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生活

历史 | 《幽梦影》:300多年前的“微信朋友圈”

作者:阮国华

发布时间:2020-06-30 09:04:27

来源:群众新闻

《幽梦影》的创新性从网络时代的眼光来看,与今日的微信朋友圈十分相像。正文是原创,下面排列的是文友们即兴畅所欲言的评论。除了没有点赞图像,完全是一组微信朋友圈的格局。

image.png

康熙初刻本《幽梦影》 陆云士曰:临川(指汤显祖)谓“想内成,因中见”与此相发。

清康熙年间,安徽歙县人张潮的著述中有《幽梦影》一部。此书后来被收入《古今说部丛书》时,编者因其文体形式独特,而将其标目为“清供”。“清供”一般指的是案头清雅的蔬菜摆设,得此标目是因为此书所辑均系随兴而得的“清言隽语”。随感格言式的著述明末清初已多有出现,如屠隆之《娑罗馆清言》、陈继儒之《小窗幽记》即其中佼佼者。但是张潮的《幽梦影》却有新的创造,从网络时代的眼光来看,它的格局与今日的微信朋友圈十分相像。兹举其一组为例:因雪想高士,因花想美人,因酒想侠客,因月想好友,因山水想得意诗文。弟木山曰:余每见长一技,即欲思之,虽至琐屑,亦不厌也。大约是爱博而情不专。曹冲谷曰:我于雪月花酒山水诗文之间,无时不想美人也。张竹坡曰:多情语,令人泣下。尤谨庸曰:因得意诗文想心斋(张潮号心斋居士)矣。李季子:此善于设想者。陆云士曰:临川(指汤显祖)谓“想内成,因中见”与此相发。

正文是张潮的原创,下面排列的是文友们即兴畅所欲言的评论。除了没有点赞图像,完全是一组微信朋友圈的格局。在《幽梦影》中,除张潮220则原创外,另有112人参与发表了512条评论,共形成220组纯文字型的“微信朋友圈”。在那无网络的时代,这种“微信朋友圈”是如何形成的?

《幽梦影》原为康熙年间寓居扬州的著述大家张潮的格言语录之结集。结集后便在扬州文友中广为传阅,传阅者随兴置评。待到重新编辑出版,《幽梦影》已成为了由张潮语录与文友评论组成的著作。

这个“微信朋友圈”中,参与者大都是科场失意旅居扬州的文人。他们在扬州这个景物秀丽、文脉深远、工商业发达又偏离政治中心的地方找到了一片畅情之地。他们抒发性灵,互赠著述,经常聚谈宴饮。《幽梦影》为后世留下了值得注意的特色和内涵。

扑面而来的特色是真率由衷,直抒胸臆。在《幽梦影》里,张潮顺应自己日常的所阅、所触、所思,信手拈来,形诸文字。同样,所有100多位参与评论者也都以好友式的坦诚,发自肺腑地谈见解、抒感受。如张潮“创新庵不若修古庙,读生书不若温旧业”一则之下,庞天池评论曰,“谒贵官不若访高士,精八股不如穷一经”,公开表示了对达官贵人和八股的蔑视;而顾天石则借题发挥,公开标举了自己的阅读好尚:“唯《左传》《楚辞》、马、班、杜、韩之诗文及《水浒》《西厢》《还魂》等书,虽读百遍而不厌,此外皆不耐温者矣,奈何?”在他认可的经典中是把所有正统经书排除在外的;而《水浒》《西厢》《还魂》等在当时多有离经叛道色彩的作品则被视作阅读经典。王安节更借题发挥:“今世建生祠,又不若创茅庵”,公开以隐逸否定名教。

在《幽梦影》中,评论者与原创之间、评论者与评论者之间互相补充、相互生发,做到了“言恢之而弥广,思按之而愈深”。如张潮曰“楼上看山,城头看雪,灯前看花,舟中看霞,月下看美人,另是一番情境”。江允凝在评论中补充曰:“黄山看云,更佳”。毕右万推展曰:“雨后看柳,觉尘襟俱涤”。尤谨庸生发曰:“山上看雪,雪中看花,花中看美人,亦可”。又如,张潮曰:“一日之计种蕉,一岁之计种竹,十年之计种树,百年之计种松”。这本是对大自然物种之生命周期的描述,周星远却就此引申曰:“千秋之计,其著书乎?”而张竹坡则将谈论主题提升到更高处:“百世之计种德”。

《幽梦影》朋友圈中留下了许多生活审美化和审美生活化的篇章。首先,充溢着对自然美的品识和玩味。张潮曰:“春听鸟声,夏听蝉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声,水际听欸乃声,方不虚此生耳”。张竹坡生发曰:“久客者,欲听儿辈读书声,了不可得”。又如对声音美的欣赏,张潮提出,“凡声皆宜远听,唯听琴则远近皆宜”。王名友的评论谈得更为具体入微:“松涛声、瀑布声、箫笛声、潮声、读书声、钟声、梵声皆宜远听;唯琴声、度曲声、雪声非至近不能得其离合抑扬之妙”。庞天池则推展开去,论色之欣赏:“凡色皆宜近看,惟山色远近皆宜”。一组“微信朋友圈”竟成了一部声色鉴赏的美学专论。

《幽梦影》朋友圈中还十分注意做人原则、人际关系的探讨。张潮曰:“傲骨不可无,傲心不可有。无傲骨则近于鄙夫,有傲心不得为君子”。吴街南补充道:“立君子之侧,骨亦不可傲;当鄙夫之前,心亦不可不傲”。在谈到自己的人生底线时,张潮曰:“为浊富,不若为清贫;以忧生,不若以乐死”。李圣许进一步阐发道:“顺理而生,虽忧不忧;逆理而生,虽乐不乐”。有时,他们很细致地讨论如何处理人际关系、如何交友。张潮曰:“对渊博友,如读异书;对风雅友,如读名人诗文;对谨饬友,如读圣贤经传;对滑稽友,如阅传奇小说”。张竹坡予以肯定:“善于读书取友之言”。在他们的眼中,不同的朋友成了不同的学习对象,这也正是其朋友圈形成的基础。

来源:报刊荟萃

责任编辑:贾佳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0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