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陕西传媒网>>陕西速报

全运会最快夺金“陕西造” 许家恒2秒击倒对手

作者:田涯 毛家豪 余诚忠  来源:陕西传媒网  2017年09月04日19:53

全运会最快夺金“陕西造” 许家恒2秒击倒对手
下一页

陕西传媒网讯(特派天津记者 田涯 毛家豪 余诚忠)“失之东隅,收之桑榆”。9月4日的第十三届全运会武术散打决赛上,就当大家还在为卫冕冠军张坤惜败对手错失75公斤级金牌时, 一转眼许家恒仅用时两秒便以一记高鞭腿KO(击倒)四川队的尤雄夺得90公斤级金牌。 观众与记者还未准备好观赛,本届全运会最快夺金项目便就此诞生。领证3年至今尚未举办婚礼,这一切都是为了圆自己的全运会金牌梦。此次问鼎,许家恒在为陕西代表团夺得本届全运会第14枚金牌的同时,也将这份无上的荣耀献给自己已经迟到3年的婚礼。

2秒KO “十三运会”最快夺金陕西造

“什么情况,刚才发生了什么”、“是用拳击倒还是用腿踢倒”、“刚才‘KO’的画面你拍到没”……没错,时间仅过2秒,比赛现场的大屏幕就已经永远停留在了1分58秒。许家恒用自己的“拿手好戏”——高鞭腿,在裁判刚刚宣布比赛开始后,趁尤雄立足未稳便率先发难。这一刻,许家恒赛前通过视频对尤雄的技战术分析以及自己的技战术安排都在下一个动作中全部派上用场。因为尤雄口中吐血,裁判最终宣布许家恒‘KO’胜出。“当时看到他倒在地上,我感觉技战术成了,他可能起不来了。”许家恒告诉记者,昨天他反复看了对手比赛录像,就想好今天比赛开始先出一个高鞭腿,给尤雄一个冷动作,几率会很大。

许家恒的表现,得到了一直在场边观战的国家武术散打队总教练、陕西省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张根学的赞赏,直言给他打100分。“许家恒的表现非常棒,一剑封喉,开场击晕对手,基本按照教练的战术意图在打,这跟他平时的训练以及团队在科研、后勤上的合作是分不开的。作为老运动员,参加了三届全运会,能做出今天的举动,是非常优秀的。”

一招制胜 15岁赴西安习武遇恩师张根学

“许家恒刚来陕西散打队时只有15岁,但这孩子眼神中有一种超越年龄的专注和坚毅,加上身体素质和爆发力都不错,我就把他留在了陕西。”回忆起当年的情景,散打名帅张根学仍历历在目。

许家恒1988年出生在江苏省著名武术之乡沛县,自幼习武,内向性格。在遇到恩师张根学前身体尚显单薄,在同龄孩子中并不突出。18岁时在80公斤级比赛中赢得冠军,一战成名,在2008年的亚洲武术锦标赛和国际武术搏击王争霸赛中,他均获得冠军。2009年第十一届全运会上,21岁的许家恒首度代表陕西征战全运。预赛第一的他因为缺乏经验,最终战绩平平。2013年的第十二届全运会上,许家恒虽然闯入了男子90公斤级的决赛,但最终遗憾地输给了江苏选手蒋全,只拿到了一枚银牌。

记者了解到,之前许家恒还曾在比赛中有过3秒“KO”对手的经历。本届全运会,在许家恒四场比赛中,这已经是他第二次“KO”对手。此前的四强争夺战中,许家恒在先失一局的情况下,第二局仅剩40多秒时,同样是一记高鞭腿令福建队的王文忠应声倒地不起。而决赛中,许家恒一招制胜,终于获得自己职业生涯的首枚全运会金牌。“没有张教练从小发现我、培养我以及在过去一年备战中的悉心指导,就没有今天站在冠军领奖台上的我,他改变了我的一生。”

圆梦金牌 为迟到3年的婚礼献礼

“十一运会” 无缘奖牌、“十二运会”遗憾摘银、“十三运会”勇夺金牌。一路走来,许家恒经历了无数艰难险阻,本次全运会他也是带伤出战,预赛进前八名后还造成脖子错位。赛后接受采访时,他身上一道道用于固定脖子的胶布,仿佛功勋章一样记录着这名硬汉的过往点滴。而这枚被许家恒称之久违的金牌还有另一层含义:为迟到3年的婚礼献礼。

在许家恒背后,妻子何东蓉一直默默支持着他,结婚已经3年两人至今仍未举办过婚礼。“虽然领了证、有了娃儿,可我们俩一直没有办婚礼,主要原因就是怕影响家恒训练,希望他能全身心投入到全运会的备战中去,如今他如愿拿到了金牌,我们的婚礼应该很快就会举行了。”何东蓉透露。

记者了解到,这位目前一心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也曾经是一位绝顶高手。号称“重庆女散打王”,十三、四岁已经在武校小有名气,17岁开始参加各种武术比赛,除了一次亚军,全部都是冠军,包括2005年湖南娄底的中国华夏武状元挑战冠军,其最佳成绩是全国女子散打冠军。““2005年从重庆散打队退役后,我做过四年贴身保镖,还参加过选美大赛。与家恒相识是在2009年,我去观摩一个国内大赛,遇到了参加比赛的他,后来我们就恋爱了。”何东蓉说。经过五年的相恋,这对有情人在2014年领取了结婚证,他们的宝贝儿子也随后出生了。

对于未来的打算,这对“冠军夫妻”希望能继续为陕西武术散打事业做出更多贡献。“是不是今年就退役,真的还没想好,但不管是急流勇退还是继续坚守,我都会扎根在陕西。”许家恒告诉记者。

 

 

【1】【2】【3】【4】【5】【6】

(责任编辑:马磊 柴虹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