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媒网>>新闻频道>>社会万象

武汉小伙成功换脸 脸不幸烧变形被好心养母雪天捡回

作者:苏金妮 来源:武汉晚报

2018年09月12日15:01

  24岁襄阳小伙在武汉成功“换脸”

  9月11日,武汉市第三医院,烧伤科主任谢卫国小心翼翼地为赵雪成拆掉头上的白纱。对着镜子,24岁的赵雪成轻轻地触碰着自己的“新脸”。

  一年半以前,武汉市第三医院烧伤科团队为赵雪成制定了详细的“换脸计划”,历经小口开大、鼻再造、皮肤扩张等手术,这一天的拆线也宣告“换脸”成功。自幼脸部严重烧伤的他,今后将以全新的面貌迎接这个世界。

  脸不幸烧变形

  好心养母雪天捡回他

  1994年春节前夕,天空飘着小雪,来自枣阳农村的李先玉在湖北襄阳襄城岘山附近一桥洞底下,发现了还是婴儿的赵雪成。当时,他的小脸被烧得皮开肉绽,眼睛烂成“一条缝”,嘴也合拢不上了,整个五官几近模糊。

  “这么冷的天,孩子总不能活活冻死吧!”抱着这样的想法,李先玉捧起婴儿,小心翼翼地抱回了家。回到家后,丈夫赵立牛看到妻子怀中的婴儿,着实吓了一跳,心想这孩子凶多吉少,可能养不活了。李先玉说,快过年了,孩子怪可怜的,让他留下来过年吧。善良的赵立牛没想太多,同意了妻子的请求,还冒着风雪去药店买来了烧烫伤的药。

  1990年,李先玉从四川改嫁到湖北襄阳,离开家暴的前夫虽然让她重获幸福,但没能亲自养育自己的子女长大成为了她内心深处的痛。“我对自己的孩子一直很愧疚,有时候觉得自己很自私”,谈到与前夫的孩子,李先玉潸然泪下。正是这份亏欠,她愿意无怨无悔地收养饱受磨难的婴儿。

  手头仅有1000元 只能买药擦拭受伤的脸

  李先玉与现任丈夫赵立牛没有孩子,一起种大棚蔬菜,生活比较拮据。过完年,夫妻俩抱着孩子求医,打算送到当地医院治疗,却被高昂的费用吓了回来。医生说治疗孩子的脸至少得好几万,可他们手头的钱仅有1000元左右。万般无奈,夫妻俩只能去药店继续买药来擦拭孩子烫伤的脸。

  “因为他的眼睛、鼻子、嘴唇都被烧伤了,为他做点什么都要很小心。”李先玉告诉记者,擦药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有时候要花上好几个小时才能抹完整张脸。因为嘴唇烧伤,孩子不能像其他正常的婴儿一样吮吸奶瓶,夫妻俩每次泡好奶粉,就高举着奶瓶,一滴一滴地滴进他的嘴巴里。举到1岁多,他终于可以吃小口米饭了。

  夫妻俩给他取名为赵雪成:雪,即大雪天遇见的;成,

  是希望他平安长大成人。满满的寓意,真诚而温馨。

  因相貌可怕早早辍学 他帮父母捡破烂

  2001年,赵雪成7岁了,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因为烧伤后的瘢痕挛缩,他的五官挤成一团,很多学校怕吓坏其他小孩,不敢收他。辗转多地,才找到一家愿意接受他的学校。

  “鬼脸!好恶心!好吓人啊!”李先玉告诉记者,雪成因为相貌原因在班上经常被嘲笑,有时候甚至会被同学围着殴打,一年级还没上完他就辍学了。因为不肯去学校,李先玉第一次打了赵雪成,但那次打完之后既心疼又后悔。后来因为理解雪成,便没有强迫他再去学校。

  李先玉告诉记者,雪成长大后,慢慢地就知道自己与其他孩子不同。因为脸部畸形,他没有朋友,性格也越来越孤僻,有时候一整天都不说话。但是,懂事的他,知道家里蔬菜不好卖,经常默默地帮养父母一起捡废品。

  医护团队精心制定详细手术方案

  一年半走完换脸之旅

  2017年,60多岁的李先玉夫妇想着自己老了以后,雪成必须要独立面对社会,便下定决心给他“换脸”。

  2017年1月,李先玉带着仅有的5万元积蓄来到重庆某大医院。雪成接受了人生中第一次手术,医生对他的口周和眼睑做了修复。但是因为后续治疗难度大、经费严重不足,手术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2017年3月,夫妻俩又辗转来到武汉市第三医院烧伤科求医。以谢卫国为首的医护团队为赵雪成制定了详细的“换脸”手术方案。3月9日,考虑到患者的家庭困境,该院烧伤科通过华中烧伤妇儿基金为他争取了20万元的捐款。此外,医院还发动医护人员为他捐款了4万多元,并在手术费用上给予了最大程度的减免。

  3月13日早上,雪成迎来了在武汉的第一次手术——嘴巴小口开大术。由于口周烧伤后,周围的瘢痕挛缩引起了口唇的畸形,不仅影响了美观,而且影响语言和正常进食。这是“换脸”修复的第一步。术后,雪成只能吃流食或其他容易消化吸收的食物,直到伤口痊愈。

  5月17日,雪成的左右脸和额头分别打了扩张器,打入皮肤内的扩张器定期往里面注水,把皮肤慢慢扩张开。这一步为期一年多,目的是将好的皮肤扩张开,到最后替换掉脸上坏死的皮肤。

  2018年3月29日,在扩张器扩张皮肤的过

  程中,谢卫国团队还给赵雪成做了鼻再造手术。利用他鼻子上原有的疤痕组织和额头上的皮,以及一个鼻假体,为他做了一个全新的鼻子。

  8月30日,打入扩张器的皮肤已经扩张好,赵雪成迎来了“换脸计划”的最后一步——用前期扩张的好皮肤替换掉坏死的皮肤。术后,雪成脸上90%的疤痕基本上都消失了,只留下一些手术切口。

  “整个手术没有用辅助的人工皮,患者大部分的地方都是采用美容缝合,即皮内缝合,在切开疤痕的地方会有一些手术切口缝合。”当记者问及扩张的皮肤是否会在脸上留下手术疤痕,谢卫国说,目前患者皮肤的弹性还不错,但是半年后状态会更好。

  换脸宣告成功

  今后只需激光治疗手术疤痕

  “手术后,我们在医院住院这几天,雪成明显开朗了许多。”李先玉激动地告诉记者,自从做了手术,李先玉也解锁了讲话模式,有时候会主动与查房的医生护士说话,这对于有时候三天不讲一句话的他来说着实罕见。这一次的换脸,不仅换掉了他的“鬼脸”,更换掉了他郁郁寡欢的性格。

  2018年9月11日上午,因为父母在忙着农活,赵雪成一个人来到三医院拆线,记者跟随在旁,一起等待奇迹的诞生。谢卫国主任小心翼翼地为他拆掉头上的白纱,由于10天前才刚刚做完手术,手术留下的切口痕迹仍然有点明显。拆完白纱后,谢卫国用棉签在赵雪成的脸上涂上碘伏消毒。

  “手术切口留下的疤痕以后只需要定期来做激光治疗,慢慢地就会变淡。”谢卫国看着正在照镜子的赵雪成,让他不要担心这些疤痕。

  “我们一直鼓励雪成必须走出去,即使外貌并没有恢复到和正常人一模一样,他也应该勇敢的面对生活、面对社会。”谢卫国对记者说,“我们鼓励他能学习新知识新技能,适应社会,实现自我价值,也希望大家能对他有更多的包容和理解。”

  [对话]

  记者:现在拆完线心情如何?

  赵雪成:很开心,但尽量让自己平静。医生说做完手术要保持心情平静,才有利于伤口的恢复。一年半以来自己放下了很多,心态变了很多。每次手术之后,都会放松很多。

  记者:出院后有什么打算吗?

  赵雪成:最近玉米和芝麻成熟了,在家里帮爸妈收庄稼。等以后脸恢复得更好些,会出去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和父母。今年我24岁,是我的本命年,我要做更好的自己。

  从以前自卑到现在的开朗,从觉得自己被嘲笑到感到自己被呵护,从隔着窗户看世界到主动与人沟通……换一张脸,

  改变了赵雪成的人生。只愿他今后平安喜乐,活出自己美好的未来。

  文/记者苏金妮 通讯员周莉 陈舒

(责任编辑:车孟莹)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免责声明: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网只是转载,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稿酬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电话:029-82267154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18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