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媒网>>地市频道>>西安

翻开60年的日记

——写在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成立60周年之际

作者:王瑛

2018年10月10日13:43

来源:陕西传媒网

陕西是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从石器时代至周秦汉唐,再到晚清民国,这块土地上的人和事都对中国历史的发展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丰富的文物遗存是陕西人引以为豪的文化资本,也是历史赠予陕西的珍贵礼物。而“礼物”的发掘离不开一代又一代陕西考古人的艰辛付出,他们用手中的小铲和相机,不断填补着历史的留白。2018年10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迎来了60周岁的生日,一个甲子轮回,沉淀了太多记忆,让我们一起翻开这60年的日记......

60年代发掘西乡李家村遗址

仅有四名工作人员的考古所

“当时在西北大学,只有四个历史系的学生,考古所就成立起来了。”78岁的吴镇烽曾任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党总支书记、研究员,是陪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时间最长的人之一,他参与主持了多个大中型考古的发掘工作,作为商周青铜器研究方面的专家,其学术成就在全国文博考古界有很大影响,被誉为“自学成才的大家”。谈起60年前的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他感触最深的是----个人与单位同步成长。1958年10月,吴梓林、李诗桂、廖彩梁和刘昭豪,四名西北大学历史系的大四学生被提前分配工作,一块白底红字“中国科学院陕西分院考古研究所”的条牌悬挂在西北大学历史系的西门南墙上,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诞生了。

虽然正式对外办公,但成立之初,仅有四名工作人员,随后,中科院陕西分院分配了刘世贞等五名年轻人进入考古所,所长到任时,还没有办公室。为了考古所的发展,大家不断与上级部门协商,终于在1959年搬迁至位于西安市雁塔路9号的中科院考古所西安研究室办公大楼。办公地点确定后,人员力量开始增强,从1959年至1961年,先后有60人加入,这些新力量中有上级调拨的干部,有高校分配的大学生,也有像吴镇烽这样从社会招聘的年轻学员。“我那时候只是高中毕业,先下工地跟着有经验的老技工学基础技术,后来所里办了培训班请专家讲课,让我们所有职工参加。”为了让员工掌握系统的学科内容,考古所连续三年邀请各地专家前来授课,很多专家是当时业内领军人物,同时置办购买11万册图书资料,就这样吴镇烽和同事们通过培训班学到了丰富的专业知识,也为自己的事业发展提供了源动力。

70年代发掘秦始皇陵兵马俑

拉着架子车走一天才到工地

除了成长外,让老一辈陕西考古人最难忘的还有当时艰苦的工作条件。1960年10月,王学理与三名同学从西北大学历史系毕业后被分配进考古所的渭水考古队,“当年可没有专车,火车倒货车是常态,很多地方就是靠两条腿走。”有一件事给王学理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有一次我和同事去位于咸阳火车站附近的一处考古工地,本来可以坐火车,但为了给单位节约经费,我们就拉着架子车走着去,车上带着锅碗瓢盆和测绘工具,走了大半天才到北郊张家堡,买了碗开水就着馍吃,歇了会接着走,到河边坐船,好容易折腾到工地天都黑了,我俩敲开值班民工的工棚,才央求人家给做顿饭。”面对田野考古的简陋条件,他们并没有“天之骄子”的傲气,认为“这一行就是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困难时期,不但要克服交通带来的不便,吃不饱肚子也是经常遇到的。“做野外调查,有时候一天走五六十里,多的走一百多里,包里背着遗存标本,走到有人家的地方用粮票换顿饭吃,但遇到穷苦村落,村民也确实拿不出多少粮食,我们就吃不饱了。”攻苦食淡,不论客观环境如何变化,即使经历解散重组人员分流,初代考古院人都努力克服困境,完成了全省170余处古遗址、古墓葬的调查摸底,成立渭水、经水、汉水三个考古发掘队,对秦都咸阳遗址、邠县下孟村遗址、西乡李家村遗址等进行发掘,发表了一批考古发掘简报与报告,为后来的陕西考古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报告与专著

走出去与请进来

陕西考古人的脚步不仅只行走于三秦大地,在远方,历史留下谜题需要解答,同样能见到他们的身影。2018年是陕西文物考古援藏工作第34个年头,也是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建林与西藏结缘的第34年。1984年,刚刚大学毕业的张建林与7名陕西考古工作者组队,第一次走进了神秘的西藏,从那之后,他几乎每年都要往来于陕藏两地,最长的一次在西藏驻守2年4个月,“我们坐卡车去阿里,半路没地方加油,车上放着大汽油桶,我们就坐在汽油桶上。6月的青藏高原气候多变,一路上雪冲着人的脸飞,到了目的地脸都木了。”大概是常年进藏工作的原因,张建林的肤色偏黑,医生说他心动过缓的症状可能也与工作环境有关,西藏究竟有什么地方吸引他?“到了高原多少都会有不适,习惯就好,我们这一行就是这样,不能一有点不舒服就不坚持了,我对西藏有感情,能在那里追寻新发现是很有意义的事。”34年中,张建林与同事们一起完成了拉萨曲贡新石器时代遗址、古格王国遗址、阿里地区岩画与石构遗迹等项目的调查发掘工作。今年11月,他又要出发了......

据了解,从1984年开始的西藏自治区文物普查,是西藏文物考古工作全面展开的转折点,此后西藏文物考古工作取得了空前的丰硕成果,期间来自陕西的考古援藏专家承担了大量工作。仅1990年至1992年,陕西援藏专家与西藏业务人员共同完成了38个县的文物普查和2个重要寺院的专题调查,主持或参与编写文物志7本。不仅在西藏,近年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先后与日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意大利、德国、越南等10几个国家的众多科研机构建立了学术交流与合作关系。同时与越南、韩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家相关机构联合开展境外考古合作,打破了现代国家边境对文化造成的割裂与隔阂,将中国文明起源嵌入世界发展的脉络。

赴境外考古队员合影

考古不是“赚钱”的买卖

随着公众考古的兴起,越来越多的人将目光投向这个“神秘”的行业,“考古能带来什么社会效益?”这个问题,现任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院长孙周勇有话要说。“考古工作确实不会在短期内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的,它不是个‘赚钱’的买卖,但它对社会发展带来的影响是长期和深远的。”90年代毕业的孙周勇赶上了考古的黄金时代,这项工作渐渐走出了象牙塔,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考古院发掘了数以万计的文物,除了孕育了等一批蜚声中外的大型遗址博物馆,也通过考古为区域社会经济和谐发展,弘扬传统文化提供了重要的智力支持。”通过考古发现,发掘当地的文化资源,为经济发展提供助力,陕西考古人的默默奉献转化为看得见的社会成果。

目前,目前全院副高级职称以上研究人员43名、硕士以上学历者58人,拥有一批荣获政府津贴、“四个一批”、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百千万人才”、“万人计划”等各种荣誉或称号的知名专家学者。出版考古、文物保护报告及专著百余部,在国内外专业期刊上发表考古简报、研究论文2600余篇。内设部门18个,涵盖了史前、商周、秦汉、隋唐(西藏)、科技考古及文物保护等多个专业方向。同时,还设有考古发掘现场文物保护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是名副其实的人才宝库。

陕西省考古博物馆奠基

想象中的考古学既神秘又浪漫

“没有学习之前对于考古的印象,主要来自于电视节目如央视的《探索·发现》和一些并不专业的书籍,感觉考古学既神秘又浪漫,学了之后发现自己好幼稚。”作为最新一代的陕西考古人,1989年出生的王沛对自己的想法很坦诚,2016年博士毕业后,正式加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本以为工作时可以随心所欲的畅游在古今之间,但从见习开始,才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了。“考古学是一门严谨的实证主义学科,考古工作者也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潇洒自如,常常要经受野外条件发掘的艰苦和书斋内的静心钻研。”她坦言,在当今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下定决心,一生专注一件事是很难的,但通过两年的工作,看到前辈们将青春献给田野,没有自我歌颂,焚膏继晷,笔耕不辍,她也想将自己融入这支队伍,与老师们一起并肩前行,“没人给你讲大道理,在这样的环境中,自然被感染。”

王沛目前从事的是公众考古和陕西考古博物馆筹建的工作,这也是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下一步的重点工作之一,陕西考古博物馆选址南依秦岭,东邻千年古刹香积寺,建筑采用唐风、园林化设计,分设“一个展馆四个中心”,即陕西考古博物馆、科研中心、科技考古、信息中心和公众考古中心,为集科研、公众教育和社会服务为一体的重点展示考古学科发展史及最新考古成果的全国首座考古类专题博物馆,项目将于2018年年底正式破土动工,计划三年左右完成。

60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历经半个多世纪的成长,四代陕西考古人的接力长跑,如今这支队伍还在继续壮大,日记越来越厚,也许下一个60年,他们还会讲出更为精彩的故事,让我们拭目以待。(记者 王瑛)

(图片均由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提供)

(责任编辑:张娇娇)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18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