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柞水残疾父亲演绎平凡真爱

作者:杨鑫     来源:陕西传媒网      2017年06月08日09:49

柞水残疾父亲演绎平凡真爱

为了挽救一条生命,给病残孩子一个明天,在2000多个日夜里,残疾父子相依为命。为了一句承诺,他倾其所有,辗转多地求医问药。他用平凡义举帮助患儿,演绎了人间真善美。他用自己的真爱,彰显了人生价值之所在。

他叫金从军,孩子叫明明(化名),他们父子俩曾住在父辈留下来的一间黄土房里。走进屋子,只见几块木板将房间一分为二,外间用作厨房,里间是卧室。家里有一口土灶、一张木板床、一张旧桌子、一个长条板凳、两口木箱,墙壁用废报纸糊得严严实实,残旧的桌上摆放着金从军和孩子的合影。这就是金从军的全部家当。

同病相怜父子缘

金从军出生在一个十一口之家,排行老七,由于家中孩子众多,经济较为困难。在他一岁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让他的一条腿严重变形,走路一瘸一拐。因为残疾,他从小饱尝了生活的艰辛。

金从军身体的不便让自己慢慢自卑起来,学习成绩每况愈下。15岁时,家人送他去柞水县高级示范职业中学学习畜牧养殖,希望他能学个手艺,生活无忧。职中毕业后,金从军并未如愿找到工作,只得四处打零工挣钱糊口。2006年,在当地政府帮助下,他在村上当起了防疫员,由于勤快肯吃苦,短短三年,他就在营盘镇街道租了一间小门面,当起了兽医。

2010年农历3月18日,对40岁的金从军来说是难忘的。这天早上,营镇社区赵芳秀老太太在老虎沟捡了一个男娃的消息在镇上炸开了锅,镇上的人都跑去看热闹,金从军也不例外。远远的他瞧见了孩子被一张小被子裹着,小脸冻得通红,一声不吭。周围的人都在议论,这娃有毛病,没有肛门,不然谁家舍得扔啊。

也许是出于怜悯、惺惺相惜,金从军向镇上领导提出,自己要抚养这个孩子。第二天,他就带着孩子去了西安儿童医院,经医生诊断,这个孩子患有先天性肛门错位,所幸还能正常排便,就是较常人费力。令人震惊的是,医生还诊断出孩子左右脑发育不平衡,医学上称之为脑瘫。得知这些后,别人都劝他别领养了,可金从军坚定要抚养这个孩子,他从内心心疼这个苦命孩子。就这样,金从军由一个大龄单身汉变成了“奶爸”,他还给孩子起了一个充满希望的名字,希望他长大后能好起来。

相守相伴父子情

对一个大男人来说,要照顾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难,照顾一个患病的脑瘫儿是难上加难。金从军在隔壁大妈的帮助下,慢慢理清了头绪。平日里,他一边当兽医挣钱,一边当爹当妈精心照料小明明。孩子尚小时,每次出诊,他就将孩子托付给邻居大妈照顾。慢慢长大后,他就将特制的椅子绑在摩托车上,带着孩子走街串巷去出诊。

由于孩子肛门错位,他时时刻刻要关注孩子的排便状况。有时候,孩子排不出来,就疼的哇哇大哭,他只好一边安抚,一边用手帮着往出抠。他白天忙碌,夜里也睡不好觉。每天晚上,他都要起来两三次为孩子喂奶,换洗尿湿的衣服。金从军家里没有洗衣机,夏天还好,在冬天,气温零下十几度,他只得在河里掏出一个冰窟窿洗衣服,每次洗回来,他把冻得通红的手放在火炉上烤,只感觉锥心的疼痛。

小明明患有脑瘫,走路、断奶都比别的孩子晚,夜奶足足吃到两岁半。这样的日子,金从军足足过了两年多,但他无怨无悔。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小明明一天天长大,但其始终不会走路,金从军便扶着教孩子一点点走路。为了锻炼智力,他还学习电视里的早教,买了一台新手机给孩子听儿歌,看着孩子高兴地脸庞,他倍感满足。

2013年8月的一天,金从军出诊回来看到小明明扶着墙壁慢慢朝他挪过来,他又兴奋又激动,强忍着双腿的不便跪下身来紧紧抱住孩子。

小明明的身体一直很虚弱,气温变化都会让他感冒,引发肺炎。金从军常常带着孩子到县城和西安看病,一手抱着娃,一手捏着一大堆单子票据,一瘸一拐、满头大汗地穿梭在各科室间。最辛苦的时候,他也曾失落过、埋怨过,但一看到孩子的笑脸,他就都释怀了。当地医护人员了解到父子俩的情况后,都会体谅这个残疾父亲的不易,主动跟科室申请减免部分费用,还给孩子送吃的穿的,帮他减轻了很多负担。

2013年的一个冬天,营盘镇太河村一户人家养的猪病了,请金从军前去诊治,时间匆忙,他只好将特制的凳子绑在摩托车上载着孩子一起去,该户群众了解情况后感动不已,在金从军替猪诊治时主动帮忙抱着孩子,诊治结束后,还主动找了孙子的衣物送给孩子。回家的路上突然变天起了风,小明明开始咳嗽起来,后来引发肺炎,孩子住院治疗了十几天才好,这让金从军内疚不已。

别人看他艰难,都劝他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去,可他就是舍不得,尽管收入微薄,他还是尽自己的努力给孩子好的生活,吃的穿的都想着娃,自己则是节衣缩食。当了几年兽医,金从军一点积蓄都没攒下,还欠着几千元外债。

狠心“割舍”父子爱

2014年腊月,小明明再次感冒引发肺炎,金从军带着孩子到县医院诊治,期间,主治医生两度给孩子下了病危通知书,建议金从军将孩子转到西安的大医院治疗。看着孩子的病危通知,他伸手反复揉搓着口袋里仅剩的二十元钱失声痛哭。他不是不想带娃去西安看病,实在是没钱了啊,长贫难顾,亲戚朋友对他也是爱莫能助,他已经无路可走了。

金从军甚至想过,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孩子不能及时接受治疗危及生命该怎么办?他第一次动了把孩子送走的念头,让国家抚养他吧,起码不会因为没钱治病而危在旦夕。所幸的是,当地民政部门了解情况后,为小明明争取了3000元药费,孩子得以继续接受治疗。半个月后,也就是大年三十,金从军带着小明明出院回到了家中,他忙前忙后,下了一锅丰盛的面条当做年夜饭,父子俩就着烛光吃完了团圆面。

哄孩子睡着后,看着孩子熟睡的小脸,金从军内心久久无法平静。这十几天来,那两份病危通知书像魔障一样随时闯进他的梦里,让他惊出一身冷汗。他无法想象失去孩子,自己会怎么样,但他知道,孩子跟着政府一定比现在过得好,他不能这么自私。

过完年后,金从军找到了镇政府,对镇上的领导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和愿望,镇上通过民政部门联系到商洛市儿童福利院,福利院同意接收小明明。元旦那天,金从军在相关人员的带领下,把小明明送到了市儿童福利院。孩子来到陌生的环境,又新奇又高兴,趁着工作人员带孩子洗澡的空挡,金从军像逃跑一样离开了福利院。

难以忘记父子情

回到柞水后,金从军整个晚上都没睡着,他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孩子的音容笑貌,枕边似乎还留有孩子的气味。他干脆坐起来,整理孩子小时候的衣物,一遍遍的擦拭干净,叠好放进木箱里。送走孩子后,金从军还是和往日一样出诊,尽量不去想不去看,让自己适应没有小明明相伴的日子。转眼到了农历3月18日那天,金从军早早起床,穿戴整齐,匆忙搭上去商州的客车,一向省吃俭用的他特意去超市买了一大包孩子喜欢的零食来到了福利院。

远远的小明明看到了爸爸,激动地大喊大叫,金从军的泪水瞬间流了下来,他紧紧地抱着孩子久久不愿松手。父子俩丝毫没有因为半年未见而有所生疏。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他们在福利院里度过了一个温馨的下午。

这一年多里,每逢过节过年,金从军都要买些吃的和新衣服去商州探望小明明。

有人问金从军为什么要这么做,47岁的他笑了笑:“我自己是残疾人,所以更加明白残疾人生活的不易。我只是尽了自己的微薄之力,帮助了那个和我一样不幸的孩子!”(通讯员 杨鑫 ) 

(责任编辑:张娇娇)
点击下载掌中陕西

不良信息举报

图说陕西

陕西日报传媒集团  |  网站简介 |  网站动态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08-2017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邮编:710054 广告招商:029-82267190 传真:029-82267154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3002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投稿邮箱:news@sxdaily.com.cn

陕ICP备05009370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2000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