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媒网>>文化>>文化快报

《战狼2》:不再重复李连杰,吴京开创另类大师之路

作者:秦泉三声

2017年08月11日08:48

来源:凤凰网

  在重复李连杰的那段日子,吴京拍了《太极宗师》、《小李飞刀》等电视剧,后来决定去香港从零开始。但是,吴京在香港发展的也不顺利,整整一年过去,才得到一个客串角色,《杀破狼》里的杀手阿杰。

  在多年强调集体荣誉的价值观中,吴京的个人英雄主义是一种进步,而这种英雄主义在《战狼2》中同时被裹挟进了爱国主义的情绪之中。

  作者|秦泉

  如果没有《战狼2》,这将是近年来票房最惨淡的一个七月。但就在月末,爆款突然到来。

  “影史最快破8亿、最快破9亿、最快破10亿的华语片”。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战狼2》以意想不到的票房速度席卷这个市场。

  这种疯狂的速度让行业意识到,2017年的暑期档才刚刚开始,《战狼2》也有望取得30亿元的票房成绩,下半年刚过去一个月,年度票房冠军或许就已经诞生了。

  “我们做的就是一部全方位升级的重工业电影”,北京文化电影事业部总经理张苗对《三声》(ID:tosansheng)说。在他看来,同吴京高度一致的创作思路,让北京文化坚信这部电影会成功,“只不过现在的票房增速也超出了我的预期”。

  分析《战狼2》的成功或许并不难,尽管很多人认为不过是一部“主旋律爽片”,但只需要去电影院真实感受下,就可以知道这确实切中了当下观众的爽点。在各种社交平台上,“燃爆了”、“过瘾、提气”、”为强大国家自豪”是很多人评论的关键词。

  当然,感染人情绪的还有那个不变的电影slogan“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在同时也是这部电影总制片人的张苗看来,《战狼2》是一个符合天时地利人和的爆款。“天时”就在于大国崛起的时代背景同民众的爱国情绪正好结合起来了,“只是需要一个激发的点,而此前没有给到过观众这样的机会”。

  而在张苗看来,能够激发市场的,正是《战狼2》的导演、主演吴京,“他是这部电影的灵魂”。

  抛开对于这部电影的其他讨论,《战狼2》的确通过类型创新,打动了无数观众。而通过这部电影,吴京也完成了从导演到电影人以及动作巨星的全面身份升级。

  《战狼2》的重工业电影全面升级

  2016年8月份,北京文化宣布对还未开拍的《战狼2》进行8亿元票房保底。在去年保底发行大多以失败告终的环境下,北京文化的此项保底计划并未得到舆论环境的一致认可。

  这在张苗看来,当时的看衰是外界对于票房的刻板印象导致,只有真正的参与者才明白对北京文化对《战狼2》的判断和信心。

  “去年整个电影项目还没有开拍的时候,我们看了剧本就做了8亿保底的决策,这是对项目对导演的信心,如果没有大家对制片思维,宗旨上的高度统一,北京文化不会去做这一项保底。”

  《战狼2》中坦克实拍

  看过剧本后,双方制片思维高度的统一就是,《战狼2》必须完成一次升级,做出一部“全方位的重工业电影”,北京文化需要做的,就是帮助导演吴京找来完成这个飞跃的创作班底。

  “电影是需要看和听的,我们为影片请来了《美国队长3》的动作指导,这个是大家看得见的。另外这部影片,我们在声音和音效上下了很大功夫,这部影片也是美国的作曲家作的,可能很多人会看不见”。

  张苗说,北京文化成为主要的财务风险承担者,也是基于对吴京的看好,“吴京在这个电影类型上,就是灵魂人物”。

  事实上,影片创作者的“灵魂人物”吴京,也是电影内容中的超级英雄。在网文作者司马圣杰看来,《战狼2》就是一部标准的英雄片,但这部影片同之前也有不同之处。

  “某种意义上,《战狼2》是没有男二或者女主的,其他角色的设置都是为了给男主制造障碍,尤其男二张翰的出场,跟主角形成一种对比,更能体现主角的铁血和英雄,司马圣杰对《三声》(ID:tosansheng)说。

  尽管这也算是好莱坞超级英雄片的一种套路,但在张苗向《三声》的回忆中,实现起来并不容易。在他去年8月份第一次去探班时,剧组正在拍一场6分钟的水下戏,剧情是吴京和几名海盗在海里格斗。这个镜头是一镜到底拍摄,难度极高。拍过多条的吴京已经累瘫在了甲板上了。另一方面,吴京不降低的创作标准还造成了影片制作成本的上升,《战狼2》的拍摄成本在拍摄过程中是有超支的,最终总投资高达两亿。

  “就算我们有最强的班底,但是水下戏,坦克大战,也是不断在试错,超支是我们所有的出品方都认可的结果。”张苗对《三声》说。

  在北京文化与吴京的合作中,张苗将北京文化电影事业部定义为服务平台,提供从制作到宣发的全面支持,而被服务者更多做好创作。

  回到最初,张苗说第一次看到吴京的剧本,就认可了这个项目的前景。吴京的故事取材于2015年的非洲也门撤侨事件。“从来没有人拍过,挺可惜的”,吴京对张苗说。

  这种创作来源也定义了《战狼2》是一部爱国主旋律作品。张苗说,北京文化要做的就是梳理这种真情实感的情绪,并发挥到一个高度。

  在影评人崔瑜琢看来,《战狼2》可以预期到的20亿级票房胜利,最大的成功是触及到了广大爱国网青们的嗨点。

  崔瑜琢将其总结为三个嗨点。“一是影片的事实背景是非洲撤侨行动,电影的重现让观众有自豪感,第二个点是军舰齐发炮弹的场景,此前鸦片战争中国被打败就是从海上开始的,现在船坚炮利了有种雪耻的感受。最后一个点是吴京将国旗套在了手臂上,安全从交战区越过。”

  谈到《战狼2》为何选择在7月28日上映,张苗说这是和吴京共同选择的一个档期。一方面致敬现代军人在建军节前上映,另外则是这个档期正处在暑期档中间,这个时间点产出的爆款的机率最高。

  “《战狼2》没开拍前我们就定了这个档期,定下来后就一直没有变过”,在张苗看来,这是好莱坞大片的通常做法,不辜负观众的期待。

  而从另一角度来说,吴京也证实了自己的导演功底,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协调好莱坞、香港等多支团队,完成了包括枪战、水下打斗、坦克大战等极高难度的拍摄和后期。

  开拓“战争+动作”新类型

  在张苗看来,《战狼2》的成功也是功夫明星为动作片找到的一条新出路,那就是“战争+动作”的新类型尝试。

  吴京在《战狼2》片场

  在面对《人间电影》采访关于“功夫明星如何开创新时代”,吴京说,“ 时代变了,功夫人也要深思应该用什么样的表现形式去让观众接受,这是我们应该下的工夫,而不是说市场大了我们就要去抢钱,这是两个概念。”

  很显然,吴京已经通过“战争+动作”的新军事片类型找到了他的功夫时代。

  “这实际上是开宗立派。”张苗说,他从一开始就不同意用“吴京导演作品”,“我要全部物料都换成‘吴京电影作品’”。

  《战狼》系列的新军事动作片就是在和平环境里,将战争和动作进行嫁接的一个新类型。而在这个“军事”新类型里,吴京为了契合现实做了巧妙的设置。

  而在张苗看来,吴京本身就是资深“军迷”,他对所有武器如数家珍,对军事资讯了若指掌,“他真的是军事专家”。

  在第一部中,吴京所在的特种兵交战的是邻国地区的雇佣兵,而在这部正热映的《战狼2》中,吴京饰演的“冷锋”身份则是一个被开除军职的军人,因此才有了身份可以让其在非洲异国的合理“作战”。

  事实上,在这套“新军事片”里,场景的营造和真实武器的使用仅仅只是一个基础,更重要的机会是“个人英雄主义”的塑造,以及与时代情绪的结合。

  这在多年强调集体荣誉的价值观中,吴京饰演的“冷锋”个人英雄主义就是一种进步,并且这种英雄主义被裹挟进了爱国主义的情绪之中。

  “军迷”是这类影视作品的核心受众之一,为了带动这批观众,《战狼2》在各地的观影活动,都特地联系当地的军事爱好者组织,让军迷来挑刺吐槽。而每次主创见面会,这些人也都是发言最踊跃的。

  但《战狼2》的观众显然不仅限于“军迷”,而是击穿了更广泛的受众。

  微博名为“ChinaPower_强子”的粉丝在接受《三声》采访时说,他看完《战狼2》的感受很简单,“一个字,爽;两个字,过瘾”。

  这位山西某三线城市的“强子”,或许就是《战狼2》的最大多数代表。在猫眼的用户画像中,二线至四线城市的观众比例分别为41.8%、20.2%和23.3%,而一线城市观众仅为14.7%。

  一位参与《战狼2》宣传的从业者告诉《三声》,“《战狼2》的观影风暴是可以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的,带动小镇青年”。

  在影评人哈麦看来,《战狼2》的火爆同《人民的名义》当时的热播本质上是一样的,让观众无意识地从人物身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一个是侯亮平代表的最高检反贪局,一个是冷锋代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事实上,《战狼2》的火爆也同大国崛起的时代背景及其相关。在2006年的所罗门撤侨和2015年的也门撤侨中,中国快速、安全的撤侨行动在国际上树立了很好标杆。

  “我一个朋友当年就是在南非战乱回国的,作为国人看到这里还是很提气的”,一位观众告诉《三声》。

  在张苗看来,《战狼2》的成功是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我认为留在中国人骨子里爱国的DNA是一直都在,渊源流长的,我们有时候不相信年轻人,但是《战狼》让我们知道,我们国家的人特别爱国,只是需要一个激发的点,而此前没有给到过观众这样的机会。”张苗对《三声》(ID:tosansheng)说。

  不过另一方面,这种太过明显的主旋律的爱国主义弘扬,也成为一部分观众认为影片展现的过于刻意,这也是造成电影研究者王昕观影感受比较复杂的原因。

  “个人而言,警惕国家主义、民粹主义的批判立场,和由成长经验、情感结构决定的“热泪盈眶”交织在一起,构成了复杂的观看体验。”

  动作电影落寞的当下成功“突围”

  在完成了从导演到电影人的角色升级后,吴京还获得了他曾长期追寻的另一个身份。

  吴京在《战狼2》拍摄现场

  在没有拍《战狼》之前,很长时间吴京被定位于一直火不起来的内地动作明星,在采访时经常被问,为什么没能接班李连杰。

  1963年出生的李连杰比吴京大11岁,因主演电影《少林寺》一炮走红,随后在内地、香港以及好莱坞都拍过很多武打片,成为一位功夫巨星。实际上,吴京以及与他同时代的赵文卓等动作明星都没能开创功夫片新时代。

  很长时间,吴京都生活在李连杰的阴影下,他在横店拍戏时看书,是因为看到“杰哥”拍《英雄》时没戏的时候也在看书。那些年,他尽量和榜样做同样的事情,走同样的路。吴京曾在采访中说:我在重复杰哥。

  在重复李连杰的那段日子,吴京拍了《太极宗师》、《小李飞刀》等电视剧,后来决定去香港从零开始。但是,吴京在香港发展的也不顺利,整整一年过去,才得到一个客串角色,《杀破狼》里的杀手阿杰。无聊的时候只能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电视,听郭德纲打发时间。

  吴京曾在采访中回忆说,那段时间人生都没有方向了。终于,他的价值得到了香港导演的赏识,能够当男主演。但他仍然觉得这不是一个特别准确的人生方向,因为“正好香港的动作电影拍的也少了”。

  在香港著名动作片导演陈木胜看来,在面对好莱坞动作+特效近乎离谱的状况下,香港动作片的优势没有以前那么大了。“现在我们如果要拍一个普普通通的动作片,但观众是会比较的,但是你要追赶到好莱坞动作那种程度的话还是很困难的”。

  无论如何,在武侠片或者说动作片整体没落的大背景下,中国的动作片必须要有类型上的突破。陈木胜对《三声》(ID:tosansheng)说,吴京的《战狼》就完成了这样的的突破。

  当年吴京东拼西凑了1000多万才拍成《战狼1》,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票房达到了5.4亿。而《战狼2》拒绝了不少当初“爱理不理”的投资方,仍由吴京自筹,成本从8000万飙升到2亿,这自然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实际上,塑造英雄也一直是动作电影的成功要素,但此前这个类型片中的主角,无论是武侠、仙侠以及警察或黑帮片中的老大,都不再能满足当下大多数观众的期待。在吴京的电影中,动作+军事的模式,让中国军人成为新的个人英雄,在《战狼2》的发布会上,他说电影票房成功的原因之一是,“中国的观众憋得太久,我们太需要在银幕上看到一个中国的超级英雄了,我只是恰好点燃了观众的爱国热情”。

  对于吴京来说,这两部电影带来的不仅仅是票房的胜利。更重要的是,随着两部《战狼》的胜利,无论是吴京还是这部电影,两者都立住了。吴京把《战狼》称之为自己创造出的品牌,最大的财富,“这是无价的”。

  而动作巨星正需要一个这样的品牌,正如成龙有警察故事,李连杰有黄飞鸿,甄子丹有叶问,吴京则和战狼、冷锋联系在一起。

  某种意义上,通过类型嫁接的吴京已经塑造了自己超级动作巨星的地位,“吴京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惊喜,不仅仅是动作演员,他还会是一个优秀的动作喜剧演员。”张苗说。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三声,作者:秦泉,原文标题:吴京的另类大师路:电影未拍,北京文化为何敢8亿保底《战狼2》?

(责任编辑:李莉)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17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