国人要有中国人自己的气派!”汪德才回忆着当时的情景,“那次谈判,赢了。不用再买他们的电源系统,也给国家省下了外汇。”

时光荏苒,60多年过去了,在黄土地上扎根的西迁大树已然根深叶茂,几度春秋,岁月沧桑,当他乡已经变成故乡,那些乡音未变却鬓发皆白的人们依然初心不改。

随着阎良所区人员不断增加和科研生产能力的不断发展,为了适应国家航空仪表、自动器研制工作的发展需要,从1965年7月开始,618所陆续迁入户县李家庄,工作条件也越来越好了。

从1958年至1965年,从北京到兰州到阎良再到户县,从设计室到研究所,从十几人到上千人,从几台设备到上百台设备,前后历时8年,完成三次大规模的搬迁,618所人克服重重困难,创新和创造了机载行业的多个第一:先后研制出新中国第一套自动驾驶仪621自动驾驶仪、新中国第一套机载全状态惯性导航系统523惯性导航系统、新中国第一台高精度液压三轴飞行模拟转台664A,先辈们为祖国的航空事业奉献了最美的青春年华。

如今,618所已是一所三地的运行模式,拥有先进的导航、制导与控制技术研发能力,今年的产值即将突破60亿元。618所工作环境的变化,也正是共和国几十年来不断发展强盛的真实写照。记者 吕扬

责任编辑:袁梦初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0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