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媒网>>法治陕西>>三秦楷模

第三只眼看现场

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民警郑红军速记

作者:胡杰

2018年01月31日14:05

来源:陕西传媒网

几年前,秋末初冬的一天,西安市未央区一个公司老板的办公室被小偷光顾,保险柜里的现金,加上名烟名酒,损失三十多万元。看过现场,郑红军在卫生间窗前发了一会呆,然后指着对面楼说:“咱们去看看对面楼里那个房间。”同事就纳闷了:这边楼里发案,去对面楼干什么呢?

43岁的郑红军是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技术处现勘大队的大队长。现场勘察是一件最需要耐心和细心的工作,神经总这么绷得紧紧的,不是谁都受得了的。可从警校实习算起,郑红军在这一岗位已经干了23年。一件事儿干久了,就有点成了精的感觉。仿佛开了第三只眼,郑红军办案中,就时常有灵感袭来。比如这起案子。

发案地点位于一栋六层楼房的四层房间里,门锁完好无损,小偷应该是翻窗入室的。可是,楼下和楼顶,郑红军都看了,并没有攀爬痕迹。那么,小偷是从哪儿来的呢?

上楼、下楼的时候,郑红军就注意到,这栋楼与对面的一栋拆迁楼挨得很近。透过发案现场卫生间窗户,郑红军发现,对面楼的拐角那家,窗户上土很多,也没窗帘,不像有人在住。那么,如果从这个房间翻到案发现场,有没有可能?两个房间虽然位于两栋楼上,但距离不到两米。危险是肯定的,但也不见得没有可能。这样,郑红军就决定去看一看那个房间。

果然,对面楼里那个房间,还是毛墙毛地,没住人。可房间里有烟头,有脚印,还有放过纸箱子的印迹;窗台上也提取到了指纹。最终,从烟头提取到的DNA,比中了犯罪嫌疑人。两名犯罪嫌疑人都是惯偷,擅长高空作业。从这个房间钻进现场,他们俩一人递、一人接,把酒箱子弄到了拆迁楼里,完成了常人看来完全不可思议的盗窃行为。后来,民警串并案之后,连破了十几起入户盗窃案。

車有車路,馬有馬路。郑红军看现场,喜欢从足迹入手。一年冬季,高新区一家加油站的财务室夜里被盗,十几万元现金丢了。郑红军带人去了之后,发现嫌疑人是从隔壁一家农场打洞进来、作案后又原路返回的。循着足迹,郑红军穿过一个小树林,走过一条生产路,来到一条川流不息的大马路上。每到一个岔路,就需要反复勘查,才能发现新的足迹。就这样,他们追到了西三环旁一家歇业了的农家乐,终于发现了一只另一起案子里失踪的保险柜,以及遍地的啤酒瓶和烟头。通过足迹、指纹和从烟头、啤酒瓶上提取的DNA,民警抓获了这个来自铜川的全部七名盗窃团伙成员,破了很多案子。那么,从发案的加油站,追到最后的农家乐,郑红军追出了多远呢?足有八公里!

作为一名刑警,郑红军不光琢磨现场和足迹,也琢磨人,特别是与发案现场有关的人。

一次,莲湖区沣镐西路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一个开烟酒小商店的老汉,被人杀死在自己的仓库内。

老汉是被一把管钳砸死的,头部被砸得血肉模糊。郑红军赶到现场时,老汉的面部盖着一本翻开的画报。人死了,家属把死者面部盖住,这也正常。但郑红军发现,画报下面有些散落的报纸;报纸的上面,压着那只带血的管钳。这就不正常了:作为作案工具,管钳应该是嫌疑人丢弃在这儿的;而盖画报拉落下来的报纸,应该覆盖在管钳之上才对。怎么会反过来呢?

“管钳是在原来的位置吗?”郑红军问受害人的儿子。刚才进门时,郑红军就发现,门外有一点血迹。看过现场后,他就更在意那点血迹:仓库里的搏斗痕迹明显,血迹也都集中在仓库里面。这外面的血迹是怎么形成的呢?“不是。邻居把它挪到了门外,我觉得不对,就又挪回到原来的位置。”老汉儿子还告诉郑红军,父亲脸部那本画报,也是邻居放上去的:“他说,这样太难看。”

郑红军发现,现场除了受害人儿女的足迹,还有那位邻居的足迹。而且,那个邻居的脚印却在仓库里延伸到很深。老汉的儿子说,他看到,邻居确实进到了仓库最里头。这个人怎么这么活跃?仅仅是因为无知才这样在现场乱跑一气吗?

仓库尽头,有个小窗。小窗外面,就是那个落满厚厚法国梧桐枯叶的天井。穿着鞋套,郑红军查察着地下足迹。猛一抬头,他发现那个小窗外,有一双眼睛正在朝他这儿张望。正是那个中年人,那个邻居。此时,他虽然蹲在天井里,却在注视着勘查现场民警的一举一动。

这个邻居被叫到了郑红军跟前。“管钳是不是你拿出去的?”郑红军盯着他的眼睛,不跟他绕圈子。“没有啊,我没拿。”邻居的手有些发抖。“那,画报是不是你盖上去的?”郑红军又发现,邻居的右手腕皮肤有脱落。“我不记得了。”邻居嘴里打着呜啦。这时,郑红军又注意到,他的锁骨处有挠伤:“你在这仓库里,都走到哪儿了?”“我走到了头。我是想从窗户看看,小偷是不是从窗户爬进来的。”

“你们在天井里发现什么了吗?”郑红军问正在察看开井的派出所民警。民警说,发现窗户下掉了一条烟,芙蓉王。

给邻居取了鞋印之后,郑红军让民警控制好他。在派出所,民警让这个邻居脱掉衣裳,他身上露出了大面积的抓痕。郑红军和侦查员们一起来到邻居家。因为猜测他可能把血衣扔在了洗衣机里,那么大伙儿第一件事儿就是开洗衣机的盖子。结果,从里面掏出了一只装着七、八条香烟的塑料袋,全是芙蓉王。香烟上面都有条型码,每条都不会重样。邻居家搜到的烟,正是受害人进的货。

再审这位邻居,就不再嘴硬了。一闭眼自己都瘆得慌的经过,吐得干干净净。原来,此人是个吸毒的烟民,租住老汉的房子,也算是老汉的邻居。晚上,老汉不住家里,而是住在商店里。老汉的商店和仓库并不在一起,但隔得不远。烟民想弄钱吸毒,就打起了偷老汉仓库的主意。半夜,听到报警器响,老汉拈着个棍子就奔商店来了。老汉虽然六十岁了,但身体还结实。于是,在狭小的仓库里,俩人进行了搏斗。虽是黑灯瞎火,但老汉已经知道他是谁。烟民要脱身、要弄钱,要不被人知道,都必须把老汉置于死地。于是,他就地摸起了一只管钳,把老汉砸死了。(胡杰)

(责任编辑:李婷鸽)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18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