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媒网>>法治陕西>>法苑艺林

春日行思

作者:马若璇

2017年05月02日15:20

来源:陕西传媒网

久居斗室之内,视线所及不过是从办公室里望出去的光怪陆离又影影幢幢的钢筋水泥。很想出去透透气。

在逐渐明亮起来的晨光里,我走过连日被雨水积累的街道,沿着曾经走过的很多路,再走了一遍。天上有一轮暖暖的太阳和一团一团的白云,云的背面是很干净的天空。积攒了一冬的萧杀,还没有完全解除,空荡荡的枝桠映着茫茫的天空,一束一束的光线从错综的枝缝里投过来,似是而非地驱赶着连日残留的雨渍。只有站在岸边的垂柳,早早地伸展出线条明晰的枝绦,在风里,慵懒摇曳。

公园里的湖水幽暗平静,肥肥的野鸭子悠然自得地梳理羽毛。石砌的拱形小桥,横枕着悠悠的流水,桥上人来人往,南风微醺,渐渐染红了人们的脸。

初春的风景只自顾自地往前走,甩开了我慢吞吞的追赶挪移。白云散去,日光渐浓,闭上眼睛依旧感觉到亮得耀眼。阳光罩在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开始变得如泡沫一样轻盈,像是能被随时打开来的春光,会刹那喷薄而出,撒的到处都是。

这个时候,把耳机塞上,把靡靡的小情歌听得理直气壮。

过了桥,转角的小院落里有自发的秦腔表演,唱得粗犷铿锵,慷慨激昂,唱的兵戈铁马、弓强弩壮。树梢的一群鸟儿好像受到了惊吓,扑棱棱、齐刷刷向云层里飞去。一时之间,秦腔的厚重内敛、热闹张狂与小情歌的柔软清淡、细腻内敛同时挤在我的耳朵里,让人衍生出时空交汇、远离现实的轻松感。恍惚之间,仿佛能让人忘掉长久萦心的尘虑。

路边遇到一位卖唱者,坐轮椅,手脚畸形。旋律响起时,会很动情地摇晃脑袋开唱,高音时有些扬不上去,低音时也会降不下来,却自得其乐,有条不紊,坦然自若。突然想起一位残疾朋友说的话:“像我这种人,如若不能绝望至死,就一定要精彩的活”。一直无法去臆断,他说的精彩和我们孜孜以求的精彩,有无不同,或者谁会更胜一筹。这个精彩的实现过程又会是怎样的一条路?是要锲而不舍的追逐,还是要灵光乍现的顿悟?得与失之间,到底是执着的去求“得”还是豁然的去面对“失”?

也许,只有像我这样思维褊狭、根基浅薄的人才会在这样的问题上陷入巨大的自我矛盾。

问题的答案究竟在哪里?在远处,还是在间隙?

现在看来,更重要的是无论怎样都要忙着的我们的生活。我曾经手忙脚乱地应对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生活。在忙乱中,来不及看清身边的人和事,但是却越来越看清自己。

花了好长的时间,便也熟悉了某条小巷子背后那家做裁缝的夫妇,某条街道的拐角处,有家很好的茶铺;开往市区的班车司机总是开得来横冲直撞,一马当先;某间办公楼里,有一个属于我的位置。静止的万家灯火亮起,也有了属于我的那一点。

年轮就这样向前慢慢翻动,有生活的地方,渐渐便也安放了漂泊的灵魂。(马若璇)

(责任编辑:李婷鸽)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1998-2017 by www.sx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