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心声

散文 | 老储

作者:周文治

发布时间:2020-06-30 09:01:19

来源:群众新闻

老储家我去过几次,每次在屋里转一圈,就赶紧出来了。和老储交谈,只能站在门口。屋里孩子的脏衣服随处乱扔,生活用品和杂物、垃圾堆在一块。即使是想坐下来,找个地方都难,满屋散发着一股臭味,实在让人受不了。

我记得第一次去老储家,是和驻村第一书记老魏联系的志愿者一块去的。当时,志愿者忙着给孩子洗脸、换衣服、拍照,其乐融融。大家都在忙的时候,楼上栏杆内靠墙坐着的一个女子引起了我的注意。她头发凌乱,把碗放在膝盖上,只顾埋头吃饭,对楼下发生的一切充耳不闻。后来,志愿者要给她换衣服,在老储的呵斥声中,女子才跌跌撞撞地走下来,对着大家傻乎乎地笑着。志愿者给她试衣物,她像个木偶一样任人摆弄。这是老储的儿媳妇,患有精神残疾。而一个衣着不整的男子站在墙角,表情木讷,不说一句话,这是老储的儿子。

老储家的情况,我多数是从老魏那知道的。老储今年68岁,有一儿一女,31岁那年妻子因病去世。他不仅要照顾孩子,还要经营镇上的土特产店。儿子20岁那年,忽然不省人事,在医院救治了半个月,被确诊为脑膜炎。除了简单吃饭穿衣能自理外,其他事情需要老储指挥才能完成。在这种情况下,老储不但没有丢掉生意,还盖起了楼房,添置了冰箱和摩托车。女儿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有人牵线给孩子成了家。

老储在60岁时做了一件令邻里乡亲不解的决定,他觉得儿子除了智障外,身体没有问题,便自作主张给儿子娶了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子。这对夫妻生活都无法自理,却生下了三个孩子。虽说孩子是儿媳妇生的,可喂养照料都成了老储一个人的事。

农村人居环境是脱贫攻坚工作的重要内容和考核指标。老储的家在桃花谷景区里,他家的环境卫生是个大问题。包扶干部掏钱雇人帮老储打扫卫生,但没过多久,又恢复原状。

我们一次次地去老储家做思想工作,甚至给他女儿打电话,让她来协助料理家务。我起先不知道老储还有个女儿,后来经过深入交流才弄清楚,他女儿一家早已在镇上分家另过了。老储没有细说,只是说他的养老由女儿负责,家里现在这种情况,还是先不靠她了。我理解老储的苦衷,把三个孙女拉扯大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哪还顾得上讲究环境卫生。

每次下乡见到老储,不是在灶房忙着做饭,就是怀里抱着最小的孙女在喂奶。小孙女脸上脏兮兮的,手里抱着一个奶瓶,穿着尿不湿,估计是湿透了,看起来鼓囊囊的。

有村民说,老储这是何苦呢,自己受罪,还要害别人!老储似乎有些委屈,一改过去唯唯诺诺的样子,嘴里嘀咕了一句,像是反驳:“我过去不也是一个人扛过来了!”随后的日子,我总是不自觉地想起老储和他家的事情。

一个下雨天,我和包扶干部再次来到老储家。这一次,我们聊了将近一个小时,耐心地给老储讲解脱贫政策。老储告诉我,三个孩子都很健康,老大上了幼儿园,享受了教育救助政策。令我特别高兴的是,老储的儿子被一个亲戚带到西安干活去了。老储说:“娃虽然脑子不灵光,但是干体力活没问题。”我们提出给那个亲戚打电话,看能不能开个务工证明,娃可以享受务工补贴。老储竟然推让不止,说:“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们,有啥困难我也会挺过去的!”

老储的话给了我信心。我也给老储宽心:“目前不就是个卫生问题嘛,咱一起努力解决。”

临走时,老储抱着孩子站在门口,一直笑着大声喊:“看娃给你们招手再见呢!”老储的儿媳妇也笑嘻嘻地给我们不停挥手。我撑着雨伞,也对着他们连连挥手,等转过身,忽然觉得眼睛湿润了……

责任编辑:邵林喜

更多资讯,下载群众新闻

  • 陕西新闻

    编辑推荐

    娱乐星闻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20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