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媒网>>法治陕西>>三秦楷模

李振平与徐永涛的搭档“三字经”

作者:胡杰 王武名

2018年01月23日10:26

来源:陕西传媒网

老李与小徐,是陕西省西安市莲湖分局大莲花池街派出所的一对搭档。

老李叫李振平,今年五十九岁,是所里最资深的社区民警;小徐叫徐永涛,六年前才从部队转业。

两个很不一样的人,偏偏一做搭档。这几年,由二位担纲的第一警组在所里样样工作都干到了前头。有了这样的民警,大莲花池街派出所在分局的年终考评中,就在13个派出所拔了头筹。这对搭档也各自有斩获:老李老树发了新枝,成了分局的优秀社区民警;小徐更了得,不光是分局的破案能手,还当了全省的优秀人民警察呢。

揉得下

北京来的赵女士发现,酒店房间里的电视机坏了。一早出门,她就给前台打了个招呼;晚上回来,还是坏的。赵女士就火了。

赵女士是北京国安的球迷,球赛非看不可。那天晚上就有一场球,可电视机还是坏的,她能不着急吗?跑到楼下去问前台,前台服务员却一推六二五,赵女士就发了飚。她摔了前台上放着的烟灰缸,又出手打了那个敢骂她“泼妇”的服务员……

小徐跟着老李出警时,让两个情绪激动的女人一吵,头就有点大。那时,小徐还是个“菜鸟”呢。酒店大堂里吵吵闹闹,老李把围观的群众劝开,让小徐拍照取证后,又招呼保洁员过来把一地的烟头、玻璃渣打扫了:“小徐,你跟保卫科的同志去调监控吧。”同样穿着警服,老李往那儿一站,说话声音不大,却气场满满,谁都愿意听他的。

接下来,有民警陪哭哭啼啼的服务员去医院看病,小徐和老李带赵女士回派出所问笔录。

这赵女士是北京一家企业的副总,到了派出所,照样盛气凌人,一张嘴就要跟人扛劲。“小徐,给赵总倒杯水!”老李客客气气,不问案子,先跟她扯闲篇儿。这是第几次来西安?都去了哪些旅游景点?吃了些什么风味儿小吃?

顺着赵女士的话茬儿,赵女士承认打人不对,却一再强调酒店有错在先。赵女士西安有朋友。当天晚上,让她朋友把她保走。让她第二天八点半来所里,她倒是按时来了。

这边正谈话,院子里嘈嘈上了:“谁把我妹子打了?让我见一见!”一个小伙子气哼哼要推门往里闯。原来,她是服务员的哥哥,和妹妹一样,也在西安打工,是一家饭馆的厨师:“我妹子才二十岁,脸上要是留了疤,还咋找对象?”

赵女士只肯出两千元,而服务员哥哥开价得五万:“我妹子回头还得去医院给脸上做美容呢,那会儿,她走了,找谁去?”得,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落差太大,谈不拢。

谈不拢,也得谈,双方就是一步不肯让。小徐在部队带兵,说话干板硬脆,讲究雷厉风行。这么缠来绕去,早就燥了,恨不得“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可再看老李,人家一杯茶、一包烟,像家里来了客人一般,慢慢絮叨着呢。看出小徐耐不住性子了,门外给小徐递根烟,老李就跟他交底儿:“你甭急,打架这事,得慢慢揉,今天肯定能揉下来。人家是外地人,得让人走嘛。再说,这事儿咱也不能给别人交呀!”

小徐是明白人,当然一点就透。抽完这支烟,又在院子里发了一会呆,就让自己“满血复活”,重新坐回“谈判桌”前。

最先做通工作的,是酒店的经理。不管怎么说,酒店在这事儿上是有过失的,服务员本人说话也有不当之处……

到下午下班前,这团面终于被揉到了家。八千元,双方签字画押,对民警的认真负责都表示感谢。临走,赵女士还特意留了他们的电话,真诚地邀请他们到北京玩。得,成朋友了。

拿得住

一次,老李得到线索,一个名叫“四本儿”的人以贩养吸,躲到了红光路一个城中村里。他和小徐一商量,决定去这个村子里把四本儿拿下。

老李知道,干活儿时,小徐总是尽量照顾他这个老哥。老李在车里左等、右等了三、四个小时,却不见小徐他们回来。究竟是什么情况?

原来,小徐跟着报料人过去,找见了四本儿的住处,却发现门是锁着的。从下午等到这会儿,天已麻麻黑,却仍然不见四本儿的影子。也许,四本儿最近根本就没在村子里住?小徐准备放弃这次抓捕行动,却又不甘心。正纠结着,村道里,一个穿黑色夹克的人和他擦肩而过。报料人悄悄告诉他,像是这人。像?究竟是不是?这会儿,外面上班的都人陆续回到村子里,村道里尽是人。要是抓错了,怎么收场?小徐就有些犹豫。

已经出现在他身边的老李这时发了话:“拿!错了就错了!”老李一句话,让小徐陡然信心猛增。他们二人返过身,一左一右快步追上黑夹克。只三两下,就把那人控制住。“干啥呢?你们做啥?”黑夹克的高声叫喊吸引了村道里的人驻足围观,却并没有人上前帮他。等汽车一驶离城中村,这厮就交待,他就是四本儿,当场搜出了一小包毒品。

这几年,这二人搭档得越来越默契,也越来越有成就。就说2016年吧,光是吸毒人员他们就“拿”了47人,其中强制戒毒35人,行政拘留12人。所里一多半任务,都让他们一组给完成了。

追得紧

前年入夏,有天老李值小班,来了一位火烧眉毛的报案人。

鞠先生四十多岁,江苏泰州人,一家药厂驻西安的代表。先一天上午,他收了条短信,提醒他为防诈骗,银行卡密码必须升级……他鬼使神差地就点了那条短信上的链接。过了十来分钟,他就收到了一条短信,他卡上49888元已经转出去了……

鞠先生吓了一大跳,赶紧给银行打电话查询得知,他的钱已经转到了一个名叫段双双的人名下。

鞠先生来所里报案,是下午三点多。老李叫小徐赶快下楼来:“这案子刚发,也有线索,你看看咱们有办法破案没。

这么多钱,不算个小数目。小徐立即填写了立案登记表,上报给刑侦所长。段双双那张银行卡开户行在河北磁县,小徐和当地警方联系好之后,决定连夜开车过去。

当晚,小徐、老李驱车近七百公里,赶到了磁县。第二天上午,他们去那家办卡银行一问,却被告知,那49888元当天一早已经分两批被取走……而段双双的身份证显示,她并非河北磁县人,而是河南淇县人。

淇县跟磁县是邻县,回去时,老李建议,既然要经过淇县,那就还是去找找段双双,死马当活马医。可是到了段双双家门口……铁将军把门,段双双在外打工,平时不在家。

见了黄河,该死心了。偏巧走到村口,村主任又喊住了一个抱小孩子的老汉。原来,这位就是段双双的公公……小徐又在二十分钟内办好全部拘留段双双的法律手续。

回到西安,小徐、老李赶快把同案嫌疑人段双双的姐姐、姐夫上网追逃。慑于压力,第二天,两名嫌疑人在新乡投案。刚刚从鞠先生那诈骗来的钱,他们一分不少都带在了身上。(胡杰 王武名)

(责任编辑:李婷鸽)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18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