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陕西

地理 | 定边 盐马古道续华章(上篇)

——陕西日报记者走进“一脚踏三省”之陕宁蒙(上篇)

作者:姚志伟 张校峰

发布时间:2020-07-14 08:38:09

来源:群众新闻

在“一脚踏三省”的地点寻找中,记者发现定边是一个特殊的地方:我省“一脚踏三省”的地点在这里竟然有两处——位于定边南的陕甘宁交会处和位于定边北的陕宁蒙交会处。为此,记者不得不在这里多做停留,深入了解这片奇特的土地。

公元1042年,北宋陕西经略安抚招讨使范仲淹,以“底定边疆”之意,将地处陕西西北的这片土地命名为定边。当时,这里有一个更能反映其特色的名字:盐州。

作为陕西唯一的湖盐产区,早在秦汉时期,定边就开始了盐业生产。盐要行销到各地就要有马。由此,南来北往的客商不仅让这里拥有了“旱码头”的美誉,更催生了中国历史上早期的盐马古道。

如今,昔日的边疆早已成为内地,盐马古道也已成为美丽的传说。在改革开放大潮中实现完美蝶变的定边县,秉承着昔日的荣光,再一次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奋力书写着新时代的华丽篇章。

陕宁蒙交会处的别样风光。本报记者 姚志伟摄

A 2200大洋买来的土地

8月14日上午,从定边县城出发,驱车一个多小时,在白泥井镇金伊湾村党支部书记韩岗的引导下,翻过一道铁丝网,在一片荒沙滩中,记者终于见到了陕宁蒙三省区的界碑。那一刻,手机定位软件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东经107度38分,北纬37度51分,海拔1325米。

由于是三省区界碑,所以整个界碑被设计成了三棱柱样式,三个碑面上分别刻着“陕西”“宁夏”“内蒙古”及“国务院2014年”字样。界碑高约70厘米,底座上刻着所处的位置及管理单位:陕西一侧标注的位置是定边县白泥井镇,宁夏一侧是盐池县花马池镇,而内蒙古一侧则是鄂托克前旗城川镇。

“界碑陕西一侧所在的具体位置是定边县白泥井镇金伊湾行政村韩忠场自然村。这个地方是我爷爷韩忠在1942年从一个内蒙古人手上买来作为牧场的,花了2200大洋。当时实行的是‘地随人走’政策,因为我爷爷是定边人,所以这个地方也就成了陕西的土地。”韩岗说。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韩岗特意从家里拿来了当年的地契。这份立于1942年7月14日的契约上,卖地人、卖地原因、所卖地的范围,买地人、所买地价、说合人、中间人、代笔人等信息都写得清清楚楚。契约还特别注明:“当面钱地两过,并不短欠,其中再无别言,此系两情意愿,亦无反悔。”

与韩忠场村紧邻的两个村子,分别是宁夏的郭记沟村和内蒙古的麻黄套村。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3个村子之间来往非常密切。“村里50岁左右的人,有将近一半是和那两个村子的人结了婚。就拿我们家来说,我妹子嫁到了郭记沟村,而我嫂子和弟媳都是麻黄套村的。”韩岗说,“那会儿交通不便,生活条件也不好,所以就近娶亲是常有的事。”

不过,随着现代农业在村里的大面积铺开,现在韩忠场村村民的日子早已今非昔比,去年村民人均纯收入超过了3万元。今年58岁的村民韩举家里有将近900亩耕地。2012年,他注册成立了定边县荣富家庭农场后,购置了拖拉机、收割机、旋耕机等农业机械,安装了指针式喷灌设施,基本实现了从种植到收获的全程机械化作业。去年,他的家庭农场毛收入超过了50万元。“我家有6个劳动力,没有这些现代化农业机械的时候,我家连100亩地都种不过来,而且辛苦一年,到头来也就勉强维持个温饱。”韩举感慨地说。

日子好了以后,韩忠场村的年轻人择偶的目光也就不再局限于相邻的两个村子。不过,3个村子之间的联系并未就此中断。“每年我们村干部之间都会联络三四次,互相学习好经验、好做法。”韩岗说,“目的只有一个,让村民的日子过得更好!”

B 一个小镇走出两位响当当的人物

如果将定边县比作戍守三秦西北大门的一位威风凛凛的将帅,那么绵延万里的长城恰如束于将帅腰间的一条玉带,而韩忠场村所归属的白泥井镇,就是镶嵌于这条玉带上的一颗耀眼明珠。

“白泥井镇历史悠久、人文厚重,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在此生存繁衍。这里继承了草原游牧文化、边塞军旅文化以及匈奴文化、西夏文化的基因。”《白泥井镇志》主编之一、定边县作协副主席蒋峰荣告诉记者。

据他介绍,2000年之后,白泥井镇开始大力发展现代农业,目前已经建成国家级现代农业科技园区1个、省级现代农业科技园区5个、市级现代农业科技园区4个,白泥井镇被原农业部命名为全国一村一品示范镇,被陕西省政府整镇确定为现代农业示范区。

除了蓬勃发展的现代农业之外,最让白泥井人感到自豪的,当数从这里走出去的两位响当当的人物——石光银、史贵禄。

今年66岁的石光银是白泥井镇四大号村人,从小在沙窝里长大,饱受风沙危害。1984年初,国家鼓励个人承包治沙的政策出台后,他毫不犹豫地带领妻儿把家搬到沙区,和乡政府签订了承包治沙3000亩的合同,成为全国农民承包治沙第一人。如今,经过34年的艰苦奋斗,石光银累计承包治理荒沙25万多亩,在毛乌素沙漠南缘筑起了一道长50余公里、宽6公里的绿色屏障。由于在防沙治沙事业上取得了杰出成就,石光银先后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全国治沙英雄、全国绿化十大标兵、全国绿化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2012年,石光银光荣地当选党的十八大代表。今年,他又当选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和石光银相比,出生于白泥井镇海子梁村的史贵禄要年轻许多,今年刚刚53岁。为了摆脱贫困,1981年,年仅16岁的史贵禄拿着借来的13元钱,独自一人开始了艰辛的创业之路。经过30多年的拼搏进取,他所创办的陕西荣民集团目前已经发展成为覆盖现代服务业、冷链物流、融资租赁、国际贸易、金融控股等领域的全国著名民营企业,累计上缴国家税费近百亿元。而史贵禄本人也先后当选为第十一、十二、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并担任了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陕西省工商联副主席等职务。

一个普普通通的农业小镇,居然一下子走出了两位享誉全国的人物,用人杰地灵赞之实不为过!

C “长城博物馆”的长城情

从定边一路向西,用不了一个小时,就来到了素有“西北门户、灵夏肘腋”之称的宁夏回族自治区盐池县。

宁夏回族自治区盐池县境内的明长城遗迹。本报记者 姚志伟摄

盐池县北部地区地势平坦,有草原、盐湖,既可农耕,也可放牧,还可凭盐之利,所以自古是中原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相互争夺之地。为了防御游牧民族袭扰,历史上多个朝代在盐池境内修筑长城。千百年后的今天,在盐池仍可寻见的长城遗迹共有4道,分别为隋代长城1道,明代长城3道,总长度259公里。目前保存较为完整的隋长城在全国已不多见,因此,盐池县也被民间学者誉为“长城博物馆”。

“从修筑材料上来说,盐池的长城是用黄土夯筑的土长城。和北京八达岭用砖石修建的长城相比,土长城的修建难度要更大,这使得盐池的土长城具有一种独特的魅力。由于土长城很容易遭受风雨等侵蚀,再加上战乱和灾难等不可抗拒的因素,盐池的长城能保留到今天实属不易。”8月21日,盐池县委史志办主任党英才告诉记者,“除了长城本身外,盐池县境内目前还分布有明代城堡十几座、关楼1座、战台1座、烽火台138座,它们与长城共同构成了明代宁夏镇与延绥镇之间长城沿线较为完整的军事防御体系。”

为了更好地宣传和保护境内的古长城,2014年9月,盐池县成立了长城保护学会。“实际上,早在10多年前,县上就已出资将境内所有长城遗迹用铁丝围栏保护了起来,防止人为破坏。长城保护学会成立之后,又先后举办了长城认领保护、穿越长城徒步赛、明长城山地车全国邀请赛等活动,让更多人了解盐池县境内的长城,并加入到长城保护的行列中来。”盐池县长城保护学会副会长张立宪说。

除此之外,2013年,盐池县还投资4700多万元,着手建设占地面积约5200平方米、布展面积达3400平方米的长城博物馆。目前这座博物馆的主体已经完工,正在布展,即将与世人见面。

D 绿色草原兴起红色旅游热

在陕西,定边县毫无疑问是面积较大的县区之一,6920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让陕西绝大多数县区羡慕不已。不过,与其紧邻的内蒙古自治区鄂托克前旗相比,定边就是“小巫见大巫”了——鄂托克前旗的国土面积1.218万平方公里。

内蒙古自治区鄂托克前旗新修建的三段地革命历史纪念馆。本报记者 姚志伟摄

位于鄂尔多斯市西南部的鄂托克前旗,于1980年从鄂托克旗分设建旗,境内草原、湿地、沙漠、河谷等旅游资源非常丰富。“近年来,我们旗围绕这些旅游资源,大力发展旅游产业,已经陆续建成了3个国家4A级旅游景区和2个国家3A级旅游景区。”8月23日,鄂托克前旗文化旅游广电局产业股股长张茹说。

在大沙头生态文化旅游区,负责人水淼告诉记者,作为一个以沙漠体验为主题的4A级景区,每年七八月都会有很多宁夏、陕西等地的游客来这里游玩。他高兴地说:“今年游客尤其多,截至目前已经突破14万人次,比往年全年的人都多!”

除了丰富的自然生态旅游资源,鄂托克前旗还是革命老区。伊盟工委、三段地工委、城川民族学院等都在此进行过革命斗争。这里不仅有诸多动人的革命传奇,还有许多宝贵的革命遗存和旧址。去年,鄂托克前旗依托红色革命遗址,按照建设“面向全国的民族干部培训教育基地”“西部一流的党性培训教育基地”的定位,开始实施以延安民族学院城川纪念馆和城川民族干部学院为核心,包括王震井等6个红色教学点在内的项目建设。

鄂托克前旗三段地镇,被誉为“草原上的延安”,是中国共产党开展蒙古民族工作的桥头堡,也是陕甘宁边区的北方门户和重要组成部分,在这里成立的三段地工委,更是中国共产党在少数民族地区开辟最早的革命根据地之一。去年5月,三段地革命历史纪念馆建成并免费对外开放。记者在纪念馆里看到,整个展览分为“红色政权”“团结抗战”“投身解放”三大部分,以浮雕、展板、实物陈列的形式,集中展现了三段地革命根据地的光辉革命历史。

“充分利用这些红色文化和革命遗址发展旅游,不仅能带动地方经济增长,在保护文物古迹、开展爱国主义和民族团结教育、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等方面,还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张茹说。

责任编辑:刘芊羽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0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