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媒网>>陕西日报

农科礼赞

——杨凌示范区二十周年建设发展纪实

作者:郑栋  杨耀军 唐生辉

2017年09月15日06:27

来源:陕西传媒网

编者按 杨凌示范区是我国设立的第一个国家级农业高新区。20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怀下,在省委、省政府和各共建部委的支持下,农科城牢记国家使命,立足陕西、面向旱区、服务全国,日益成为支撑和引领我国干旱半干旱地区现代农业发展的重要力量。

在喜迎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的日子里,回顾杨凌示范区的创业历程和发展实践,对于同步够格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落实“五新”战略任务、加快富民强省,奋力谱写追赶超越新篇章,有着重要的历史和现实意义。本报今天刊发长篇通讯,献给所有参与、关心、支持杨凌示范区建设的人们。

 

北纬34°16'56'',东经108°4'27''。在陕西,屹立着我国唯一的农科城——杨凌示范区。

公元1997年7月29日,赓续了五千年农耕血脉的文明古国,在这一天标注下清晰的历史印记。中国第一个农业高新区——国家级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宣告成立。

从此,一座肩负着国家使命的农科新城,在古老厚重的关中平原上崛起。

20年,7000多个日日夜夜,杨凌示范区在中华农耕文明继往开来的时空坐标里,镌刻下催人奋进的创新实践。

有了杨凌示范区,零落分散的农业科研力量实现了整体融合,单调刻板的农技推广方式焕发出创新活力,举步维艰的城乡建设得以突飞猛进。

杨凌示范区20年来的建设发展历程,是薪火相传的创业史诗,是追赶超越的绿色传奇,是砥砺奋进的农科礼赞。

(一)

在中国,或许没有一座城市有比杨凌更为深沉的“农科情结”。

4000多年前,农耕始祖后稷正是在古称“有邰”的杨凌“教民稼穑,树艺五谷”,发祥了“精耕细作,天人相参”的传统农业,滋养了悠久灿烂的中华文明。

秦岭巍峨见证着沧海桑田,渭水逶迤荡涤着岁月尘埃。

1934年,民主革命先驱于右任和爱国将领杨虎城等创办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西部农业科教事业自此开篇。

上世纪40年代,小镇杨陵云集了247位专家教授,其中,留学归国者达92人。从被毛泽东主席称赞“辛辛苦苦,独树一帜”的首任校长辛树帜,到主持修建“关中八惠渠”的水利大师李仪祉;从西北农业科教事业的开拓者虞宏正教授,到被李约瑟博士盛赞的农史学家石声汉;从“蝶神”周尧到沙玉清、沈学年、吴耕民……因为农业科教先驱们的默默耕耘,烽火中的西北农林专科学校成长为拥有十系一部、学科体系完备的全国知名农业高等院校。

动荡的旧中国西部地区,仅有一方农业治学之所。随着新中国的成立,一个世界大国的传统农业面貌为之改变,一个人才济济的农科重镇开始登上时代舞台。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中央、国务院着眼于基本国情和国家战略需求,将杨陵作为农业科教基地重点建设。上世纪60年代初,杨陵曾被列为全国十大科研中心之一。

1952年至1980年,国家多个部门和陕西省先后在杨陵创建了西北农学院、西北林学院等10家农业科研单位。一个不足4平方公里的关中小镇,集聚起超过4000人的农业科教队伍,诞生了一项项具有重要意义的农业科研成果。

1949年至1960年,由西北农学院赵洪璋院士培育的“碧蚂1号”小麦,在黄淮麦区推广种植了1亿亩,创造了小麦良种推广的世界纪录,被毛泽东主席赞誉为“救了大半个新中国”。

此后,我国小麦品种的6次更新换代,有4次都出自杨陵这个关中小镇。

还有秦冠苹果、小偃6号和陕农7859小麦、西农莎能奶山羊、西农8号西瓜、8819线辣椒、“秦白”系列大白菜……这些农作物新品种,变成了一碗面、一盘菜、一杯奶、一块瓜,汇成了家的味道,传递着新中国的温暖。

这一时期,改变生产面貌的农业科技理论也不断涌现,历久弥新。“全部降水就地入渗拦蓄;米粮下川上塬;林果下沟上岔;草灌上坡下坬。”中科院水利部水土保持研究所朱显谟院士提出的“28字方略”,在米脂县塑造了绿水青山的“高西沟奇迹”,至今仍是开展黄土高原综合治理的“金科玉律”。

李振岐、刘荫武、山仑、李振声、李立科、李玉山、宁锟、窦忠英、李殿荣、高如嵩……这些新中国的农科专家们背负着人民的期盼,在北国大地上,一次次奏响科学的凯歌。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20世纪末,杨陵先后为国家培养输送农科教人才7万多名,取得农业科研成果5000多项,累计产生经济效益超过2000亿元。小麦育种、旱作与节水农业、畜牧胚胎工程、黄土高原治理、水土保持等科研水平领先世界。

然而,与灿若繁星的科研成果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当时杨陵艰苦的工作生活条件。公共设施寥寥无几,生活用品供应奇缺,医疗条件简陋落后,科研成果频遭窃取……

彼时,号称“农科城”的杨陵其实和普通农村无异。1980年前后,杨陵甚至连油盐酱醋等生活必需品的供应都不能保证,科教工作者们只能到西安购盐,去宝鸡买醋。用来接待外宾的职工食堂,房顶竟然还是竹纸棚。

艰苦的工作环境加上建制不符,体制不顺,机制不活,致使科教人才在改革开放初期大量外流。仅“八五”期间,杨陵流失的高科技人才就达450多名,人员流出入比一度高达19:1。

然而,仍有更多的人选择坚守“农科城”,选择投身中国现代农业的改革浪潮。

(责任编辑:杨帆)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17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