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媒网>>军事>>军情观察

装甲团新兵的军营日记:不辱戎装好儿郎

作者:颜士强 郭英杰

2017年12月03日11:17

来源:解放军报

  在军营,想家是这种滋味

  9月16日 周六 晴

  今儿是周六,来到部队过的第一个周末。离家前大哥叮嘱,要是想家了就写写日记,可以消磨时间。大哥是个过来人,高中毕业偷偷报名参了军,直到政审时家里才知道,之后一个人独自在边防部队打拼了十多年。每次他写信回家,我总是第一个拆信,好奇他在部队都干了啥。虽然后来才知道他几乎都是报喜不报忧,可心底还是多少能体会到他在那儿的艰苦。

  高考结束与理想的大学失之交臂,我给家里说想去当兵学技术、考军校,没想到得到全家的赞同。直到临出发前,与父母分别的那种不舍才突然涌上心头,看着送行的家人一个劲儿地挥手,我强忍着没有哭,含着泪向他们敬了个并不标准的军礼。

  大哥说的没错,乍一离开家,心里总觉得不是个滋味,空落落的没啥安全感。不过,既然是自己主动来当兵,这点愁苦都解不开的话就丢人了。其实新兵营环境还好,虽不像电视上演的那样,可宿舍楼还蛮新蛮舒服的。

  班长姓侯,人如其名,身板瘦小却结实灵活,是个“90后”骨干。不过,与我这“90后的尾巴”相比,还是老成不少。班长人很好,头一天把我们接到班里,先是倒水,又是铺床,晚上睡觉前还打了热水让我们洗脚,并不像大哥原来描述的那般严苛。

  当新鲜感消失之后……

  9月29日 周五 晴

  终于要到周末了。数数当兵也有半个月了,感觉时间过得好漫长,当初的新鲜感完全没有了。一听到值班员的哨音就觉得刺耳烦躁,一句话形容现在的状态就是“觉不够睡、饭不对味、练不得劲”。冷不丁地来一次紧急集合,一宿都睡不踏实;白花花的米饭对于习惯吃面食的我来说只能勉强填饱肚子;每天训练,整个人都绷得紧紧的,丝毫不敢有所放松。一上训练场,班长就成了“黑脸包公”,不像平日里那么平易近人了,一点儿也不讲人情味。

  当初来的时候信誓旦旦,觉得自己能像大哥一样混出个模样,可这才刚刚练了半个月,身体就吃不消了。最头疼的就是体能训练,在硬邦邦的水泥路上来回跑,有点像热锅上的蚂蚁,煎熬得很。左小腿隐隐作痛,想请假吧,又怕别人说我偷懒;不请假,腿又受不住。现在想想,还不如当初选个一般院校去读书,为什么非要硬着头皮来当兵。这下好了,熬不过去就糗大了。

  走还是留,这是一个问题

  10月12日 周四 阴

  昨晚,班长把我叫到了楼顶,说聊聊天。这已经是本周的第四次了。看着班长一个劲地抽烟不说话,我憋不住了,刚要开口却又被他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堵了回来。“你们兄弟俩一个是光荣退伍的老兵,一个是见困难就躲的逃兵。亲朋好友会怎么看你,你父母该怎么解释?是说你身体出了毛病,还是说你受不了这份苦?”这是班长头一次和我生气。我看得出他心里已经着急得不行了,毕竟我是他从隔壁班里抢过来的兵,说是看着我身板好,够精神。这么一折腾,就是赤裸裸地打他的脸。

  中午指导员来班里,说是想请教我一些计算机考试的问题,因为入伍前我已拿到了计算机等级证书,对编程也比较在行。我给他讲了很多考试技巧,他说凭我这本事可以在部队技术岗位上大展宏图。讲了半个多小时,指导员只字未提我想回家的事儿,说的全是下连后该如何选岗,让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多用武之地,只是潜力还没有发挥出来。

  躺在床上,我想起了大哥。他一个人在军营里待了十多年,苦累可想而知,一开始也写信说过不想干了。可妈说,灰头土脸地回来没出息,能干个啥?种地还是打工?还不如在部队里学技术练本领强。昨天父亲发来一条短信:“农村娃能出来不容易,上不了大学就在部队好好干,要比你哥还强。”

  今天在微信同学群里,不少同学问我军营生活咋样,让我晒晒照片,我还吹嘘自己练得多好,俨然不是以前的“杀马特”了。班主任还给我留言点赞,鼓励我好好干。

  走还是留,好纠结。我能熬得过去吗?

  选定自己要走的路

  10月27日 周五 晴

  听班长说快授衔了,好激动。这周是我来部队收获最多的一周,内务标兵、训练标兵、作风纪律标兵,3个奖励在手,我兴奋得都想哭。

  回想半个月前自己还在闹着要回家的那个熊样子,真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要是没有班长耐心而又严厉地做工作,没有指导员“拐弯抹角”的开导,没有亲朋好友不断的鼓励,我很难想象自己能坚持下来。我不能让他们失望,更重要的是不能让自己失望。因此,我才能抹开面子,向同年兵袒露心声,请他们相助,牵着背包带拖着我跑,和大伙一起早晚加练;因此,我才会凭着自己高中时有过播音主持的经历,鼓起勇气报名参加“我心中的十九大”主题演讲比赛,并获得第二名的好成绩;也因此,激发出我绘画的潜力,在“解读十九大报告精神 争做新时代红军传人”主题板报活动中拔得头筹。

  半个月虽短,可对于我来说足够了。因为,我开始有信心也有能力在部队干下去。不好说能立功受奖,最起码不做战友们的“拖油瓶”了。能在自己的青春记忆中留下精彩的一笔,能为军营贡献自己的一分力量,我就觉得值了。

  路是自己选的,哪怕坑再多也要挺直腰杆走下去。说不定,爬上来就是一片坦途。

  授衔,我是真正的战士了

  11月19日 周日 晴

  终于授衔了,连队还推荐我作为授衔代表上台。当团领导把列兵军衔戴在我肩上的那一刻,我止不住地想流泪。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一名真正的战士了。

  从新闻报道员那里要来授衔的照片,趁着周末发放手机的工夫,赶紧给爸妈传了过去,“瘦了,总算长大了,既然挂上军衔了,就好好干吧!”一向很少与我微信聊天的父亲终于开口勉励了我,虽然我心底知道他嘴上不说心里却挂念得很,但是他能用言语表达他的那份感情,令我万分激动。

  前些天,我把实弹射击第一名的荣誉证书寄了回去,想把我当兵以来获得第一次嘉奖的喜悦分享给家人,因为这也是他们所期盼的。

  授衔了,离下连队的日子也就不远了,经过这两个月的磨砺,我拿下了新兵的所有训练课目。我也悟透了一个道理:只要自己肯努力,没有什么障碍能阻拦我前进的脚步,勤奋扎实就是我的“金钥匙”。

  凭着在新兵营打下的基础,我希望自己下连后能迅速跟上老兵的训练节奏,也能实现自己的军旅“小目标”。

  (颜士强、郭英杰整理推荐)

(责任编辑:王瑛)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17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