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媒网>>军事>>军情观察

中国海军舰艇最“轻”成员仅200余吨 却至关重要

作者:孙伟帅

2017年12月25日10:10

来源:陕西传媒网

图①:殷志明和战友列队,身后是他们的东拖881船。陈海龙摄

图②:殷志明在教“徒弟”完成海图作业。陈海龙摄

图③:殷志明正在指挥拖船把军舰拖离码头。陈海龙摄

军港码头上,殷志明的拖船“藏”在一艘导护艇的身后,船舷上的“东拖881”字样,随着海浪的起伏若隐若现。

与停泊在军港内的其他军舰相比,这条排水量仅200多吨的拖船实在有些小。它,算得上是中国海军舰艇家族中最小的成员之一。

在中国海军战舰驶向深蓝的大舞台上,东海舰队某护卫舰支队一级军士长殷志明和他的东拖881船,很少有机会出现在人们关注的目光中。然而,熟悉殷志明的人都知道,他和他的船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存在”。

入伍27年来,船长殷志明把一艘艘战舰送向大洋、接回军港,自己却一直航行在一条默默无闻的航道上。

谁能估量使命的“排水量”?让我们走近殷志明,感受这位小拖船船长叠印在一长串航迹上的军旅心迹。

他怀揣“驾着船环游世界”的梦想当海军,没想到成了一名拖船船长

殷志明的双手放在腿上,食指不断轻敲膝盖,挂在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此时,一艘小渔船从不远处“突突”而过,他迅速将视线从摄像机前投向了海面。

显然,他不太适应这样的“关注”——面对记者,这位历经风浪洗礼的老船长,依然有些局促。

这些年,殷志明已习惯了不被人们关注。他驾驭这条拖船,平时负责把军舰拖离或者拖回军港,只有演习任务时才会跑得远一点——把靶船拖到预定海域。他觉得自己的工作平凡极了,“就像是风平浪静的水面,投下一粒小石子,涟漪转瞬即逝”。

殷志明从小生长在南通海边,梦想着有朝一日“驾着船环游世界”。带着这个梦想当海军,殷志明没想到“梦想一下子实现了一半”——因为航海技能出色,他很快被任命为一艘拖船的船长。

只是另一半梦想的实现遥遥无期,这些年,他“驾船在军港里来回‘画圈圈’,驰骋大洋闯世界的梦想只能被压在心底深处”。

殷志明军旅生活的节奏平淡而有序。回忆航海生涯的闪光时刻,对于这位老船长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搜索记忆深处,他用一种腼腆的语气,讲述了11年前在海上搜救的经历。这件事,是他航海生涯中为数不多的“露脸”时刻。

那年冬季,一艘4000多吨的货船在海上触礁。殷志明接到命令,驾着拖船全速开往货船失事海域。

凌晨,海风掀起的浪花,拍到了拖船驾驶室的玻璃上。漆黑的海面上,殷志明驾着船迎着风浪细心搜索着。风浪越来越大,小小的拖船仿佛一片飘零的树叶,艰难航行在货船失事海域。天微亮,他们奇迹般地找到了一名生还船员。

“风浪太大,我们的船太小,过不去了。如果船能再大一点,也许,能再多救一个……”说话时,殷志明的神情里透着无奈。他的目光越过记者肩头,望向记者身后——不远处,有一艘正在做保养的导弹护卫舰。

这是一次自豪而略带遗憾的搜救经历。殷志明至今念念不忘,“如果船能再大一点”成了他埋藏在内心深处的一个结。

“我到大军舰上看过,真敞亮,设备真先进。我们的船小了点,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站在驾驶室里,说起操作台上各种按键的功能,殷志明的语气立刻从羡慕变成自豪:“你别看我这船个头小,力量可不小。”

虽然无法驶向波澜壮阔的大洋,但他的心早已如大洋般波澜壮阔

殷志明的航行生涯平淡无奇,能真正走上“战场”的机会更是屈指可数。

有一年参加演习的经历,成为这位老船长心中最珍贵的记忆:“那一次,我和我的兄弟们表现太棒了!”

那次演习,东拖881船被上级赋予了一项特殊任务。

当时,殷志明和战友们刚驾船完成了靶船拖放任务。返航途中,殷志明接到了指挥部的电话。

“啥?侦察?是!保证完成任务!”殷志明有点不敢相信。挂断电话,殷志明在原地愣了片刻。随即,兴奋的笑容在他的脸上荡漾开来。

多年来,船长殷志明兢兢业业在军港里做着“黄水海军”,可他心中始终放不下那个深蓝梦想。身为海军,他和他的战友虽然无法驶向波澜壮阔的大洋,但他们的心早已如大洋般波澜壮阔。

“返航!找‘敌人’去!”殷志明的命令,传到东拖881船各个角落。船员们的兴奋,丝毫不亚于他们的船长。迎着风浪,所有船员都将自己的精神状态调到了同一刻度——“一级战备”。

这条平静了太久的小船,太需要一场“战斗”;这群安静了太久的水手们,太需要撸起袖子大干一场!

“那天的中饭,就是在这个位置吃的。”殷志明拍拍紧靠隔板的船长椅。这里距离操控台仅有咫尺之遥。跳下来,甚至无需迈步,就可以伸手掌舵。那天,整条船上,“大家个个精神亢奋,到处弥漫着打仗的味道”。

夜幕降临,殷志明驾着东拖881船悄悄摸到了预定海域。星空下,小船静静地“隐藏”在起伏的波浪间。殷志明睁大眼睛注视着四周。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大战”之前,海面上一片寂静。突然,殷志明发现远处的海面上有异动:“会不会是目标船?”他一把抄起望远镜,向远处望去。十几秒后,他的嘴角上扬:“马上给指挥部打电话!我们找到了!”

那一次,东拖881船因为侦察表现出色,受到上级通报表扬。

凯旋之日,殷志明像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豪气满满,挺胸站在甲板上……

想当初,接到当船长的命令时,殷志明可没有现在的这份自豪。

当年走马上任,看着眼前又小又旧的拖船,年轻气盛的殷志明恨不得一个猛子扎到大海里去。不知多少次,他亲手驾船把军舰拖离码头送向大洋。望着军舰远去的背影,他拍着船舷连声叹息:“我宁愿到大舰上去烧锅炉!”

殷志明也不记得,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后来,他想明白一个道理:“大舰舰长得有人当,小船船长也得有人当。更何况,送大舰出海、带大舰安全靠港,这也不是谁想干就能干得好的!”

等退休时,他的心愿是能亲眼去看看国产航母那个大家伙

殷志明的船确实很小,从船头走到船尾,看得仔细些,也不过几分钟。

整条船身上最“豪华”的船长室,成了记者参观的重点——

一张小书桌,一张单人床,两个小马扎,将这个不到5个平方米的小屋子塞得满满当当。三个人同时站在里面,就转不开身子了。这是整条船上唯一的一间“海景房”。

“现在拖船条件比以前好多了。”殷志明说,这些年,他和战友驾驶着小拖船,在军港里迎接了一批又一批的新舰大舰,心里除了羡慕,更多是高兴。

说起海军这些年的变化,这位老船长的眼神里闪着骄傲的光芒。

2017年4月26日,我国首艘国产航母下水。那天,殷志明久久凝视着电视屏幕里的每一个场景。当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国产航母身上时,殷志明的视线却始终未离开这艘大船的脚下。那里,有他亲密的“战友”——拖着国产航母的拖船。

“当时,我真想能亲自拖着‘大船’下水。”殷志明走出船舱,长舒了一口气说,“等退休时,我一定亲眼去看看这个大家伙。”

殷志明今年已经46岁了,还有2年就要退休。他心里有一种紧迫感,希望把手里的活都教给“徒弟”张俊。

“徒弟”张俊是个帅小伙,踏实、肯吃苦,想成为和殷志明一样的船长。只要有任务,殷志明都让这个“徒弟”跟着自己。上船4年的“徒弟”张俊,如今开始渐渐明白殷志明说的“种什么花结什么果”的含义。

采访结束之际,老船长殷志明握着记者的手,郑重地说了一句:“谢谢。”记者明白他这句“谢谢”的含义——他觉得自己实在太平凡,不值得采访。

望着老船长的背影,望着他身旁的东拖881船,记者想说——其实,该说“谢谢”的,是我们以及所有安享和平的人们。

敬礼!谢谢许许多多像老船长殷志明这样的战友们,谢谢你们的平凡坚守。你们的默默担当,是中国军队的坚硬“脊梁”!(孙伟帅)

(责任编辑:王瑛)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17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