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媒网>>文化>>文化快报

必须读几本“带色儿”的书

作者:原田玲仁

2017年08月07日14:00

  (原标题:必须读几本“带色儿”的书)

必须读几本“带色儿”的书

  《每天懂一点色彩心理学》

  (日)原田玲仁著

  郭 勇译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杨 葵(作 家)

  有一类与色彩有关的书籍,它们通篇都与色彩无关,但是每个字都由内而外散发着浓墨重彩。

  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2006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可能跟他幼时怀揣当画家的理想有关,帕慕克对色彩很敏感,很多著作名称中就带色儿,比如《我的名字叫红》《白色城堡》《黑屋》等等。

  他还出版过一本书,就叫《别样的色彩》,不过不是专论色彩,而是一本记录生活碎片的随笔集。 他在这本书前言里说:“过去我常讲,有朝一日,我会写一本碎片组成的书。这本书就是这样一本碎片组成的书。做成一本书,好把我从前试图掩藏的自我的内核彰显出来。希望读者也能这样,通过想象,将那内核组建起来”——由此可见,他是用色彩譬喻人生大课题呢。

  色彩本来是视觉、艺术的分支学科。近年来,学科跨界成风,混搭风潮四起,渐渐成为一门宏大的学问,书店里关于色彩的书籍一大堆,从文化到心理,到艺术,到商业,到地理……蔚为大观。对此,我个人不太以为然。

  曾经遇到一个年轻学者,问她研究什么,说是“搞色彩的”。很新鲜,愿闻其详。她就说了:色彩里的学问大了,色彩会左右人的心情,左右人的健康,甚至左右社会经济发展……

  见我听得发愣,她像得了鼓励,继续往深处探微:你看明清两朝的色,虽然正,无奈切得太过细碎;就不如唐的色,全是大块。所以明清人细弱,唐人健朗。

  我对色彩也有探究兴趣,也听说色彩是门大学问,不过这一席话听完,当下还是不禁心里嘀咕——如果研究课题都这么宏观,动不动就一个朝代一个朝代地翻篇儿,不要也罢。太宏观的话,等于废话。

  因此,当我看到日本人原田玲仁写的《每天懂一点色彩心理学》,看到作者像孩子搭积木一样,一块块小砖头不厌其烦往上摞,摞出一本色彩心理学的趣味书,当即喜欢。尽管书里也不乏一些类似“英国文化”、“骑士精神”的大砖头,比如“世界各国的色彩感觉”、“颜色与性格的关系”,瞧着也够庞大,不过绝大多数篇幅在介绍一些有关色彩的基础知识,以及一些实在话题。基础知识比如颜色的诱目性、反射率、演色性等等;实在话题比如为什么被子多为白色和淡蓝色?为什么在红房间里呆着似乎比蓝房间里呆着的时间长?还比如色彩与减肥……

  读完这本花花绿绿的书,了解了不少色彩的故事和理论,反而突然大脑一片黑白。这不奇怪,五色令人盲,视觉被强烈刺激久了,出现暂时色盲很正常。

  不过我倒因此想到了物理学上的测不准原理——最简化说来就是,一个粒子的位置和动量不可能同时被确定,也就是说,真正地观察一个对象是不可能的,因为观察这一动作本身也在影响着观察对象。那么,我刚才都看到了些什么?

  说到这儿,不妨更上一层楼来看与色彩有关的书籍。《色谱大全》这样的书,是色彩专业书籍,普通读者不感兴趣;画册一类,是色彩的艺术化,引人赞叹,但是高居书籍金字塔的塔尖,看就是了,在它面前说什么都显多余。混搭风流行的今天,色彩与心理、色彩与商业、色彩与爱情之类跨界书最为流行,原因是它们貌似与百姓日常生活息息相关,谁都可来说三道四。

(责任编辑:李莉)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17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